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今天跟各位想討論的是有關於新世紀領導者特質與風格,一開始我用些小故事作為我今天的開始,當我有一天回家的時候,我太太告訴我一個小故事:你知道嗎?為什麼我們家種的豆芽菜細細乾的,而專家種的豆芽菜為什麼種出來肥肥胖胖的!我說我搞不清楚;太太就解釋了,今天中國時報登出來一個故事,我們家種豆芽菜是小孩子在玩,所以把它丟進了培養皿,他愛怎麼長就怎麼長,長出來又細又乾、光合作用;但專業種豆芽菜就不是這樣喔!當種子灑下的時候,它會在上面蓋上一層重物,這重物可能是玻璃墊或投影片,所以當種子蹦出來的第一個時間,它碰到的就是個壓力,它就必須告訴自己,我必須把自己的臂膀肥厚才能夠舉起這個重物,而且他們在舉的時候,彼此之間有個默契,他們都會一起喊一句話:「一、二、三頂」、「一、二、三頂」,頂的這邊太快的話壓力會往另一邊傾斜,另一邊就永遠長不起來了;所以各位如果有到福華飯店吃一道名菜叫炒豆芽,那個豆芽胖到裡面可以塞肉,妳就知道這豆芽有多胖了;所以古老的中國人有一句老話「壓力是成長的開始」,各位,壓力是成長的開始;所以各位以後夾起豆芽菜在吃的時候,你看到它長的胖,你要對它越尊敬,因為它是經過逆境中的成長。

台灣的經濟,年代、七年代我們平均成長率是一七%,八年代是九%,九年代是一九九到公元二OOO年是七%;去年二OOO年年底的經濟成長率還有六七三%,各位,今年所有學者預測大約負三%以上,所以六七三%到負三%之間,差就是十%;沒有關係,因為壓力就是成長的開始,當一個高階主官失去信心的時候,那就是開始所謂的「骨牌效應」了,所以我們必須要有策略性的作為,所以一開始我就是以豆芽菜為例。

第二,有一天我回到家我太太又告訴我一個故事,說她在日本求學的時候,日本人很喜歡吃一種魚,這種魚是做生魚片最好的料,所以日本人就從西伯利亞空運到日本,在空運的過程中,有四%的魚死亡,所以社長就召開會議,怎樣讓魚的存活率增加,死亡率下降;其中一位銷售員就說:「魚為甚麼會死掉,首先我們要正本清源,當飛機飛到平流層時,飛機上的魚就會晃,就會自然暈機死亡」。安逸是魚死亡最佳的安眠藥;所以這時候一位銷售員舉手答道,為了讓魚的生存率增加,死亡率減少,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每一個水族箱中放入魚類的天敵螃蟹;這時候大家都說「不可以,這樣會讓魚的死亡率增加。」銷售員回答:「不會的!是什麼讓魚死亡,就是安逸,所以在每水箱中放入螃蟹,在整個運送過程中,魚為躲避螃蟹的攻擊,會全神貫注,看著他的對手,想著如何避免螃蟹攻擊的策略。」;果不其然,魚的死亡率從百分之四十下降至百分之五。所以有句話說「安逸是組織最佳的安眠藥」。

而有一天我到中油公司帶中油的一級主管,包括董事長與總經理做三天二夜的工作會議,剛開始做巡視會議時,我跟董事長講話:我在中油加油已經二年了,每次加油,中油員工永遠給我講三句話,第一,先生加甚麼油,不要;要不要編號,不要;要不要加滿,不要。三句話講完我們就大眼瞪小眼,永遠不會再對我噓寒問暖。有一天我開車到民間加油站,我看見前方有一位營業員主動引導我方向,我車開進去的時候,有人小跑步引導我的車停在位子上,然後下車跟我來一段對話,然後就前後左右四個人幫我擦窗戶,擦完前面的那位員工就走過來,說:「先生,你是不是在大學教書,看您的氣質就像是一位大學教授。」請問,他怎麼知道我的大名叫什麼?各位,我的車上面有通行證,這張通行證貼了二十年,中油公司沒有一句話問過我說,你是大學教授嗎?各位當我講完的時候,中油公司的董事長臉色好難看,因為王文朝成立福爾摩沙石油公司的時候,只有講過一句話,打敗中油公司不是靠價格也不是靠品質,只要我玩一個策略,中油公司必然兵敗如山倒,那就是服務。

