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與翁平去找他的台江鄰居,商談購買熱水器的事宜,但在門口,卻看了一群歐巴桑在聚賭。

在這群老人中竟沒有男性,這又是為何呢?在台灣公園裏的老人賭博,100% 是男性,但為何在這裏卻成了相反的景象?這倒有趣。此外,歐巴桑們年紀其實都很大,甚至有些感覺已來日無長。而她們賭起來雖無年輕人的叫囂喧嘩,但靜謐的空氣中仍是瀰漫著十足的殺氣。

福州與東莞差很多。在東莞,由於外地打工仔居多,加上雨後春筍般的新建築不斷竄出,於是取而代之的便是一種匆忙與不安定;但在福州,由於比較多的在地人,再輔以多處的舊建築老街坊,所以就常能在街閭巷尾間感受到悠閒。只不過這也並非絕對的,因為就在這三年的福州,也是新建築一棟棟地溶入了市景。

以前在台灣時,會感覺台中與台北差異頗大,但來到大陸後,才發現這裏的差異更大,不但各地方言不同,而且民情風俗也相異,也難怪大前研一要說,你最好將中國當做好幾個國家來觀察。

話說回來,我在想,這幾個歐巴桑如果突然自摸,不知是什麼情景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