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來個毀三觀的觀念,那就是我覺得,如果屌絲的生活想要變好,民主肯定是死路一條,但專制或許還有機會。

綜觀歷史,你會發現亞洲四小龍經濟成長最好的時候,都是專制時期,台灣的蔣經國創造了台灣奇蹟、南韓的朴正熙創造了漢江奇蹟、新加坡的李光耀帶領新加坡成為亞洲最富裕的國家(甚至超過日本)。

反而是台灣走上民主後,經濟的發展大不如前,這主要是在東亞國家裡,民主實質上卻是地主世族輪流做莊,這種情況下,談的就是利益分配,而不可能改善全民福址,最後的結果就是地主愈來愈富裕,而全民愈來愈痛苦。以台灣來說,蔣經國所創造的均富社會,在台灣民主化後,反而被地主民代塑造為全世界貧富差距最嚴重的地區之一。連結:貧富差距年年新高的台灣

為何我們會相信民主比專制更好?因為在長期地主民代的洗腦下,我們認為人民能選出代表他們的執政者,所以能改善全民的生活,但真實的狀況卻是,地主才是真正的主人,所以你看我們的立委、市長、總統……全部都是地主,而他們當選後,要鞏固的就是自己家族的利益(地主、財團),而不太可能是人民的利益。

地主民代洗腦的第二個觀點是,因為全民做主,所以能選擇出良好的改革者,而讓制度愈來愈有利於全民,而使得社會更加均富,然而事實卻恰恰相反,在20多年的民主化潮流下,台灣的制度剝削愈來愈嚴重,而富人群即使不用做都能愈來愈富,還世代承襲。連結:台灣富人的財富來源是制度設計

地主民代所洗腦的第三個觀點是,民主必然比專制中國來得更為均富,而當台灣人嘲笑中國的貧富差距更大時,卻忘了地主民代早已透過制度,讓台灣富人群財富集中的程度,與俄羅斯並列第一,遠超過中國大陸。連結:台灣富人有多富?

地主民代所洗腦的第四個觀點是,民主會比專制更廉潔,但台灣這20多年來在地主民代的寡頭把持下,司法愈來愈黑暗。在李登輝時代,就有破不了的拉法葉弊案,今天還有橫跨數朝的慶富案。而在各類的大型弊案中,你會發現地主民代所掌握的司法體系,永遠有讓人民難以理解的司法判決,而這是在蔣經國時代相當罕見的。

地主民代還鼓吹民主台灣必然比專制中國更為清廉,但由更客觀的國際標準來看,台灣的貪腐還比中國還嚴重。所以當台灣人譏笑大陸人沒有法治時,捫心自問,台灣的法治,倒底是地主民代的法治,還是全民的法治呢?連結:經濟學人「靠關係才能賺錢」指數:台灣超越中國、排名全球前10

地主民代所洗腦的第五個觀點是,民主台灣的環境比專制中國還好,然而當我們卻可在各地發現空氣污染愈來愈嚴重(台中、彰化、麥竂……),當我們嘲笑中國的黑心食品時,卻不知道大陸的三鹿集團已被官方罰到破產,而台灣的頂新集團卻依然笑傲江湖。官商勾結,民主台灣勝過專制中國。

地主民代所洗腦的第六個觀點是,為了台灣主體意識,我們要犧牲生命建立台灣民主國,但當他們搞得全民沸騰時,你會發現地主民代的小孩多半不當兵,而他們本身早已擁有了雙重國籍。連結:倒底是愛誰的國?

地主民代所洗腦的第七個觀點是,中國不民主、是邪惡的……所以我們應該仇恨這種國家,他們的批判或許正確,但問題是,這關台灣人什麼事啊?是中國政府剝削台灣人搞得勞工活不好、薪資停滯物價狂飆、買不起房而房貸沉重、愈活愈窮而富人愈富嗎?

這麼多的台灣人如果能去仇恨生活與你不相干的中國政府,那同理,你也應該仇恨那些獨裁的非洲國家以及不重視人權的中亞國家。但還是回歸原點,這似乎不關你的事啊?你真正關心的,是你自己和家人的生活,就算要仇恨,也應該仇恨那些世代剝削你的地主民代吧?