各位,威脅最怕的就是你的機制,你的腦袋,沒有跟上時代,你還是停留在那些「安逸是組織最佳安眠藥」的階段,當我的女兒從後座探頭出來的時候,福爾摩沙的兩個小女生拉著我六歲小女兒的手,撫摸著她的腮幫子,生先,你女兒好可愛,長的好像你,你會不會很高興,這兩句話就決定了我以後加油要在福爾摩沙。所以中油公司一OO%的獨率,油品一開放,現在的結構是四十、四十、二十,中油剩下四十佔有率,福爾摩沙四十,艾克森等國外公司二十,所以台灣未來的國營企業只要一開放,全部沒有競爭力。我們這些學者在研究,「
WHY!」很簡單,這句話「安逸是組織最佳的安眠藥」,你還在安逸,你就完蛋了;各位,台灣還在安逸,那就完蛋了。

我剛才跟師將軍報告,大概這十五年來我進入中國大陸一百多趟,我相信各位不能去大陸,但我進入中國大陸一百多趟,都是背著使命進去,陸委會、海基會委託我去調查,除拉撒沒去過之外,其他中國的土地我都去過,新疆的烏魯木齊,什麼地方都去過,台商每次從中國大陸回來,在陸委會做簡報的時候,時常指著我們的官員最想講的一句話就是:你不要以為台灣的成長有多快,我每次從上海回來看台北,就像從台北看三重各位,如果你在上海,你會不知道是在紐約的曼哈頓或上海。所以全球有個名詞叫「上海速度」,「上海速度」是指快然後進步,全球又有一個名詞叫「台北速度」,快但是混亂,這是我們聽完報告,每個人心中很難過的一件事。

一九九五年三位科學家在研究一種昆蟲,這種昆蟲,發現人類所有的細胞都是由單一胚胎發展為複雜的胚胎,所以當這三位科學家獲得一九九五年當年度的諾貝爾獎,他們研究的一種小生物叫「果蠅」,我一直在想這三位科學家,為什麼要研究「果蠅」,因為發現果蠅從出生到所謂的成長、交配、死亡,它的生命僅有十四天,如果要拿人做實驗,一代約要七十三年,如果拿烏龜做實驗,它的一代要三二四年;所以他實驗的對象就是果蠅,科學家用十年的時間發現了百代果蠅的突變,最後幫我們人類找出生物界裡面DNA螺旋的定理。所以他們做完了這些實驗,寫了一個英文字“Clock Speed”,學術上稱之為「脈動速度」,就是短暫的時間內變換的次數越多叫脈動速度。因此我就寫了一篇文章叫「國營與果蠅」,國營代表什麼?沒什麼改變!四十年如一日,果蠅代表變化快速。各位,軍中也是一樣,一位領導者,要把正確的觀念教導給下一代軍事將領,讓它用什麼樣的觀念來面對現在台海的局勢及全球的部署,所以中國人有一句老話「觀念改變,行動改變;行動改變,命運改變。」

這就是今天要和各位分享的「策略性壓力」,我們每個人面對二十一世紀的未來時,都必須要很清楚自己的壓力。各位「屈膝是跳躍的前兆」,我們相信沒有一個東西是不斷成長的,那屈膝就是你跳躍的前兆,所以我們須用一個較為正確的觀念,來看台灣整個變化的過程;政黨輪替二次是民主的開始形成,二次以後它才會穩定,這是第一個要和各位介紹的觀念;第二觀念,一個新世紀的領導者,二十世紀稱之為物質之雙B世紀,大家在追求看得見,摸得著的物質享受,所以我們在看一個人的時候,看什麼BENZ和BMW,外在衡量的東西;二十一世紀以後是雙V的世代,學理告訴我們,一個領導者應該著重在兩個字,第一個字叫VISION(願景),我們領導主管帶動他們的是什麼東西;第一個是VISION(願景),那第二就是VALUE(價值),價值包括了正確的價值觀與正確的工作態度。

