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今天(0516)的《華爾街見聞》有篇報導:

這是一個100萬美元的賭局,以10年為期,賭對沖基金的表現能否跑贏一支標普500指數基金。

根據《金融時報》,Protege Partners 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 Jeff Tarrant 承認,截至去年年底,他所選擇的對沖基金平均上漲22%,而標普500指數基金上漲了85%,他輸掉了和沃倫·巴菲特訂下的十年賭約。

最初接下和巴菲特的這場賭局的人是 Tarrant 的合伙人 Ted Seides。在 2006 年股東大會上,巴菲特提出對沖基金行業因為收費過高(通常是2%的管理費加20%的表現費),無法在長期戰勝標普500指數。Protege Partners 合伙人 Ted Seides 出來迎戰(同時期標普500回報64%)。

Seides選擇5隻基金組成對沖母基金,賭局從2008年1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

從2012年開始,標普500指數才開始領先,之後雙方差距拉大。雖然現在離賭局結束還有7個多月,但巴菲特幾乎肯定贏了。近日,巴菲特在致股東信中給出了這場賭局的最新進展:截至2016年年底的9年當中,Protege Partners的投資應當已經獲得22萬美元收益,而他的指數基金帶來了85.4萬美元收益。

而Seides本月初也在彭博專欄上承認了自己已經失敗,「賭局還剩下八個月,但從所有跡象來看,這個賭局,我輸了。」

 

我部落格《不想輸》的系列文章主要是談個人競爭力,當然也包括了我的理財觀念。

我一直覺得對沖基金被神化了,因為人總會有「不明覺厲」的幻覺,所以更多可能是未經實證的吹捧,我覺得某一年或許很不錯,但你將時間拉長到10年,就會發現它的投資報酬並不理想。

巴菲特厲害的地方,在於他能看透本質,什麼本質?要知道,《標普500》都是美國最優秀的企業,它的表現肯定是美國企業裡最好的,你短期或許還有運氣打敗它,但長期而言,不太可能。正因為看透了這種本質,所以他敢接下對沖基金經理人的賭約,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巴菲特狂勝對沖基金近四倍的績效(22萬 vs. 85萬)。

所以反視台灣,那也要買類似《台灣50》的指數型基金嗎?如果你這麼想就錯了,因為我曾談過,鬼島因為企業競爭力不佳,股市機制不健全,所以經過了20年,指數都還無法突破 1989 年的 12000點(反觀美國的標普指數,不斷在創新高),所以想要獲得和《標普500》相同的獲利,根本是痴人說夢。

當然啦,我看今×刊,發現那些玩《台灣50》的人竟能靠著準確判斷高低點而海撈,覺得台灣真他媽的只出騙子(商業周刊比較不會寫股市的天方夜壇),這群人完全搞錯了指數型基金的原意:它不是讓你抓高低點的,它是讓你隨著經濟成長而獲利的。

結論是,別相信基金經理人的短期表現,只要把時間拉長到十年,甚至縮短到五年,台灣的基金經理人就全部現形,不靠內線,他們甚至連一年的績效都拿不出來。

創作者介紹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峰仔
  • 所謂人生自古誰無賭?不過,今天我們說的這場賭局非常特別,一個是下賭注的人,一個是股神巴菲特,另一個是著名對沖基金Protege Partners。另外這場賭打得時間很長,一堵就是10年。到底他們賭了什麼,結果如何?和我們又有什麼關係呢?

    我們會一個問題一個問題來解答。今天我們的商業英文的關鍵詞是Hedge Fund,對沖基金。Hedge,名詞指的是樹籬,保護我們的籬笆,做動詞,就是躲在籬笆後面,放在金融裡面,就是為了減少風險做的投資。Fund,基金。在一起Hedge Fund就是對沖基金。不過其實有一些徒有虛名,對沖基金很少是真正防禦性的,玩的更多是一些高風險的策略。

    2006年,巴菲特曾在股東大會上放話,因為對沖基金收費過高,他願意打賭標普500指數將遠勝對沖基金。戰書一下,無人應戰,直到對沖基金Protege Partners當時的合伙人塞德斯出現,選擇了5隻對沖基金,要和股神過招。賭局從2008年1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雙方各出資33萬美元,購買了為期十年的國債作為賭本,按回報率算,10年到期的時候正好是100萬美元。聽聽,高手打賭,還要用上投資策略運作賭本,100萬的賭注,其實只要33萬。可謂,給我10年時間和32萬,我也能有百萬的銀行賬戶。

    這場賭局開始的幾年,對沖基金一直處於領先地位,直到2012年,標普500指數才逐漸領先,之後雙方差距拉大。雖然現在離賭局結束還有7個多月,但基本大局已定,當年塞德斯所選擇的對沖基金在2016年底之前平均上漲了22%,而標準普爾500指數基金的漲幅則達到了85%。塞德斯最近在彭博通訊社發表了失敗信,這封信里,塞德斯解釋了他從這場賭局當中的6大收穫,看得出來,賭局輸了,但他依然堅信對沖基金的優勢,有一些獨特觀點。

    還有一個意思的是,他們當年拿出來的賭本,因為量化寬鬆政策刺激下,國債進入大牛市,2012年底,就已經升值到95萬美元,後來換成等值的Berkshire Hathaway公司的股票,現在差不多值180萬美元。最後這筆錢會捐贈給慈善機構--Girls Inc,是位於巴菲特老家奧馬哈的一個兒童基金會。

    其實,塞德斯在2015年已經離開了Protege Partners ,基金其實才是這場賭博的對家主題。基金的創始人泰倫特表示,雖然自己的基金快輸了,但是他們一點也不虧,從賭局開始後的近10年當中,他獲得了不定期與股神的「約會」機會,他說獲得的幫助大了去了,要知道去年,和巴菲特一起吃一頓午餐的標價可是346萬美元,而Protege Partners當年的賭本可只有33萬美金,還是很值了。此外,泰倫特覺得,雖然巴菲特看不慣對沖基金行業,但他依然僱傭了兩位對沖基金出身的經理Todd Combs和Ted Weschler來管理他的公司。按泰倫特的說法,「這算是為對沖基金背書」

    不過,巴菲特一直不看好的不是主動投資型的對沖基金,他們的投資策略,而是不認可他們的高昂管理費,讓被動投資性的ETF可以帶來更長期的回報。巴菲特也一再提醒股民,散戶應該選擇低成本的指數基金,而不是把管理費,都交給華爾街。這也再次印證了我們之前節目中提到的理論,那就是,人們常常進入投資高,收益就高的理財誤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