弔詭的是,在地主民代長期的洗腦與注意力轉移下,台灣人不但仇恨與他們無關的中國政府,而且還把那些剝削他們的地主民代當成偶像看待(凍蒜!凍蒜),甚至會激動地在競選大會因為地主民代而落淚。連結:你可以仇恨中國,也可以重新思考

所以你會發現,當台灣民主化後,全民的生活是愈來愈糟、司法愈來愈黑暗、貧富差距愈來愈大、房價愈來愈高、全民愈來愈不能翻身……在蔣經國時代,台灣平民翻身的例子隨處可見,但當地主民代掌權後,你的小孩就算唸到台大也是終身魯蛇。連結:當台大畢業也是低薪時

 

民主當然還是有些優點,例如你確實會有言論自由,但請注意,在中國,也不是完全言論不自由,你確實是不能在網站或媒體上批判政府,但在生活中,大肆批判中國政府的人隨處可見,也沒有聽說有人因此而入獄的。

所以,我們還是要回歸到政治的本質,那就是,政治的最終目的是什麼?是改善人民的生活,而不是『投票權』或『言論自由』,如果民主不能監督政府而為人民帶來更好的生活,那這種民主即失去了意義。

當然,峰仔並不是說言論自由不好,我只是在提醒,那些專制國家的言論不自由,並沒有台灣地主民代形容的那麼可怕,更重要的,政治最重要的目的是改善生活,而不是擁有投票權或是無限制的言論自由。

也因此,當台灣人嘲笑新加坡人沒有民主時,新加坡人只會感到無奈,因為他們要的是生活愈來愈好(新加坡人的收入甚至超越了日本)、有自己的房子、更清明的政治與司法,而不是像台灣表面很自由,實際上卻是官商勾結而司法黑暗、中產日漸貧窮而富人愈富、物價房價年年上漲而薪資不漲、愈來愈多人不敢結婚生子……特別是當一個要滅族的國家,去嘲笑一個繁榮的國家時,確實會讓新加坡人感到錯愕。連結:鬼島權貴的滅族運動

 

所以這幾年,當我親眼見證了台灣在民主化後的不斷沉淪,不禁想起了李光耀、朴正熙、蔣經國所帶來的生活改善時,我慢慢地感覺到,民主沒有多數人想的這麼好,專制也沒有大家想像的那麼糟,尤其當前不久當我看到歷史大家 Will Durant 談到『歷史上最好的朝代都是專制,而民主總是混亂』時,更是心有戚戚。

然而,台灣要再回到專制已不可能,不過對於很多人所擔心的被中國統一,我反而不是太懼怕,因為中國這國家,是政治大於經濟,為了政治上的統一,他會大放各類紅利給台灣人,一如它對待境內少數民族一般。

此外,中國即使統一台灣,會清洗的是現今剝削台灣人民的地主民代(這真的是大快人心),而會籠絡的會是多數的人民,在紅利加持與鏟除既得利益團體的狀況下,就會有大量的機會釋出,這時候多數人才有翻身的機會,這個狀況,恐怕是地主民代所不敢談的。

況且,就算是中國不如想像的好,你也是能移民的。專制與民主還有一個很大差異,那就是在專制統治下的人民不滿政治時,他所想的是移民(有用之功),但在民主下的人民,他所想要的卻是改變政治,但因為終究無法改變本質(只是換不同的地主民代上台),最後反成了無用之功。

也因此,台灣民主很大的一個負作用是,大家浪費了太多時間關心無法改變的政治,而不是專心於能改善自己生活的賺錢或移民,最後的結果,當然是讓地主民代世代剝削你的後代。

回到台灣,若再想遠一些,你會發現未來台灣在目前的民主化下,地主民代的剝削一定更為嚴重,多數人所面臨的,幾乎是已知的未來:就業差、薪資差、物價高、房價高、生育率低、不敢結婚……在這種狀況下,我確實認為,民主的台灣,對多數屌絲而言,是死路一條。