證嚴法師有一句名言:「路選對了,路再遙遠都會達到目標!」,那就是一個願景;願景是什麼?一個組織的策略、企圖和方向。你的企圖是什麼?你的方向是什麼?這個我們稱之為VISION。現代人的通病是「快」,但不知道「方向」,所以國際學者形容台灣是「向量和等於零的社會」,各位,這句話很恐怖的,有家雜誌中一篇文章形容台灣很有趣,它說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在四百年台灣的土地上再突變,台灣現在的政治、經濟發展,就像古代春秋、戰國時期,台灣現在正好是七個政黨,就像戰國七雄,如果台灣還不知道惜福,不知道整合,台灣最後的結果會變成五代十六國。這些形容詞我們聽了也許會很難過,這就告訴大家我們沒有共同的願景。

九一一事件時本人正好在美國,當美世貿大樓第二棟大樓倒塌後的兩分鐘,紐約市長朱利安妮立即下令所有從市郊通往市區的橋樑與隧道全部封鎖,以兩分鐘做這樣高度的決策。我滯留三天後回到台灣,恰巧遇到九一七颱風,各項防颱準備如沙包等,我們都準備妥當,但玉成抽水站失守了。相隔數月和馬市長用餐時,包括江丙坤前部長,其間江丙坤先生告訴馬市長說,為什麼玉成抽水站失守的時候,你沒告訴民眾,馬市長答到,玉成抽水站是百年防洪計劃,但遇上四百年的洪水,我也沒辦法;錯了,你不能推諉責任,朱利安妮為什麼可以在二分鐘下達,所有在市區外的車輛停止進入,我的車是泡水車,因為市長沒告訴我們玉成抽水站失守。

這叫什麼
VISION,VISION是一個組織的魂,不是一個貌,所以中國人最喜歡講貌與魂,今年初行政院召開行政革新檢討會,本人當引言人,林嘉誠先生當主持人,我第一句話就舉一例,多年前我到德國去考察,當地的華僑帶我們回他們海德堡住的社區時,這位僑領回想去年某一天和它太太下班時於社區的大看板上標示出警告文字「本日萊茵河水位可能暴漲,住在低地區的民眾請小心」,當他們回到家,要以鎖匙開門時,發現無法開啟,為什麼自己家的門無法用原有的鎖匙打開,抬頭一看,上頭貼一張字條「請屋主回家後務必到警局一趟」,所以僑領就慌張的趕到警局,員警就向他們解釋,因為水位上升的比預測的快,分局就派員到處通知居民,但到貴府發現你們不在家,所以我們警方就破壞門鎖,將一樓的重物搬到樓上,所有細軟就幫你們收拾到警局來,我們又找了鎖匠將門鎖換新,所以貼了一張貼紙在門上,請你們到家後,到警局來拿新的KEY,順便將細軟清點攜回。所以我很不客氣的跟林嘉誠主席說:如果我們四十二萬公務員,都能學習海德堡警察,有民胞物與的精神,這個行政革新就不需要了!

