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真的很小
「荷蘭是一個很小的國家,」這是每一個荷蘭人形容自己國家的第一句話。這不是謙虛,而是務實。

荷蘭處在英國、法國、德國等超級強國的中間,15世紀被西班牙統治。二次大戰間,被德國佔領。

發展經濟,是夾在列強當中的小國,最實際的出路。

荷蘭以商立國,荷蘭沒有什麼產業,也沒有天然資源。只好當中間人,經手貨物交換,來賺取生存。

這樣的定位與策略,所有荷蘭人都清楚了解,甚至以此自豪。

「我們是談判高手、難纏的生意人,美國人說我們連一毛錢都要賺,」荷蘭跨國企業,荷蘭國際集團(ING)總裁基斯特很驕傲的說。

的確,在歐洲,荷蘭人是最好的推銷員,而且掌握整個歐洲的語文。荷蘭人說荷蘭語,但是八成的荷蘭人會說英語。四成會說英語和德語。15% 則可以說英語、德語和法語。無論是公車司機或路邊小販,都可以用流利的英文對話。



「向外看」的荷蘭人
國家小,但是荷蘭人向外探險,不受國界的束縛。荷蘭人的祖先出海捕魚,現代荷蘭人則坐飛機到世界各地做生意。蘊藏的是同樣不向命運低頭的勇氣。

荷蘭的歷史學家范德侯斯(Han van der Horst)描述:荷蘭人以前是水手,在和大自然驚險的對抗當中學到,「大海不是敵人,只要有勇氣橫渡大海,就有寶藏。」
大海磨練出荷蘭人堅毅的個性,也教給荷蘭人風險意識,這是做長久生意的一個重要原則。

早在中世紀,荷蘭的船商就懂得分散風險。船商並不擁有幾艘船,而是擁有幾艘船的股份,因此當有意外發生時,損失可以減少。也因此,船商之間,又是競爭對手、又是合資夥伴。

要控制損失,獲取可以預期的利潤,除了要分散風險,事前更必須掌握商情,以利精密計劃。

因此「向外看」,是荷蘭人生活的一部份。每天,荷蘭報紙的頭版新聞幾乎都是國際新聞,甚至連火車上提供給通勤族的免費報都不例外。荷蘭總理訪問中東、或是和英國、法國首相討論恐怖主義的新聞,都排在第二版以後。


而每逢荷蘭遭遇挑戰,面對變局,旺盛的求生勇氣、加上團結對外的傳統,總會變成指點生路的一盞明燈。


波德模式
一九八二年,「荷蘭病」入膏肓,荷蘭的經濟困境彷彿沒有出路。這時工會領袖、雇主代表以及政府三方,決定坐下來,談出一條生路。

最後,勞工自願未來幾年不調薪、換得雇主減少工時但不裁員的承諾。政府保證彈性工時的勞工擁有完整的社會福利,但是另一方面,減少失業給付等等,各方勢力在談判中妥協,有得、也有失。

這著名的瓦聖那協議(Wassenaar Agreement),奠定了荷蘭勞工結構的轉型、扭轉政府財
政惡化的趨勢,正是荷蘭經濟重新出發的基礎。

創造荷蘭奇蹟的共識協商機制,被稱為「波德模式」(Polder Model)。也是荷蘭人為了生存,必須團結起來的精神基礎。

波德,意指海埔新生地,在海埔新生地上,風車必須24小時不停的抽水,只要停下來,大家就有滅頂的危險。所以大家要實際、要合作、要有計劃、要努力工作。因此,西方社會又稱荷蘭經濟奇蹟是共識經濟(Consensus Economy)或協商經濟(Consultation Economy)。


危機意識下的共生哲學
荷蘭人重視共識和團結,是因為心裡深層的危機意識。

荷蘭西南部的三角洲,曾因五十年前的大洪水奪走兩千人的生命,新建築的防洪大水壩強度,是以一萬年才有可能發生的洪水或是颶風來作計算。但是充滿危機意識的荷蘭人總是說:「你怎麼能保證一萬年,不是明天?」

就是這種危機意識,讓荷蘭人根深柢固了「共生」哲學,寧願坐下來談出一條生路。荷蘭銀行(ABN-AMRO)執行副總裁施赫恩(Paul Scholten)說:「荷蘭太小,我們不能犯錯,一定要合作。」

在政治上,荷蘭,從來沒有任何單一政黨,贏得超過35%以上的多數支持。

因此,組成聯合政府是荷蘭政治的傳統,任何政黨都小心翼翼,從來不會和對手撕破臉,因為「今天的敵人,可能就是明天的朋友,」現任執政黨工黨的國會議員也是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康德斯(Bert Koenders)說。

也因此,在台灣已經四年,荷蘭貿易暨投資辦事處駐台代表史仕培(Siebe Schuur)觀察台灣的政黨生態,仍是覺得不可思議,「在荷蘭,你絕對不可能說出,『我永遠不和xx合作』這樣的話。」


政府公司
荷蘭這個小小的國家有許多舉足輕重的跨國企業,譬如皇家殼牌石油、飛利浦、聯合利華、ING、荷蘭銀行等,而且企業家精神,也落實在官僚體系當中。

「管理政府就像管理企業,」這是七○年代荷裔美籍的政治學者雷法特(Lijphart)為荷蘭政府下的一個有名的註腳。

從中央政府開始,荷蘭的經濟部每兩年都會主動出版荷蘭經濟的評等報告。評比,不但用數據清楚的呈現出荷蘭的經濟體質,也同樣對競爭對手的實力一覽無遺,再度印證荷蘭人蒐集情報縝密計劃的特性,「評比的另一個目的,也是監視競爭對手,」史仕培說。



歐洲的門戶
只比台灣大一點點的荷蘭,在國家競爭的版圖,為自己爭到一個獨特不可取代的位置。

一本一本印刷精美的荷蘭外資局宣傳手冊封面,印著世界各國文字寫的「荷蘭,歐洲的門戶」。

「外國企業來荷蘭,不是為了荷蘭的市場,是為了整個歐洲市場,」務實的荷蘭投資局副局長高比德開宗明義說。

荷蘭自願扮演最佳「跳板」的配角角色。荷蘭出口的貨物有 86% 是轉運到的其他的歐洲國家,其中一半是到德國。相較之下,台灣對亞洲鄰近國家的出口只佔總出口的六成,還有很大的成長潛力。

成功的「跳板」,最後也會變成一個市場最重要的「咽喉」。四成的日本商品要透過荷蘭,才能進入歐陸。一半以上的國際配銷物流公司,將總部設在荷蘭。


慢一點,但拿九十九分
「台灣人要快,寧願只拿九十分;荷蘭人慢一點,但拿九十九分,」楊福見比較。

藍天白雲下的荷蘭美景,每一寸都是人工打造,「上帝創造世界,荷蘭人建立低地國,」這是荷蘭人的驕傲。

天空低低灰灰的,但腳踏實地的荷蘭人撐著。

荷蘭和台灣都靠「經濟成就」,走進世界舞台。荷蘭人的危機感,像芒刺不斷提醒他們要不斷找活路,台灣呢?


天下雜誌 2002-0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