當然,我並不是說專制一定好,只是從歷史經驗與台灣現況來判斷,真專制絕對會比假民主更有機會改善全民生活,更能釋出機會讓屌絲翻身。

結論是,民主與專制都只是手段,人民的生活能改善才是目的,哪種方法能讓你和家人生活的更好,那種制度才是你應該擁護的。

連結:《魯蛇不哭》系列文章

創作者介紹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kanou777
  • 峰兄這篇寫得太好了
    這才是真相
    可惜大部分人被洗腦太久
    根本不會懷疑自己被騙了
    解決民不聊生最好的方法
    不是改善民生
    而是塑造一個外敵讓大家把矛盾都怪罪在他身上
    統治階級深諳此道
    哈哈
  • 是啊,二岸的統治階級玩的都是同一套(轉移注意力),不過差別是二岸的民眾,大陸還是有不少人清楚中國政府在玩什麼,但在台灣幾乎沒有人看穿統治者這種簡單的把戲,結果台灣人還常嘲笑對岸……

    峰仔 於 2017/12/05 08:56 回覆

  • Lam ShunLeung
  • 應該這麼說, 真專制只是人民無參選權和投票權而已, 並不代表政府是一意孤行, 敢與強大民意作對. 其實民主和專制的差別是社會上要有多少人反對, 才能推翻政府的政策, 民主社會是51%, 專制社會則較高, 可能60%, 70%, 或最多80%, 超過80%的話, 無論是多麼專制的政府, 我相信它也不敢強制推行它的政策.

    不過, 有時候, 由民主程序作出的決策不一定是對的, 甚至是不民主的 (但選民卻以為是民主的). 例如某個民主國家制訂出一條法律, 禁止女回教徒戴面紗. 即使這條法律的確是由人民投票產生, 或者由民選的議員投票產生, 但是戴面紗的行為是屬於個人權利, 而且此行為不會對別人構成傷害, 所以這個行為是不應受任何他人以任何形式干預的, 包括投票. 民主是只可以應用於人人在道理上享有權利做的事情 (例如選國家領導人), 不可以應用於人人在道理上不享有權利做的事情 (例如干預別人戴面紗), 否則就是集體欺凌, 不是民主. 不過, 可能民主社會裡未必每個人都明白這個道理. 如果一個國家有很多人連這個道理都不懂, 但又讓他們投票, 那選出來的領導人是甚麼質素, 而國家前途又會變成怎樣, 可想而知.

    台灣之所以有民主但仍然有貧富懸殊的問題, 我想應該是台灣人民在經濟思想上有一個毒瘤, 就是以為凡是用錢買回來的東西就是個人神聖不可侵犯的私有財產, 因此他們會任由富人以金錢壟斷自然資源(土地便是重要的例子). 再加上政府跟富人會用收買和分化的手段, 減少反對者, 並使窮人窩裡鬥. 香港房屋資源的分配就是有這種情況: 政府任由房價飆升, 有房的人, 因為其房子升值, 所以不會反對政府 (變相是政府收買了他們); 沒有房子而尚在輪候公屋的人會首先怪責住在公屋而有點積蓄的人不搬出來買私樓住, 阻礙他們輪候公屋, 而不是首先怪責政府不多建一點公屋.
    台灣社會問題的具體情況我雖然不清楚, 不過, 我猜都是一些由於人民有經濟思想的毒瘤, 加上人性中的自私, 無知, 愚昧等因素所造成. 總之, 不管民主或專制, 最重要是首先提升人民質素!
  • 很棒的觀點,完全同意。

    歐美民主運作比較好的原因,根本原因就在於選民素質。

    峰仔 於 2017/12/06 12:03 回覆

  • Lam ShunLeung
  • 我想補充講多些內容:其實台灣生活變差,大陸生活變好,主要原因在於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的其中三個特點:

    1. 人們把生計押注於打工收入:這制度之下,人人都放棄自行生產對自己生活最重要的東西,例如糧食和燃料,然後專做一種工作,以工錢換取生活必需品。這導致工人不能保證生活必需品的供給,因為萬一他失業,就沒有錢買生活必需品。

    2. 行業發展取決於市場需求:有市場需求的行業,其從業員前景較好,反之亦然。當社會上還有一些家庭未有齊各種生活物品,例如空調,暖爐,電腦等,這就表示經濟發展尚未完結,很多行業仍然可以發展,從業員就有較多工作機會,收入也較高。當社會上每個家庭都已經齊備各種生活物品,那就表示經濟發展已完結,社會上很多行業都式微,從業員的工作機會就減少,收入亦降低。
    目前大陸經濟尚未發展完成,所以打工的人工作機會較多,而台灣就已經完成,所以打工的人工作機會就減少。不過將來當大陸的經濟發展完畢,大陸百姓的處境將與現在的台灣一樣。