七月十三日北京申奧成功那晚,我在北京開會,目睹了整個北京的瘋狂,隔天北京市長,他在電視上作一個宣佈,一九九三年申奧失敗的理由就是以北京的觀點看全世界,二OO一年北京申奧成功的理由就是以全世界的觀點來看北京,這次申奧我們不用中國人的智慧,我們用全世界的智慧,因為申奧報告書開國際標,那重達五點六公斤的申奧報告書,是由二家世界知名的顧問公司幫他們撰寫的,其中申奧過程拍了三部紀錄片,這三部片子在莫斯科播放時,在所有專家的眼中感覺似乎僅拍到北京的貌,而未觸及核心;其中在座的有一個人叫張藝謀,他說第三部我來拍,當拍完後再試片於會中放映,最後所有的人都說外國人再怎麼拍都僅能拍到北京的貌,卻無法拍到北京的魂各位,我們都有很高知識水準,有很好的策略方法,然這個時代如果每一個主管都沒有VISION(願景),而僅做貌的事情,沒有做到魂的事情,談這些都是沒有用的。

當我帶中油公司做團隊提昇工作時,有一位工會代表就舉手發言說:「教授你剛講的都是對的,但我要糾正一件事情,你剛講的話好像說我們員工都是錯的,我們員工都不努力,但你知道嗎?有怎樣的主管,就有怎樣的員工。」此時所有的領導階層都回頭看他,這時他繼續說:「去年的聖誕節,我們這些員工都在二十四小時的幫顧客加油,然而教授你知道我們的主管在幹什麼嗎?他們在家跳舞開PARTY,我們這些員工看著一對的情侶在吃聖誕大餐,看了心中真是難過。你知道福爾摩沙的主管在幹什麼嗎?告訴你,十二月二十四日那晚所有主管,一級主管全都扮成聖誕老公公,而且每人手上拿著糖果,到每FORMOSA的加油站,若顧客車上有小朋友的話,則分糖果給小朋友,到了二十四時,拍著他們的每員工說:來!休息十分鐘,慶祝聖誕節。」這位工會代表最後說:『有什麼樣的主管,就有什麼樣的部屬』。

接下來我們講LEADERSHIP,領導統御,中國大陸江澤民在推動「三講」:講政治、講學習、講爭氣。網路上就出現反諷刺言語,它說:「轟轟烈烈搞三講,認認真真走過場」;這些都是表面功夫,反正老闆要我們認認真真走過這個場子嘛!「問題出在前三排,根本還在主席台」,各位,這是一個在大陸反諷江澤民的三講;我常跟我們中原大學的校長講,我們中原大學是否可蓬勃發展,是我們一級主管的責任,因為問題出在前三排,所以管理學第一章第一句話很有趣「瓶頸永遠發生在瓶子的上方」,發生在下方就叫漏斗,不叫瓶頸,一個單位治不治不能怪部屬,要怪主官,若那個主官怪部屬,那個主官就不是好主官。

證嚴法師說過一句話:每一個人的希望就是要有心願,小時後我們都有心願,有心就有福,有願才有力,所以形成了一句話叫「心福願力」,有心才會有福報,有願才會有力量。最近我剛做完一個研究,提出來與各位分享,我在比較兩岸大學生的價值觀,其中一個問題叫中國三願,八%的大陸學生皆相同,第一願北京申奧成功,第二願APEC順利舉行,三願年底順利加入WTO;反觀台灣的大學生,第一願希望這學期所選修的課程皆能順利過關,第二願與女朋友天長地久,我們的大學生是該好好反省了。我就回來告訴我的學生,你們都不要驕傲,這些人都是你們未來的競爭者。

海爾今年的營業額四百八十億人民幣,所以他時常講,台灣這些家電器廠像聲寶、東元營業額全部加起來都不夠看,跟我沒得比,台灣這些廠商都要扒著海爾的大腿;早期台灣宏碁很有名但在進軍大陸後卻節節敗退,代之而起的聯想,曾有百分之四十三六的市場佔有率,過去是台灣下單給這些工廠去做,現在顛倒回來,聯想下單回台灣來做零附件製造;過去是台灣的企業壓榨大陸企業的廉價勞工,台灣還不覺醒,台灣還不自省,那只有在半夜被驚醒;所以這四策略很簡潔,願景引來注意,尊重加深信心,溝通加強意義,立場導致信任;以中鋼的例子為例,為什麼趙耀東會贏得信任,從他的秘書口中說出,在中鋼每天十一點四十分,最常看到的是趙鐵頭跑到中鋼的食堂,在那裡抓人,時常下令把所有門封閉起來,抓到人就問,十二點才吃飯,為什麼提早十五分鐘吃飯,說他沒人性嗎,他就是這樣嚴格要求部屬,他以身作則,吃飯跟大家一起排隊,更可怕的是,他公私分明到用公務車若牽涉到私人用途,便會交代司機將其中耗油里程數換算成油資,從他的薪資裡扣除;從這裡就可以看出這個人之所以贏得信任,是因為他的立場,很清楚讓人知道他的方向。

