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長久以來,我一直認為國片不振跟台灣導演能力太差有關,但昨晚與順子的一番長聊,我接納了他的部份觀點。

順子的立論是,國片不景氣的主因在於內需人口不足,2300萬人無法支撐這個產業的良性發展。

我回應,香港只有700萬人,但它的電影工業做得比台灣好。此外,台灣每年的電影票房收入約50億台幣(還沒計入線上收益與衍生性商品),而在這票房之中,國產電影只能拿到10%,多數時候甚至低於10%,如果你在這其中超過了50%,那說內需養不起台灣電影產業我還同意,但你在最有優勢的本土市場都還不到10%,卻把責任推給觀眾,這似乎不合理吧?

事實上,台灣曾有幾部比較成功的電影《海角七號》《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我的少女時代》最後都有破億的票房,那你能說內需沒有市場嗎?問題是這種電影是鳳毛麟角,台灣的導演喜歡拍自己想要的,卻不關心觀眾想要的,最後再怪觀眾不買單嗎?

又例如,台灣導演很推崇的侯孝賢,我覺得他的電影真的是很乏味,例如最近連續看了二次《聶隱娘》,但都看了半小時就看不下去。反觀李安,他的電影不但有深度,也深獲觀眾認同,而這二者的根本差異就在於,台灣導演只想到自己,而李安會想到觀眾。

簡言之,導演不考慮觀眾感受,才是台灣電影沒落的主因。

 

順子回應,我看到的是結果,不一定是原因。他認為真正的原因在於台灣電影工業的體系不完整,而非導演的創作力。他回答:

『我們這樣想好了,為何韓國影視產業十年間就能脫胎換骨?以前韓國導演沒有才華,拍不出什麼好東西,幾年內突然開竅,懂得拍出好作品?

我的論點是,非洲乾季下,乾裂的黃土只看到幾株長的不優雅的雜草,但是黃土下其實還藏著很多種子,一旦雨水來了,他們將各自發芽長出不同的姿態,甚至美麗的花朵。

韓國懂這道理,所以他們不是先要求導演把片拍好,還是先把配套措施做好,這樣有才能的人就會進來了,作品才會美麗。目前台灣拍電影的,可能不是最有才華的一群,只是他們能咬牙撐住而已,猶如乾土上的雜草。』

 

我回答:『我了解韓國1998年後做的改革,會同意你這段的部份論述,我不否認電影產業鏈對產生好電影的影響,但也有可能,你所說的黃土之下,根本是沙漠,台灣導演就是沒有獲取票房的能力。』。

我當然很希望如順子所說,是因為台灣的電影工業不健全,才導致了沒有好的作品,但由我目前所看過的台灣電影,我仍認為主因是導演競爭力不足,次因才有可能是產業結構的問題。舉例來說,《我的少女時代》一開始也排片不佳,但後來因為做出了口碑,其它的戲院也加大了排片。

最後,順子所發來的關於台灣電影產業的二個連結,倒是值得一讀:

連結1:台灣電影市場被美商綁架了嗎?

連結2:韓國電影產業為什麼不輸給好萊塢?

 

註:這十年我最喜歡的台灣電影其實是《不能沒有你》

不能沒有你

創作者介紹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峰仔
  • 順子為了證明台灣有好作品存在,發了2001年《金馬影展10+10》,我原來抱著很大期待,不過看完後,雖不覺得爛,但也沒太大驚喜,就是覺得很一般吧!

    其實我相信,這幾位導演在台灣是比較具代表性的,如果他們拍的都如此一般了,只證明了我一開始的論點。

    看完了金馬影展的這幾部短片,我發給順子去年看的《荒蠻故事》,它是由阿根廷導演在一部電影裡的六個小品,也都算短片,但都讓人看到欲罷不能。簡單的對比,也都是低成本製作(這下真別怪什麼內需市場不夠、資金不足了),就可以看出台灣導演和別人的水平有多大的落差。

    《金馬影展 10+10》https://goo.gl/ZCGRqI

    《荒蠻故事》https://goo.gl/GXAzmM
  • 順子的回覆:

    10+10無論時間或預算(聽說是自費),都很緊迫,目的是要記錄與保留台灣一些獨特的社會文化印記,我認為精緻度不夠,但潛力不錯,也許你觀看一些影評解說細節後,再對照電影,能提高些評價。但也無妨,畢竟這都是主觀和對胃口的東西。

    一般人看電影會關注精緻度,這部分台灣導演很吃虧。「蠻荒故事」(台灣叫:生命中最抓狂的小事)製作費是1億NTD,但10+10裡面花最多錢的〈穿過黑暗的火花〉,是張作驥自掏腰包400萬拍的。3千元的桌菜,和5萬元的桌菜,品質要求當然不同(例外的就不提了,畢竟就是很少數才會叫例外,否則誰要叫5萬元的桌菜)。所以我在看國片時,會自動調整標準,如同看到一個業餘選手,只靠自主練習,就投出130km的球速,那我認為已經有潛力了。