    3. 資本主義只重視個人對物品的擁有權,而不問個人對社會是否有相應的貢獻,又不理會自然資源的分配是否公平。這導致有些靠炒賣股票,收取租金,利息或炒賣土地樓房的人,即使不用貢獻社會,也可榮華富貴,而靠出賣勞力的人,縱使他們對社會貢獻極大,卻朝不保夕。

    所以普通百姓生活是否艱難,其實跟國家政治制度是否民主無重大關係,反而是跟以上三點有關。(不過其實都是民智的問題啦,資本主義有上述那三個致命的問題,大多數人居然仍然認為它是好的制度)
  • 好見解~

    峰仔 於 2017/12/08 10:19 回覆

  • *jessie*
  • 關注了這個部落格這麼久今天第一次浮出來留言。版主這一篇文章講的概念其實也是我多年來的心得,只是沒有整理得這麼祥立有條理。尤其是加入好多篇之前版主的舊文做總結,一次看個夠很過癮!!
  • 也感謝您的肯定~~

    峰仔 於 2017/12/12 21:01 回覆

  • 柯佑霖
  • 只是對比近期中國的各個新聞(言論箝制、驅逐人口),我不認為可以確定"但在生活中,大肆批判中國政府的人隨處可見,也沒有聽說有人因此而入獄的。"這句話的正確及真實性(但我也從未踏上過中國土地)。

    我難以認為專ˊ制會比民主好,有些人在專制體系內也是一出生就被打上死刑的標誌。相較之下,我還是比較崇尚精英政治(偏向民主),群眾容易受到操弄,僅有感情沒有思想,喜歡依靠感覺做事,就這個現象來看,我是蠻討厭台灣民主的。
    (現實是台灣除了少數幾位人物之外,大多都是不認真做事的人)

    我認為以上幾項"地主民代所大聲疾呼的事情",並不是不重要,而是僅僅被利用來
    建立意識形態,講白了根本沒有認真想要執行及解決問題。為什麼意識形態之所以好操弄,我認為與台灣人個性有關,認真討論某某法案可能造成的問題、黃立委緊追獵雷艦案與某團體在101大樓前面打人、中國打壓及養套殺台灣產業,峰兄你覺得哪個部分較能夠引起一般大眾共鳴呢?

    https://plus.google.com/+FelixShih_msk-network/posts/1NwioYw6JDf

    (不好意思我好像無法刪除留言,麻煩峰兄將剛剛那篇雜亂的回應刪掉)
  • 我在中國實際生活了十年,生活中確實是沒有人因為批判中國政府而入獄的,但我前面也有一句談到『在中國,你確實是不能在網站或媒體上批判政府』,這是會入獄的,言論自由,台灣是比中國多的唷,文章有談到。

    我的文章談到的,不是中國的專制比台灣的民主好,而是以歷史來說,專制更有機會比民主好。專制下,你有可能是北韓或中國的專制(不好),但也有可能是蔣經國或李光耀的專制,而我確實認為,蔣經國的專制時期,人民的幸福感與對未來懷抱的希望,比現在好上許多。

    中國的生活,我覺得是不如現在的台灣,這也是為何我想再移民回台灣的原因,但和中國統一的台灣(不是被中國統治,而是二岸統一),有機會比現在好,因為中國政府的政策,總是在犧牲國內人民的福祉去籠絡獨立勢立旺盛的地區(華人民族性就是那個死樣子),也就是說,在台灣能保有自己的軍隊下,統一後,我認為將有大量紅利釋出,平民就有機會翻身。

    反觀台灣,在地主民代操弄的民主下,99%的人已註定是死路,基本已無機會翻身,你的小孩再優秀唸到台大畢業,也是被終身剝削成為魯蛇,事實上,現在台大畢業的新鮮人就已經是魯蛇了,起薪低而未來沒希望,相反地,地主民代靠著台灣獨有的制度設計,不用做都世代富貴。

