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常言道,慢工出細活,這句話,在香港生活了幾年後,感受相當深刻。

住家大社區裡有條雙向兩車道、長不過兩百公尺的馬路,記得剛入住時,部分路段正在進行地下管線工程,該路段單線通車,工程噪音相當煩人,過了好久,終於看到完工鋪柏油了,卻高興沒有多久,另一段又開始鑽地開挖了。如此這般,印象中,這條路搞了整整一年半有餘——香港人做事的確「有耐性」。

這是「慢工」,與慢工對應的還真是「細活」。仔細留意香港的工程品質,從家居的管線,到人行道的鋪磚,再到大工程的地鐵車站等,一個總體印象就是實在、牢固、細緻。慢工可以出細活,不難接受。

與香港比,大陸是一種強烈的反差。去過大陸的台灣朋友幾乎普遍得到一種印象:快。一條幾乎連影兒都看不到的路,當地書記卻告訴你,三個月後要完工。

一九八八年時,全大陸沒有一公里高速公路,十九年後的今天,全長已是全球第二,僅次於美國。美國現在八萬公里,大陸四萬一千公里,二○一○年時將達六萬公里。在大陸開車或坐車的普遍經驗是,車下的路不是去年才通的,就是三星期前才通的。

然而,與這個經驗相平行的,則是才完工一、兩年的路就要修了。當年朱鎔基擔任總理時,就痛批過這些所謂的「豆腐渣」工程,沒想到,不但未見改善,甚至還將之輸出,去年,現任總理溫家寶出訪非洲時,對援外工程也出現豆腐渣現象,說了重話批評。看來大陸快則快矣,卻是「快」工出「粗」活。

同為華人社區,新加坡是另一種表現。新加坡社會的效率在全球是出了名的高,速度肯定是快,但快的結果,品質既不粗也不濫,應該說,是又快又好,是「快」工出「細」活。

最後要比的,當然就是台灣了。猜對了!台灣是「慢」工出「粗」活。


在很多國家運作得很好的BOT,在台灣卻走了樣。一條高鐵,通車一延再延三延四延,還不知品質如何,但原本不應出資的政府卻似被綁了架,一再動員公共部門注資,最近終於勉強通車了,卻狀況百出。去年通車的雪隧,是另一個例子。

同樣是華人社區,為什麼香港慢工出細活,大陸快工出粗活,新加坡則是快工出細活,台灣卻是慢工出粗活?

香港與新加坡都有極好的規範和紀律,差別是香港人視規範為規範,規範本身就是目的,就是價值;新加坡人服從規範,但規範的目的在於追求效率,是為了實現更大的效率而設計規範及服從規範。所以,兩個都好,但一慢一快。

大陸則是無規範,唯一的規範是指令,指令到處,則快工,卻不保證細活(能否細活,則看有無另一條指令);若無指令,即既無工也無活。台灣雖有規範,但形有實無,更糟的是,規範往往是被政商操弄以滿足各自利益的工具,所以,兩岸的結果都是粗活,但大陸有時卻快些。 


商業周刊 2007-01-22 /石齊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apleduh
  • 商周的幾位主筆中,我最喜歡看的是石齊平與何飛鵬的文章,
    而二人中,我又最喜歡石齊平的論述:格局大,立論足,分析透澈。

    在這篇文章中,石齊平透過他的觀察,
    將華人中的四個區域(陸、港、台、星)中的華人做事態度做了分析,
    沒想到一樣是華人,卻擁有完全截然不同的性格,這也是文章中最有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