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0516)的《華爾街見聞》有篇報導:

這是一個100萬美元的賭局,以10年為期,賭對沖基金的表現能否跑贏一支標普500指數基金。

根據《金融時報》,Prot g Partners 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 Jeff Tarrant 承認,截至去年年底,他所選擇的對沖基金平均上漲22%,而標普500指數基金上漲了85%,他輸掉了和沃倫·巴菲特訂下的十年賭約。

最初接下和巴菲特的這場賭局的人是 Tarrant 的合伙人 Ted Seides。在 2006 年股東大會上,巴菲特提出對沖基金行業因為收費過高(通常是2%的管理費加20%的表現費),無法在長期戰勝標普500指數。Protege Partners 合伙人 Ted Seides 出來迎戰(同時期標普500回報64%)。

Seides選擇5隻基金組成對沖母基金,賭局從2008年1月1日到2017年12月31日。

從2012年開始,標普500指數才開始領先,之後雙方差距拉大。雖然現在離賭局結束還有7個多月,但巴菲特幾乎肯定贏了。近日,巴菲特在致股東信中給出了這場賭局的最新進展:截至2016年年底的9年當中,Protege Partners的投資應當已經獲得22萬美元收益,而他的指數基金帶來了85.4萬美元收益。

而Seides本月初也在彭博專欄上承認了自己已經失敗,「賭局還剩下八個月,但從所有跡象來看,這個賭局,我輸了。」

 

我部落格《不想輸》的系列文章主要是談個人競爭力,當然也包括了我的理財觀念。

我一直覺得對沖基金被神化了,因為人總會有「不明覺厲」的幻覺,所以更多可能是未經實證的吹捧,我覺得某一年或許很不錯,但你將時間拉長到10年,就會發現它的投資報酬並不理想。

巴菲特厲害的地方,在於他能看透本質,什麼本質?要知道,《標普500》都是美國最優秀的企業,它的表現肯定是美國企業裡最好的,你短期或許還有運氣打敗它,但長期而言,不太可能。正因為看透了這種本質,所以他敢接下對沖基金經理人的賭約,最後的結果當然是,巴菲特狂勝對沖基金近四倍的績效(22萬 vs. 85萬)。

所以反視台灣,那也要買類似《台灣50》的指數型基金嗎?如果你這麼想就錯了,因為我曾談過,鬼島因為企業競爭力不佳,股市機制不健全,所以經過了20年,指數都還無法突破 1989 年的 12000點(反觀美國的標普指數,不斷在創新高),所以想要獲得和《標普500》相同的獲利,根本是痴人說夢。

當然啦,我看今×刊,發現那些玩《台灣50》的人竟能靠著準確判斷高低點而海撈,覺得台灣真他媽的只出騙子(商業周刊比較不會寫股市的天方夜壇),這群人完全搞錯了指數型基金的原意:它不是讓你抓高低點的,它是讓你隨著經濟成長而獲利的。

結論是,別相信基金經理人的短期表現,只要把時間拉長到十年,甚至縮短到五年,台灣的基金經理人就全部現形,不靠內線,他們甚至連一年的績效都拿不出來。

創作者介紹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