    所以我的觀念是,押被中國統一,魯蛇還有機會翻身,就算押錯,你也能移民,中國真沒有這麼恐怖(台灣人其實長期被地主民代洗腦了),但在台灣,你完全沒有機會翻身,一個有機會,一個沒機會,這種狀況下,當然和中國統一比較好,這政權還有機會順便清洗掉現在的地主民代呢!哈哈。(談一下,我不是大統一論或民主論者,我比較是現實主義者,亦即哪種狀況讓人民的生活更好,我就支持哪種制度)。

    至於哪種議題比較能引起大眾共鳴呢?我覺得有水準的公民會去關注務實的議題,而沒水準的公民,就會去關注沒意義的價值判斷,至於台灣人的水準到哪邊?應不是很難判斷的事。

    《實事求是:花心力在能解決的,而非價值觀判斷》
    http://mapleduh.pixnet.net/blog/post/47607951


    註:我們用反思的方式,有時更能得到真實的答案。我這樣問好了,我當然很想相信知道民主台灣的好,因為我們終日被地主民代這樣洗腦。但你能告訴我以實際的結果來說,這20年的演進,台灣哪些變得更好了嗎?不講虛的(如同志平權、動物保護這些左派議題),而講實的。

    峰仔 於 2017/12/16 12:19 回覆

  • 柯柯
  • 哎呀看峰哥的回應釐清了一些想法。
    1.專制政權不會管到無法被記錄的言論。 EX.隔壁鄰居昨天罵了習包子
    2.我想對於翻身機會這件事情最大的影響就是改變,我以往認為選舉及政黨輪替會產生改變,恩.....我想最近的立院及政院立場倒是證明了都是民代財團把持。改變就像是清末時期,認為國家沒有辦法變革就只好另謀出路。有改變有機會,沒改變就一灘死水。
    3.其實我昨天晚上有陸續的翻一下峰哥以往的文章,發現其實對於人民水準已經有討論過了,不好意思我應該先多多閱讀。
  • 恩,不要相信執政者所灌輸你的觀念(台灣很美好、大陸很黑暗),相信你自己所觀察到的,你重新反思,會發現,很多既存在你腦中的觀念,其實都是別人不斷灌輸的,聽了20年,假的都變真的了。

    相信自己,重新觀察。

    峰仔 於 2017/12/16 12:22 回覆

  • Lam ShunLeung
  • 我估計當年國民黨實行政治民主化的原因都是因為, 不論實行或不實行民主, 都不會影響民代財團騎在人民頭上的局面, 而且實行民主後, 若人民生活沒有改善, 政府還可以這樣欺騙人民: “生活沒有改善可不能怪我哦, 是你們選我出來的, 不滿意的話你們可以把我換掉啊”. 反而實行一黨專制沒有這個好處, 尤其當經濟發展成熟後, 一般人找工作困難、工作前景差、房價貴, 反政府的聲音將更強烈, 一黨專制只會使政府成為眾矢之的, 不利依附政府權力剝削人民的民代財團 (頗佩服當年國民黨高層的遠見).
  • 恩,不過我更傾向是蔣經國的德政。

    其實那個年代,蔣經國掌握了所有資源,反對勢力並不如綠色政黨說的那麼龐大,那些能發異聲的刊物,也是在蔣經國的默許下得以進行,即便如此,其影響力也很小,至少對市井小民來說,多數人沒聽過那些刊物,遑論其之後夸夸而談的民主運動。

    也因此,以當時蔣經國所掌握的資源,根本不需要民主化,台灣人民對民主的要求,講真的,我覺得那個時代並沒有很明顯,這是後來被綠色政黨不斷誇大的,而民主化後,當然不會說是蔣經國的功勞,而是全攬到自己身上,然後接收了龐大的民意資源,接著成為了民意代表。

    我認為台灣的民主化,是蔣經國的理想,他只是沒想到,最後他吐出來的權力,竟被地主民代分食,而又把台灣人民帶回了他重沒想過的劫難。如果蔣經國能預見今日的台灣,他肯定很後悔讓台灣民主化吧!因為民主化後,真正的主人不是全民,而是極少數的地主民代。

