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1.jpg   

阿亮是我們最親近的員工,但在昨天晚上,大陸黃金週的第四天,翁董打電話通知我說:阿亮在彰港溺斃了!

原來,我昨天下午3點半離開辦公室後,阿亮也因朋友的呼喚而去了長樂彰港,但不像另外三位朋友,阿亮並不會游泳,結果又遇上退潮,在水深處就被海浪捲走了,而當翁董告訴我這件事時,距離我最後見他還不到4個小時。

而我會很難過的原因,除了阿亮跟我們的關係很近外,還有一點就是阿亮的家庭。他的父母是鄉下人,生了二個兒子,老大不長進,阿亮是比較孝順的那位,而直到昨天晚上,因阿亮的iPhone手機上鎖了,我們還聯絡到他的父母。我無法想像,當他父母知道兒子過世時究竟會是如何反應?

難過之餘,我還有一絲感慨,那就是已經27歲的阿亮還沒談過戀愛,他還沒感受到這世界的美好時就已逝去。相較於此,或許另一件值得欣慰的事是,是阿亮還沒成家生子,因為前年大哥心肌梗塞時,我一想到大嫂與她二個小孩的未來,心中也是難過不已,還好最後大哥救回來了,我的憂心自然也消逝了。

隨著年紀增長,看到的死亡也愈來愈多,我最大的感想是,人生最重要的,真的不是事業,而是家人,最有意義的,或許不是事業有多成功,而是與家人的共同回憶。

創作者介紹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imlai0221
  • 人生總是有著很多的無常...祝福峰哥和家人都順遂平安喔

    小哈
  • 謝謝你,也祝福你,加油喔~

    峰仔 於 2016/10/06 07:47 回覆

  • 峰仔
  • 《游客到长乐海边玩被卷走 海钓者用鱼竿救起两人》

    10月4日下午5时30分许,4名游客到长乐湖南镇垱陈涸村海滩上的一处礁石游玩时,一人不慎被浪卷走,另外两人前去营救时也相继溺水。一名海钓男子用渔网、鱼竿救起两人,但仍有一人被浪卷走,至今尚未找到。

    退潮时游客沿沙滩 走上礁石群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事发海域。目前,相关救援力量仍在搜寻,截至记者发稿,失踪者还未被找到。

    失踪者家属介绍,男子姓卢,今年26岁,古田人,在福州一家奶茶店上班,不会水性。同伴回忆,前天下午,10多人相约从福州到长乐海边游玩,正值退潮,大部分人都在岸边,就卢某等4名男子沿沙滩走向约400米远的一处礁石群玩水。

    同伴说,当时他们在礁石上,只是在玩水。没过多久,3人发现卢某被海浪卷入水中。

    “我不会水性,两个朋友去营救,没想到也溺水。”同伴说,去救人的两个朋友被另一名同伴以及礁石上的一名海钓男子用渔网、鱼竿等救起,卢某则被海浪卷走。获救的两人脚部均受伤,经医护人员初步诊断,一人擦伤,一人扭伤,所幸无大碍。

    救人者 曾劝阻勿下水

    记者随后辗转联系上救人的海钓男子,他叫谢孔枝,今年47岁,长乐鹏谢村人。在谢孔枝的印象中,他在海边曾救起过五六名落水者。

    谢孔枝告诉记者,礁石附近暗流很多,水文复杂。有游客来此处游玩,他通常会劝说别下海玩水。前日,4名游客下水前,他曾劝说过,但游客没听劝。下水不到一会,他就看到海浪将其中3个人卷走,在礁石旁的海面上挣扎沉浮。

    谢孔枝意识到出事了,立即跑向3名游客,使劲甩出手中的鱼竿和绳子,一名游客抓到后,他用力将其拉上岸。之后,谢孔枝回头看见,另一人已经没有气力,眼看要被海浪吞噬,他和刚被救起来的游客拿来附近的一张渔网抛向溺水男子。谢孔枝深知该海域水文,教抓住渔网的溺水男子避开海底漩涡。在他的引导下,男子成功爬上礁石。而后,当他准备去救卢某时,发现已经来不及了,卢某早已消失在海面上。

    提醒 礁石边暗流漩涡多

    记者注意到,堤岸上立有“海域水文复杂 禁止下海玩水”的警示牌。站在堤岸目测,礁石离岸约400米远。此时正值退潮,礁石露出海面,有10多位游客正在礁石边游玩,被巡逻村民劝离。

    “该海域礁石多,水文复杂,暗流和漩涡多,即使是懂水性的当地人也不敢轻易下水。”村民告诉记者,潮水涨落的速度很快,尤其是退潮时,水下的海沙其实是往后快速流动的,随着细沙流走,人脚下容易踩空,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浪“拖至”海中。加上不懂得当地海边的潮汐规律,游客下水游泳很危险,容易被海浪卷走。

    村民说,礁石离海岸远,少有游客前往游玩。事发海域除了岸边立有“禁止下水”的警示牌外,海边巡逻的村民及知道水文复杂的游客遇到有人要下水,都会进行劝说。

    海峡网 2016-10-06
    http://www.hxnews.com/news/fj/fz/201610/06/1079093.shtml
  • 峰仔曰:

    昨天早上翁董告知,阿亮的親戚在事發地點旁的500米處的岸邊找到阿亮了,於是下午就直接到了長樂市北山殯儀館,算是送他最後一程。

    回福州的路上,我們的心情好了一些,總覺得有為這位朋友做了些什麼,也慶幸他的父母可以不用天天懸著心,我想,或許是在天堂的阿亮知道了颱風將至,不想讓他父母再多擔心,因而早日靠岸吧~~

    峰仔 於 2016/10/07 07:5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