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1

很多中學老師認為高考題目是可以預測的,他們聲稱自己能感覺到出題的趨勢,並且在考前幫著學生押題。我上學的時候總覺得押題是個不靠譜的事,難道出題的人沒有自由意志嗎?事實是,我們都沒有自由意志。

百度推出過一個新產品“百度預測”,在高考方面,百度通過資料分析認為某年高考作文題目將會出現在“時間的饋贈”、“生命的多彩”等六個領域之中,並且給出了各領域命中的精確概率。百度說這個預測是“基於海量作文範文和搜索資料”。各領域下列舉的作文題目關鍵字,比如“時間的饋贈”中的關鍵字包括“記憶”、“未來”、“成長”、“忘記”等,都是中學生作文的常用詞。

也就是說,百度用資料分析預測出來的高考作文題,都是最常見的作文題,都是俗套。換句話說,用資料分析搞預測的隱含假設是未來事件會繼續落入最近流行的俗套。

可是出題的人有必要尊重俗套嗎?難道出《讓未來記住今天》或者《守住心靈的那扇門》這種俗不可耐的題目不是可恥的嗎?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研究一個更大的問題:

到底什麼樣的東西是可預測的,什麼樣的東西是不可預測的?

 

2

最近幾年美國出了一位預測牛人,Nate Silver。美國人很喜歡體育資料,有些棒球雜誌上更是連篇累牘全是各種細緻的資料。Silver 基於統計模型,自己搞了個軟體來通過分析職業棒球的資料去預測各個球員未來的表現。最後他的預測結果超越了那些最有經驗的球探。

不但如此,他的政治預測成績更令人瞠目結舌。2008 年大選,對各州總統選舉結果,50 個州 Silver 預測對了 49 個;對 35 個參議員席位,Silver 全部命中。更關鍵的是,他的預測跟政治專家的預測相差極大——事實證明聽專家的遠遠不如聽資料分析的。Silver 2012 年出了本書《信號與雜訊》,談預測的學問。

Silver 在書裏說,你別看我預測水準高,其實我預測的東西是容易預測的。比如說棒球,我們都知道這個比賽相當沉悶,外行看著感覺一點都不熱鬧。棒球的特點恰恰是運動員具有相當的獨立性。一個球員的水準是什麼樣就是什麼樣,他對球隊的貢獻非常穩定,並不怎麼依賴隊友的發揮和對手的表現,場上的隨機因素也比較少

相對而言足球就不是這樣,一個球員水準再高也得依賴隊友、教練和對手,甚至包括裁判,有時候一著不慎滿盤皆輸。

關鍵在於,像棒球這樣的簡單系統,裏面沒有連鎖反應。

我們都聽過一個笑話說拿破崙之所以在滑鐵盧戰敗是因為他穿了緊身褲,緊身褲導致拿破崙得了痔瘡。痔瘡導致他在戰鬥的關鍵時刻未能居中指揮……這就是連鎖反應。

連鎖反應通常是正回饋的過程,每一環帶來的破壞都可能比上一環更大,而且都可能直接激發下一環。對預測者來說更麻煩的是這種反應充滿偶然,大多數情況下反應不了幾環就會終止,有時候卻可能導致大麻煩。

 

3

簡單系統容易預測,因為一個個體哪怕出點預測範圍以外的波動,對整個系統也不會有大影響。而如果一個系統中包含各種正回饋機制,它就是不好預測的複雜系統,一個個體的小波動就有可能通過連鎖反應層層放大出現“蝴蝶效應”。

比如現代金融體制就是一個複雜系統。地產下跌可能會導致人們還不起房貸,房貸還不上會導致銀行受不了,銀行一收緊信貸,其他行業又受不了,最後可能就是大規模的金融危機。

Silver 說,那些信用評級機構,給這個評個AAA,給那個評個AA+,這些所謂評級都是根據市場“正常”情況下的資料分析而來,可是一旦發生連鎖反應,市場就不正常了,你的那些資料就根本沒用!複雜系統,是可能出“黑天鵝”的系統。