    峰仔 於 2017/12/17 12:50 回覆

  • Lam ShunLeung
  • 哈哈, 這點我就與峰哥你不同了, 我不相信任何掌有權力或優勢的人會主動放棄手上的權力或優勢. 今日台灣有各種利益勢力分食全台人民創造的經濟成果, 我相信蔣經國年代也是這樣, 只不過當年台灣經濟還未發展完畢, 百業仍然有前景, 房價也未漲到現在這般高, 所以一般人憑個人努力就可以較容易改善生活, 於是表面上看就好像專制的領導人壓住了各種利益勢力, 給百姓帶來好生活; 但我認為各種利益勢力對政府還是有影響力的, 所以政府仍然要照顧他們的利益. 就像更久以前台灣土地改革的時代, 政府不是讓地主白白放棄土地的, 而是以股票補償的. 我相信當年蔣經國推動民主化, 即使沒有受到黨內各種利益勢力的壓力, 也要考慮到他們的利益, 所以才創造一個可以欺騙一般平民、方便那些利益勢力剝奪百姓的 “民主制度”.
  • 恩,對同一件事有不同看法蠻好的,讓我們能多元思考,找出更近真實的原因。

    其實早年政府以股票換取地主的土地,再將土地分給農民,地主是不願意的,所以那時有不少地主也到海外組織反蔣勢力。應是說,蔣為了政權的穩定,去打壓世族來改善人民生活,這件事其實來自於大陸失敗的教訓。

    在「地主」和「平民」利益間,蔣家做了平衡,所以整個社會才是向上的,不論他的初衷為何,確實多數人民是得利的。當然,事後的發展,地主也沒想到股票後來會變得那麼值錢,不然在那年代,沒有人願意拿土地換股票。

    我會覺得,正常狀況下,多數執政者都是談少數群體的利益分配,但蔣經國他除此外,更是以整個國家人民為考量,我會認為他是帶有一些理想性的人,我給他的評價,也會遠高於李光耀。

    《蔣經國,比李光耀更讓我敬重的領導者》
    http://mapleduh.pixnet.net/blog/post/44656147

    峰仔 於 2017/12/18 09:32 回覆

  • 也是峰仔
  • 峰仔這篇定論下了太早了點,
    第一: 民主相對專制千年的歷史來說仍嫌太短,比較基礎還不夠。
    第二: 民主就如峰仔說得很重人民素質,民主模範生美國都能選出川普,所以很不完美,但四年後還有機會拉下他, 專制的問題是,誰來決定領導人? 如果是像金正恩這種豬頭只能等人民革命起義,但社會成本太大,最後倒楣的還是一般底層人民,期待明君實在遙不可及。
    第三: 峰仔提到移民,你我有機會選擇,但低端人口可沒這機會,連想待在北京都不可能,所以峰仔你的角度也是有點陷入少數群體利益裡的想法,因為我們會思考改變自己的現狀,但很多人其實只想安安穩穩過生活,不管上面實行什麼制度,只要生活能滿足基本上這群人是不care的,但如果過不下去,民主的話他們還可以投票,但專制的環境他們只能選擇造反。
  • 也是峰仔你好,好久不見~~


    1、其實民主不短耶,民主的雅典被專制的斯巴達滅掉,後來希臘又被專制的馬其頓滅掉。但如果你談的是台灣,那確實不長。但我們人生也是有限,在有限的人生中,我想無法等待,20年過去了,這並不算短。


    2、我不覺得川普比較差耶,美國中底層人民,覺得川普更能代表他們的利益,是美國的菁英與主流媒體覺得川普不好而已唷。

    另外,我文章說的不是專制一定比民主好,而是「有機會」,有可能是金正恩,但也有可能是蔣經國,不一定比較好,但會『有機會』。

    至於民主的話,肯定是死路一條,東南亞的民主,以及台灣20年來的民主化,已經驗證,而且還愈來愈糟糕,多數平民的生活確實愈來愈慘,年輕人未來愈沒愈希望,而富人愈來愈有錢。

    我生活在台灣,也很希望台灣好,但你總要跟我說,倒底這20年哪裡改善了吧?總不能一直說民主好,卻說不出具體的事,而一直懷抱地主民代話唬爛的願景吧?

    我在網誌上,談了很多近20年來,台灣愈來愈糟糕的人民生活,我是真想不出哪裡變好了,如果你能『具體地』指出一二件,我會很高興能重新思考這問題。


    3、我不覺得低端的不能移耶!我在大陸,知道前改革開放後,很多低端地都移出去了,是有心與否,而不是有錢與否(有錢當然是容易很多,但有心的話,還是能找到路移出去)。

    我跳出『台灣』這個話題好了,拉到更高的一個層次來談,哪裡的未來更有希望,哪裡就更值得我們攜帶家人前往,這應沒錯吧?