    追隨香港或好萊塢的商業片模式我不認為是好方向,泰國和韓國電影都在亞洲找到一些發揮的空間,我想台灣也能摸出個方向,所以國片的走向,我從反對到「可以接受」,關鍵在於台灣本身的體質短期內無法改善,就先這樣撐著,等待時機了。

    我在看國片時,會朝兩個層面來看,一個是電影中的各種符號意涵,這部分台灣導演有野心,鋪了不少細節,但手法生澀,不是太刺眼就是被忽略,導致表現不好,畢竟多年一片,還是業餘選手。但這方面如同看推理小說般,我越來越覺得在好萊塢商業大片後,觀看這類影片蠻能解油膩的(但我強烈建議觀看後要看影評,找出被忽略的細節)。另一方面,這些國片幾乎都記錄著台灣特有的畫面或情感,即使是青澀的,一百年後來看,都是相當珍貴的文化資源,不是嗎?

    說到這裡,推薦「父後七日」這部電影,這部電影算是寫實中的幽默,票房不錯(4千萬),但當初預算很緊(只有1千萬),所以「導演、監製、製片、編劇、旁白、剪輯」這六大項工作,竟然都是掛名王育麟、劉梓潔兩人,可見「血淚」一般。百年後這種台灣特有的喪禮文化應該看不見了,卻有幸被這部電影記錄下來,所以國片還是有值得被國人寬恕對待的原因。

    最後,針對我們這三日討論來說,你傾向先拿出成績證明實力才給獎勵,以老闆的角度來看是沒錯。但如果以展業發展,政府或創投單位卻是不行用這態度,畢竟等到都站穩了,大家都看出這產業的潛力才要投資,早就錯過黃金時期了。台灣人喜歡低風險,快回收,這樣只能種豆芽菜而非紅檜,所以好人才常被外人撿走培育出來,然後我們再抱怨沒有人才(有人才沒培育也是枉然)。

    真希望能跟你分享更多我對影視這項產業的看法,但進度落後不少了,有機會再聊。影視製作產業有文化戰略的意義,我就持續在可以的範圍內戰鬥下去了。

    峰仔 於 2016/12/01 22:04 回覆

  • paicheng0111
  • 我對電影沒啥研究,不過剛好最近看到下面張鐵志在金融時報的文章。


    http://big5.ftchinese.com/story/001070259?tcode=smartrecommend&ulu-rcmd=45_b59e631fc2e84655ba7ff9aed56807af

  • 恩,不錯的文章,但跟我的角度有些不同。

    其實我也不是電影產業工作者,但我想還是能由『觀眾』角度去評斷產業,這和我們討論其它產業相同,我對它的認知到哪裡,我就談到哪裡,有新的證據我認同者,我會修正。

    在討論之前,我們要先定義什麼是『好電影』?我這裡的好電影,比較是指能引起多數消費者共鳴的,能有票房的。但台灣文化人所謂的『好電影』是指偏藝術的、能得獎的、導演個人觀點的。老實說,我根本不鳥這種觀點,因為這是一種電影圈自以為的菁英狂妄,他想用自己的世界觀來教育你,卻不理會你的感受,最後再說觀眾的品味不夠,或人口基數不夠大。

    這是非常弔詭的,你要我花錢去看你的作品,結果不管我的感覺,還要告訴我什麼才是好電影?所以我去飯店吃飯,還不能嫌菜不好嗎?你又要出來賣,又想裝清高?你要在我面前裝可以,但前提是我願意買單。

    所以台灣導演的問題在於,他們活在得獎的世界中,卻不願走入觀眾。老實說,我一點都不在乎他們得什麼鳥獎,我只在乎老子花的錢有沒有價值:這是我的世界,我自己來定義,不是由你們這群導演來告訴我。

    也因此,我就不覺得侯孝賢、蔡明亮算好導演(他們在業界的評價關我鳥事?),因為根本沒有幾部能引起大眾共鳴的作品,反觀李安、杜琪峰,會是比較我認知中的好導演。

    我講過了,這是我的世界觀,我也不是電影工作者,所以不需要這些整天拍爛片的導演來教育我什麼叫好電影。這些導演沒有搞清的是:倒底是導演要教育消費者,還是該由消費者教育導演?

    台灣很多高學歷的人,沒有獨立思考,整天活在這些導演的價值觀中,真還不如那些傾聽自己內心聲音的年輕人。

    峰仔 於 2016/12/02 12:16 回覆

  • paicheng0111
  • 我也看不懂蔡明亮的電影。
  • 呵呵,台灣很多這樣的導演,只管自己爽,不管消費者,但最後再怨嘆政府政策、通路問題、消費人口不足……

    總之能找到各種理由來為國片不振辯解,唯一沒聽到的,就是他們拍的作品很爛、缺乏市場性(他們會吹有得獎,但那不是我很在意的事,我只關心電影是否好看)。

    峰仔 於 2016/12/03 06: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