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朋友酒後語重心長地跟我說,當男人真他媽的苦,而我的觀點是,別在華人社會就好。

我在《連結:在台灣,當然女生幸福》談到:「如果你在歐美生活過,會知道西方女生是真的很獨立,包括買房、買車、約會、生活……但『台灣女生的獨立』比較是我自己賺的錢我自己用,而其它生活層面,不論是買房買車、與異性約會、生活雜務(搬東西、修電腦)……都希望男生處理,當女生主要的心力是在玩時,自然心情容易好,而男生的心力主要是在存錢時,自然壓力大。」

在新聞《連結:男友月薪要多少?》中也指出:「有超過7成的受訪男性表示可接受女方薪資高於自己,但超過55%的女性無法接受另一半薪水比自己還低。」也說明了,不少台灣女性還是希望男性負擔起主要經濟壓力的,一如網路紅人周小葳也所做的批判《連結:台灣女性真是新時代的女性嗎?》。

此外,台灣女性生活的重心更多是享樂人生,所以話題總是輕鬆愉快,而男性卻總是在談工作與存錢,話題就會充滿壓力。台灣最神奇的一道街景是:高中檔餐廳,總是姐妹淘快樂地聊著旅遊與美食,而在路邊攤,男人們總是談著辛苦與工作。女人在中高檔餐廳聚會,代表更敢花錢來追逐生活品質,男人在路邊攤喝酒,則代表了就算苦悶也要省錢。

事實上,若你仔細觀察,也會發現整個社會氛圍朝著『釋放女性、壓抑男性』發展。例如生活中常可聽到女性談到『要對自己好一些』,但你卻很難聽到男生說類似的話,反應到現實上,就是百貨公司所有樓層、街上所有美食館,都是以女性為主要目標。此外,在台灣期待男性所扮演的是『新好男人』『疼某大丈夫』,而卻很少要求女性要扮演『新好女人』『疼尪真女人』。

請注意,我這裡談到的『社會氛圍』,指的不僅是女性,還包括了男性,因為很多台灣男人即使已過得很苦,但仍會不斷向周圍男性灌輸上述的價值觀。所以如果你仔細觀察,會發現並不是女性造就了台灣男性的悲催,而是男女共同創造了這種歐美難見的二性關係。

別誤會我,我並非反對男人要對女人好,而是強調更平等的二性關係。在我們在強調疼某大丈夫的同時,是否也期待女性對另一半更多體諒?是否我們在高唱女性獨立時,是否也能創造如歐美般的二性關係?事實上,我認為台灣目前最需要的,可能並非女性的溫柔,而是一個能解放男性的價值觀。

連結:峰仔的二性觀點

創作者介紹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