    峰仔 於 2017/12/19 22:00 回覆

  • Lam ShunLeung
  • 回應一下也是峰仔:
    沒錯, 民主讓平民較容易更換國家領導人, 但是一向皆愚昧的群眾, 有哪個時候清醒過? 如果沒有清醒過, 那便是千千萬萬愚蠢的橡皮圖章在批准暴君做壞事. 想想台灣的土地問題和美國的金融霸權問題便知了. 為何不論民進黨或國民黨執, 都無法解決地主和財閥坐大的情況? 為何不論民主黨或共和黨執政, 都放過金融霸權勢力?
    不要以為要推翻專制政權的政策一定得靠暴力革命, 其實任何一個政權不管如何專制, 都不可能在九成人反對下仍然可屹立不倒. 我是活在專制政府統治下的香港人, 但以我的觀察, 這個政府是怕民意的, 如果有一項政策推出後遭到香港市民普遍責罵, 不但政府不敢強行繼續實行, 就連一向親政府的政黨也會掉轉槍頭. 而香港人之所以活得這麼苦, 是因為香港人愚昧、短視、自私、冷漠的原因, 多於香港政府殘暴的原因. 如果你想我舉例, 我稍後會詳細給你說明.
    總之, 還是那句, 有怎樣的人民便有怎樣的政府. 我不知如何才能使人民長智慧.
  • 也是峰仔
  • 峰仔提到的地主民代的問題,換個角度想,專制底下也是有這批人,共產制度下也許沒有地主民代,但高幹權貴紅二代也是壟斷了富貴,不同國家制度確有著相同既得利益者,所以你說到民主肯定死路一條是有點偏頗的,台灣人民這一二十年來過的辛苦,我不會把它歸因到單純制度的問題,就算蔣經國活到現在一樣執政,他也有可能遇到這個困境,他也一定會遇到馬斯洛需求論提到的,當人們溫飽後開始追求除了生理外的各種心理需求,專制在這部分是嚴格限制了人們這些需求,例如言論自由,遷徙自由等等,他是個聰明人看到這一點,也是他不得不開放民主的原因。

    回到您提到糟糕的人民生活,產業無法升級跟外移我覺得是主因,這部分跟領導者有關,跟制度相關不大,如果今天一樣維持著專制,但上來的領導人搞不定一樣是面臨這些問題。

    低端人口當然可以往上爬往外移這沒有異議,但總有不想走的或是對土地有感情的,有人性的政府當然要顧到這群人的利益。

    回應一下樓上的香港朋友,我並沒有說民主一切完美,事實上很多缺陷,你知道百年前的德國民主實施的一蹋糊塗嗎? 一樣的政黨惡鬥,行政效率低下,搞了兩次世界大戰,選出了希特勒生靈塗炭,但戰後的德國還是繼續實施民主,現在的發展有目共睹,你如果回到百年前看德國人,應該也會發現跟你提到的香港人那些缺點差不多,台灣看到的亂象只不過再走這些民主國家的老路,香港的問題等以後有時間可以來探討,但要根本性解決只能等中國有制度性的改變,現在中國實質統治香港,能改變的有限。

    峰仔最後提到,哪裡的環境好,有希望的地方值得去追求,容我又降一個層次來提,我想這樣的地方應該是已開發國家居多,那這些國家是專制還是民主的多呢? 或是您覺得要以容不容易賺錢為考量的話,那以上民主與專制的探討可以擺一邊吧!

  • 1、蔣經國的執政,有可能人民過得更差,但也有可能比以前更好。客觀些來說,如果我們習慣以過去的成就來論斷一個人的未來,蔣經國的執政應會有更大的機會讓台灣更好,至少台灣也不會被南韓超越。如你所說,領導人是關鍵。

    2、是跟領導者有關,但領導者是果,制度是因,台灣的民主制度下,搭配上水準不夠的公民,只能選出地主民代,所以根本問題,在於台灣的人民的素質,這樣的素質,走民主絕對只會選出地主民代,而結果必然是死路一條,一如過去20年的民主台灣。