“黑天鵝”這個比喻的發明人 Nassim Nicholas Taleb 有個思想很有意思。他說自然本來就是個複雜系統,它的本性其實是充滿波動的,時不時就會出點事——可是現代化的政府機構卻總是謀求讓社會能夠穩定地運行。

Taleb 認為時不時出點小事其實是可以鍛煉人的——你如果一味追求人為的穩定,最後反而可能會讓整個系統變得脆弱,一旦維持不了穩定就會出大事。

我們不管 Taleb 後面一句話對不對,單論“政府機構謀求穩定”這一點,那是絕對沒錯。

 

4

那麼高考是個簡單系統還是複雜系統?當然是簡單系統!

搞預測的人最怕“黑天鵝”,高考出題者更怕“黑天鵝”。高考的任務並不是探索先進文化,而是給大學招生。這個任務甚至不是給最好的大學招天才學生,而是給全國所有大學招各種水準的學生。每個考區只有一套試題,不管你報考的是北京大學中文系還是三峽大學科技學院,你都要面對同樣的作文題。

在這種情況下,出題者必須讓所有人都能有所發揮。他們不會讓你談對烏克蘭局勢的看法,也不會像法國高考那樣讓你分析笛卡爾著作,否則對那些只想上個普通大學將來謀個普通工作的學生是不公平的。

除學生水準不一之外,還必須考慮各地文化氛圍也不一樣,邊遠地區的孩子可能根本沒看過美劇,這種情況下出題可以涉及《非誠勿擾》,而絕不可能涉及《 24 小時》。我國古代科舉考試出題範圍只限於四書五經,也是這個道理。

不能考太深,不能考太廣,出題者還剩下多少選擇?在出題者和考生之間只有單向關係,出題者不需要什麼回饋,更不需要正回饋!

他們要確保那些稍微聰明一點用功一點的孩子都能考上,把偶然因素降到最低。他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一道標新立異的作文題激發社會的強烈反響,他們絕不允許任何事故。他們完全不指望用高考題促進社會進步,也不打算通過出題讓自己青史留名。他們的使命就是給不確定的世界增加一點確定性。

所以他們必然訴諸俗套。俗套最安全。資料分析指向哪里,他們就打向哪里。

那麼面對一道俗套的作文題,你應該怎麼寫作文呢?答案是寫俗套的作文。高考不是施展寫作才華的地方,你有才華閱卷人也看不出來。

事實上何止是高考,就連美國中學的英文課老師,也看不出來真正的好作品。列納德•蒙洛迪諾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科普作家,他跟霍金合寫了《時間簡史》和《大設計》。蒙洛迪諾有一次替自己十五歲的兒子寫了一篇作文,結果只得了A-。他震驚之餘問了另一位作家朋友,而那人經常在紐約時報之類的地方發表文章,說有一次給女兒寫作文卻只得了個B。

你知道閱卷老師讀完一份作文並且給出評分總共用多長時間嗎? 10 分鐘? 5 分鐘? 2 分鐘?答案是新手 50 秒,老手 34 秒!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沒人會品評你的美句,沒人會研究你的新思想,你真寫一篇驚世駭俗的策論出來最大可能性是閱卷者沒看懂直接給個低分。

在這個機械化的業務中誰也別指望出奇制勝——除非你古文寫得好,那可能另當別論,古文的確一眼就能被看出來,也許老師們會樂於在枯燥的閱卷工作中拿你的文章消遣一下。如果你熱愛寫作可以沒事在網上寫寫,高考作文是個拿點經驗值趕緊走人的專案。

 

5

如果你覺得這種作文考試非常可悲,我要說的就是現實比這個還可悲。在高考中出題人的追求是“好使”,而受眾則大多是俗人,雙方都沒有什麼創新的需求。還有什麼項目也是這種局面呢?