所以長榮跟銀行借一百七十六億,現在麻煩了,現在連大企業來來飯店三個月都發不出薪水來了,你怎麼能盼望一個從來沒學過管理、沒學過財務的人去當交通銀行董事長,很多銀行的董事長說,這是違反銀行法,因為有近親擔任銀行主管職務者,該公司不得向銀行貸款。所以,當你是主管在做任何一件事情時,部屬的眼睛是雪亮的,所以最高領導者要樹立一種典範,一個新思維的典範。所以,當我們把內部的一個圓整合起來的時候,你才會有一個很清楚的領導策略,所以領導策略是很簡單的,就是你怎麼做到上述的四句話「願景引來注意,尊重加深信心,溝通加強意義,立場導致信任」,現在你不活在未來,未來必然要活在過去,這是一句名言,若不思索未來如何去做,只去回想過去的事,必然無法自省。軍中最重要的是一個倫理,是主義、領袖、國家、責任、榮譽,我們不能只是一味的處於安逸的環境,一定要有策略創新,當然「服從」是軍人的天職。

新加坡國家目前的定位,就是「通路」,全世界進亞洲的通路是新加坡,所以,新加坡國家的定位是「通路」;全世界進入中國大陸的通路就是由台北經上海到北京,而全世界最大的化工公司「聯合利華」購台灣一家很小的公司「好來化工」(黑人牙膏),就是看中中國人刷牙口味是一樣的。至於日本於中國設廠成功的例子不多,因為中國人仇日情結關係太重,所以日本想於中國開公司是不可能成功的,日本公司撤退後,台灣商人即找日本人出資於大陸設廠;所以全球有一句話「台灣比全世界更瞭解中國人,台灣人比中國人更瞭解全世界」,這就是台灣最佳的策略定位,所以一個領導者要很清楚的瞭解「願景引來注意」、「尊重加深信心」、「立場導致信任」、「溝通加強意識」這四項理念立場。

所以,今天我所要與各位分享的東西非常簡單,但第一句話我要跟各位做卅秒的重點回顧,「不能夠讓環境警醒,而是要不斷的自醒」,而自醒來自於「觀念改變導致行動改變,行動改變導致命運改變」,所以國軍要不斷的學習,而「學習蘊育觀念,觀念領導變革」,過去是雙B的時代,而未來則是雙V的時代,就如證嚴法師所說「路選對了,路再遙遠都可以達到目標」、「每一個人都有心願,有心才有福,有願才有力」,所以面對一個新世紀的來臨,一個領導者第一個目標要明確,而最重要的是要把三個心放在一塊,那就是「關心顧客」、「投入的員工」、「持續創新」,然後經由「願景引來注意」、「尊重加深信心」、「立場導致信任」、「溝通加強意識」這四項來凝聚領導績效;而「風範」則是一個領導者必要具備的條件,而「風範」則是要推銷整個工作團隊,並不是只推銷個人而已,簡單的說就是要塑造每一個領導者的「WAY」(WAY就是風範)。

最後有句我最喜歡的一句話送給各位,就是「我能數出一顆蘋果有多少顆種子,但我數不出一顆種子能結多少顆蘋果。」的觀念,希望這個觀念能帶給各位有個正確的理念,不要只看表面,而是要看結果,台灣面對二十一世紀的競爭,不是只靠企業,是靠在這一塊土地上的每一個人做最大的貢獻。 


作者為中原企研所教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