人類一千年的演化成果,細菌只要一天就可趕上,病毒的速度更快。被稱為 WARS 的美伊大戰,顯然不如名為 SARS 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更令全世界恐慌。WARS 尚可沙盤推演,從天而降的 SARS,似乎充滿未知。

這不是上帝開的玩笑,有人很早就預言,二十一世紀的戰爭,是人類與微生物的戰爭。儘管美國總統布希,以伊拉克強人海珊擁有生化武器為由,掀起了本世紀第一次大戰,但是真正的危機,似乎不啻是生化武器,人類與微生物正在進行一場無形的軍備競賽,人類醫藥「道高一尺」,病毒變種「魔高一丈」。

打敗傳染病曾是二十世紀人類最自滿的成就,但是上世紀末,霍亂、麻疹都有死灰復燃的現象,二十一世紀這些與人類共存數十萬年的微生物,勢必要展開大反撲。SARS只是開端嗎?


人類免疫細胞挫敗
愛滋病(AIDS)被視為二十世紀的黑死病,SARS 是否是二十一世紀的黑死病?

目前 SARS 疫情直線升高,根據國家衛生院臨床組主任蘇益仁赴香港做的病理切片發現,SARS 與愛滋病一樣,在這兩場戰役中,代表人類免疫力的 T 細胞幾乎完全挫敗。

人體的免疫 T 細胞,主要有兩大功能:一是幫助製造免疫抗體的 CD4;一是製造可以直接攻擊病毒的CD8

一般而言,愛滋病又稱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主要是 CD4 免疫細胞失靈,相對使得 CD8 無法順利啟動,所以讓愛滋病變成免疫不全的世紀之毒。而 SARS 的病理特徵,經過香港的病理切片發現,被稱為第一共和衛隊的 CD8 攻擊細胞,兵敗如山倒,原本有抵禦病毒功能的淋巴球,卻不幸數十萬、數百萬死亡,SARS的淋巴球數急遽下降到每微毫升血液只有五百至七百個,與愛滋病的四百個相比,危險的程度相當接近。

愛滋病打敗 CD4,加上 SARS 無懼 CD8,人類免疫抗體潰敗慘烈程度,不下美伊大戰中的伊軍,「但更值得關切的是,CD4+CD8 的潰敗,是否代表人類的免疫系統被徹底破壞?」蘇益仁說。


醫藥進步,病毒更進步
十四世紀的黑死病奪走四千萬歐洲人的性命;十六世紀時西班牙士兵把天花帶到了墨西哥,又是一次人類浩劫;即使到了二十世紀,1918 年流行性感冒在西班牙爆發開來,短短半年,全球兩千多萬人死亡。雖然醫藥的進步,對抗細菌的抗生素、對抗病毒的疫苗,陸續研發出來,美國衛生署長也在 1969 年聲明,「我們可以放心把傳染病學的書闔上了。」但事實上,還不到一世紀,病毒、細菌顯然已開始反撲。

病毒、細菌與人類共處了數十萬年,從沒有一天消失過。中央研究院院長李遠哲表示,十幾年前,專家就曾說,細菌、病毒演化比人類快。


各種病毒的演化神功,都相當地可怕。

人類演化一萬年的「業績」,細菌在一、兩週內就已傳遞了三百個世代,病毒傳遞的速度更快。中研院院士何曼德分析,「人類的去氧核糖核酸(DNA)突變,每百萬次細胞分裂才有一次,但病毒的核糖核酸(RNA),每十萬次就有一次。」

根據病理研究,行政院SARS專家委員會召集人、中研院院士陳建仁及蘇益仁都表示,這次 SARS 冠狀病毒變種率高達 50%。一般病毒變種 5%,就已經不同屬,變種20%,已經不同科,變種 50%,足以稱為新病毒。