比如說娛樂業。超人、蜘蛛人、蝙蝠俠、鋼鐵俠,好萊塢為什麼翻來覆去總拍這些老超級英雄的故事?難道不應該經常推陳出新嗎?因為這些人物的故事好使。

這是一項完全成熟的業務,觀眾知道自己花錢買票能得到什麼,好萊塢也知道這麼拍一定會獲得穩定的回報。觀眾和電影製作者達成默契,誰也不用擔心誰。一個電影的投資規模越大,它的劇情就越俗套,大製作常常甚至乾脆重拍一個所有人都知道的故事,因為大投入要求更小的風險。

俗套好使!所以越流行的東西常常越俗套,這就是為什麼真正的文藝青年都以不愛流行文化為榮。

汪峰應該不俗吧?有人統計了汪峰在中國大陸發行的 9 張專輯共 117 首歌曲的歌詞,發現用詞大量重複:

“愛” 出現 54 次 “生命” 出現 50 次
“碎” 出現 37 次 “路” 出現 37 次
“哭” 出現 35 次 “孤獨” 出現 34 次

從他有限的辭彙表裏隨便選幾個詞就能組合成一句汪峰風格的歌詞,比如“不再迷惘的生命,被燃碎了千萬次,也依然堅強。”誰說資料分析不能創作藝術?

汪峰人稱“浪子”——這個詞的字面含義似乎就是行為不可預測,但事實證明汪峰老師除了感情生活經常給人驚喜,其他方面還是很好預測的。

羅輯思維 2016-03-09/萬維鋼


官僚為什麼通常言語無味、缺乏魅力?
因為他要增加“可預測性”。

太有魅力,則不確定性增加。
那官僚體系和周邊資源就沒辦法知道怎麼和他合作,就會對他產生“排異反應”。

這是一個艱難的平衡過程。
比如,“羅輯思維”這攤事——
1.必須要有“不可預測性”,每天內容必須不一樣,否則就沒有魅力。
2.必須要有“可預測性”,所以必須定時定量無休地發內容,否則就不是一樁可信賴的生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峰仔
  • - 到底什麼樣的東西是可預測的,什麼樣的東西是不可預測的?


    - 連鎖反應通常是正回饋的過程,每一環帶來的破壞都可能比上一環更大,而且都可能直接激發下一環。對預測者來說更麻煩的是這種反應充滿偶然,大多數情況下反應不了幾環就會終止,有時候卻可能導致大麻煩。


    - 比如現代金融體制就是一個複雜系統。地產下跌可能會導致人們還不起房貸,房貸還不上會導致銀行受不了,銀行一收緊信貸,其他行業又受不了,最後可能就是大規模的金融危機。Silver 說,那些信用評級機構,給這個評個AAA,給那個評個AA+,這些所謂評級都是根據市場“正常”情況下的資料分析而來,可是一旦發生連鎖反應,市場就不正常了,你的那些資料就根本沒用!複雜系統,是可能出“黑天鵝”的系統。


    - “黑天鵝”這個比喻的發明人 Nassim Nicholas Taleb 有個思想很有意思。他說自然本來就是個複雜系統,它的本性其實是充滿波動的,時不時就會出點事——可是現代化的政府機構卻總是謀求讓社會能夠穩定地運行。Taleb 認為時不時出點小事其實是可以鍛煉人的——你如果一味追求人為的穩定,最後反而可能會讓整個系統變得脆弱,一旦維持不了穩定就會出大事。


    - 高考不是施展寫作才華的地方,你有才華閱卷人也看不出來。


    - 俗套好使!所以越流行的東西常常越俗套,這就是為什麼真正的文藝青年都以不愛流行文化為榮。
  • 峰仔曰:

    很棒的文章。先前我所接受 Drucker 的觀念是,未來無法預測,但我又總覺得有些事情是可以預測的,不是100%準,但你有較大的概率猜對。

    而這篇文章最重要的,就是告訴你「哪些是可以預測的,而哪些不能?」

    峰仔 於 2016/03/13 07: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