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有些事聽來貌似真理,實際上卻不是那麼正確,例如:『台灣主體意識』。

其實西方人是以『個人主義』為中心的,所以會對『集體主義』所代表的愛國主義、民族主義表現出相當的厭惡,例如:

- 每當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出現重大危機的時候,愛國主義的破旗就又散發出臭味來。(列寧)

- 民族主義是一種幼稚病,是人類的麻風病。(愛因斯坦)

- 愛國主義是無賴最後的避難所。(塞繆爾·約翰遜)

- 除非你把愛國主義從人類中驅逐出去,否則你將永遠不會擁有一個寧靜的世界。愛國主義 是一種有害的、精神錯亂的白痴形式(喬治·蕭伯納)

- 愛國主義就是讓你確信這個國家比所有其他的國家都要出色,只因為你生在這裡。(喬治·蕭伯納)

- 愛國主義:一堆隨時可以被任何野心家所點燃,去照亮他的名字的易燃垃圾。(安布羅斯·比爾斯)

- 要讓我們愛我們的國家,我們的國家應該可愛才行。(愛德蒙·柏克)

- 愛國者必須時刻準備反對她的政府以捍衛自己的國家。(愛德華·阿貝)

- 愛國主義就是積極地為了微不足道的原因殺人並被殺。(伯特蘭·羅素)

- 假如我們不想看到我們整個文明走向毀滅的話,一個偉大而艱難的責任有待我們來做,就是守護我們的心智,避免愛國主義的侵入。(伯特蘭·羅素)

- 那些沒有自尊的人仍然可以是愛國的,他們可以為少數犧牲多數。他們熱愛他們墳墓的泥土,但他們對那種可以使他們的肉體生機勃勃的精神卻毫無同情心。愛國主義是他們腦袋裡的蛆。(亨利·大衛·梭羅)

- 愛國主義在美國是很容易理解的;它意味著用警惕你的國家的方式警惕自己。(卡爾文·柯立芝)

- 為他的國家說謊是每一個愛國者的職責。(阿爾弗雷德·阿德勒)

- 批評他的國家的公民是在含蓄地為國家作貢獻。(詹姆斯·富布萊特)

 

其實西方人不是不愛國,而是他們所談的愛國,跟東方人是完全不同的概念。西方人的愛國,它必需以個人(家庭)利益為前提,如果不能,那這種愛國主義是無意義的,所以本質上,西方人崇敬的是『個人主義』,愛國只是完成此目的的工具。

但在東方,愛國主義是凌駕於個人之上的,例如我們常聽到『犧牲小我,完成大我』或『沒有國,哪有家(雖然人類文明是先有家,才有國)』,而你會發現,在這種觀念下,你甚至要犧牲自己與家人來愛國(爹親娘親,沒有毛主席親),而從小給我們灌輸這種觀念的,其實就是統治者。

好了,講到這,你會發現所謂的『台灣主體意識』,也是一種集體主義,它的定義是:台灣主體性、亦稱台灣主體意識,是台灣一種政治及文化論述,希望透過以台灣為中心的思考及台灣民族主義的力量,突破大中國主義的文化霸權,來建立台灣自身的國家、制度、與文化認同。

我個人認為,台灣主體意識與愛國主義沒有根本上的差異,都是集體主義,只是表達形式不同。

別誤會我,我並非反對台灣主體意識,而是對它是比較中性的:不討厭它,也不擁護它。我認為認識自己生活的土地很好,但出去看看這世界也很棒。我不支持的,是『強調』台灣主體意識,卻刻意忽略個人利益。

事實上,我覺得所謂的『台灣主體意識』,也只是統治者拿來轉移焦點,或是期待人民犧牲的一種宣傳。我不是很相信它的原因是,最積極宣傳這種想法的人,早已擁有雙重國籍。

結論是,沒有任何事比你和你的家人重要,如果集體主義(愛國主義、民族主義、台灣主體意識)不能造福個人,那這種集體主義非但無意義,還可能有害。

連結:倒底是愛誰的國?

創作者介紹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