分析 SARS 來源,有一說是來自廣東佛山人與雞鴨共處,造成病毒直接複製人類冠狀病毒的部分核糖核酸,基因重組後產生病毒強烈變種。雖尚未經證實,但陳建仁表示,本世紀微生物基因轉殖的活力會愈來愈厲害,不只是人畜共通的病毒,現代醫療過度集中,大醫院也變成病毒基因重組的大溫床。

從伊波拉病毒、愛滋病毒,到 SARS,都可以看到人類為了要征服自然,過度開墾,侵入了原本可以和平共處的微生物禁區,也給了病毒變種的反撲機會,「人類捅到了蜂窩,也許這世紀我們都要以病毒為師,」蘇益仁說。


全球化加速病毒蔓延
如果說索羅斯利用熱錢「全球化」快速移動的間隙,掀起亞洲金融風暴,SARS 就是病毒搭上了「無國界」的航班,迅速在全世界蔓延成災。

根據人類流行病學史,人類的征服自然也好,或是自以為傲的全球商業遷徙也罷,常常都是疾病的危險金三角。李遠哲說,想想全球每天有五千架航班,從各大洲起飛到另一大洲,全球化也是病毒全球蔓延的開始。前衛生署副署長楊志良也說,「全球化的結果,就是二十四小時內,病毒可以到達每一個城市。」

以香港為例,此次SARS疫情如此嚴重,只是一個廣東中山大學教授劉劍倫到了香港,就把 SARS 帶到越南、新加坡、加拿大,造成全球恐慌,這就是自由港付出的代價。

翻開流行病史,香港一直處於危險金三角。自由港,人員自由進出代表病毒也有自由進出的護照。

中國歷史五千年,代表病毒一定存活了更久。一旦人類入侵,就像非洲愛滋病毒被驚擾一樣,中國大陸也成了危險金三角的一隅。被驚擾的 SARS 病毒,對香港人來說也是完全陌生,對抗病毒的 HLA 免疫系統,一旦遇到 SARS,香港人可說是自動繳械投降,自是一場浩劫。

不過蘇益仁更擔心的是,香港、中國大陸、台灣僅一水之隔,這世紀往來一定十分頻繁,即使目前台灣防疫措施還不差,但不能避免的是長期將處於危險金三角地帶。「SARS 只是本世紀台灣防疫戰的開端,未來還要隨時備戰,」他說。


SARS 今秋第二波大流行?
病毒是爾虞我詐。聰明的病毒,不會一刀讓宿主斃命。寄生在人體細胞裡的病毒,如果要存活,競爭愈激烈,最後可能兩敗俱傷。

這次SARS,死亡率逐漸攀升,也顯現病毒與人類正在尋求「恐怖和平」。

陳建仁表示,流行病學上有一種傳染金字塔說,第一波發病者位於金字塔頂端時,病毒可能很毒,通常症狀最嚴重,但病毒會慢慢修正、突變,因為讓病人多活一天,病毒就能多活一天,也愈能多傳染別人一天,然後再隨時反撲。

病毒隨時伺機而動,陳建仁說,「誰知道 SARS 今秋還會不會大流行?」因為人類與病毒交鋒,永遠都要面對未知的恐懼。

事實上,從人類病史上來看,上世紀原本以為已經絕跡的霍亂、麻疹、天花,在二十世紀末都出現反撲現象,「三、四十年承平後,大家以為流行病已絕跡時,同時也失去了免疫力,此時病毒就會再度出來囂張,」陳建仁說。

成功守住台大醫院第一道防線的台大醫院感染科主任張上淳表示,其實在細菌、病毒面前,人類要學習謙卑,因為人類醫藥與微生物的軍備競賽,使許多細菌和病毒都產生極強的抗藥性,尤其是抗生素的濫用,讓人類幾乎「無藥可醫」。

雖然第一波台灣有效控制SARS,算是極幸運,但是「我不認為人類和微生物的戰爭可以終止,」陳建仁說。

下一個病毒,會在哪呢?


遠見雜誌 2003-05/成章瑜、魏棻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