    3、德國的例子很好,但容我提醒一下,專制時期的希特勒,比先前民主德國更繁榮,人民生活幸福很多。後來希特勒發動了戰爭,才又讓人民淪入戰火。所以德國這民族,你會發現不論民主、專制都很能過得很好,人民素質是重點。

    4、是耶!大家想移去的國家,都是民主國家,但別忘了,基本都是亞利安人族系(含盎格魯薩克遜民族),你由這論證民主制度優於專制,我覺得也不一定恰當耶!印度、印尼也是民主國家呀!但你不會想移入。

    5、我文章沒提到賺錢為考量耶,談的都是生活幸福、社會公平。

    6、其實看我的上下文,我並非說民主是死路一條,而是指『台灣走民主肯定是死路一條』,過去20年如此,未來也必然如此,而且這還不是很難預見:我們的房價物價愈來愈高、貧富愈來愈分化、司法愈來愈黑暗、食安空污愈來愈糟糕、年輕人愈來愈沒希望……

    7、蔣經國時代、大陸、新加坡的言論自由雖不及現在的台灣,但真也沒那麼糟,我覺得這種缺陷被地主民代刻意無限放大了,至少在生活中,蔣經國年代時,我的言論還蠻自由的。此外,我們看的應該是生活整體,就是幸福的生活它包括什麼?你提到馬斯洛,那首先就是要生存,其實現在台灣人被這民主制度已剝削到愈來愈難生存,更證明了地主民代所掌握的『民主台灣』是死路一條。

    8、可能每個人對台灣民主化的看法不同,但我真認為蔣經國當時掌握的黨政軍,根本不需要給你民主,社會依舊很穩定,當年的美麗島,其實被壓制的很好,民間多數人是將美麗島人士想成反動份子的(因為蔣經國掌握了媒體,控制了多數人的思想)。

    蔣經國,他所掌握的權力比李光耀還大,完全有能力實行很好的專制制度。至於台灣主流觀念談到因為人民需要言論自由、黨外民主勢力龐大……才導致後來台灣的民主化,我覺得是被地主民代誇大了,當年的台灣,對多數人來說,根本沒有人鳥這些東西(菁英份子有,但小老百姓才沒人管這些)。而且中國民間現在民主化的聲浪也很高,但這國家有可能民主化嗎?不可能,看執政者。

    事實上,現在的台灣人被地主民代洗腦洗得很徹底,說什麼蔣經國的民主是個時勢的產物,但我認為這完全不符合當年的現況,只是之後被地主民代收割功勞,拿去當成選舉的籌碼罷了。

    9、也是峰仔 我相信你是很有理想的人,但對事情判斷的不同,可能會影響到那些你摯愛的人。舉例來說,我認為以中產暨以下來說,移民會讓他們與下一代更好(如果我的判斷正確的話),他們真照做了,那以後的人生確實會更美好。

    相反地,如果你也認為未來台灣不會更好,只是懷抱著一種理想說政府會更好(一如這20年來地主民代灌輸我們的),我們要改變這政權讓它變更好,而你周圍有那些明明能移民,卻相信你留在台灣的人,你有可能因此耽誤了他們的人生。

    逝者已矣,過去的我們不談。我只想問一件事,對地主民代所掌握的民主台灣,對它未來的判斷,你覺得會愈來愈好,還是會愈來愈差呢?(不要說類似「因為它不好,所以我們要改變它」的這種口號唷!只是簡單地判斷,它會變好,還是變差)

    峰仔 於 2017/12/21 08:28 回覆

  • 也是峰仔
  • 峰仔百忙之中還回了這麼一大篇文真是辛苦了!

    我認為的民主當然不是完美無缺,就算目前我們公認民主實施較好的幾個國家,在我看來也是問題很多,就拿我去過幾次的美國來說,先不提上頭的政治,跟一般人民有關的像治安跟辦事效率我想很多人也提過,我自己也有一些經驗過,另外服務業的態度我想在台灣跟美國都消費過的人應該也會有體驗。

    峰仔所提到的民主台灣,不過在台灣實行了20年,對照台灣的四百年史,還沒有具體可比較的價值。至於那些理想移民的民主國家,實行民主都有百年以上之久了,這中間遇到的民主缺失我想他們的政客跟人民一定也有所體會而加以改進,才能運行到現在。

    以我們的年紀,我倒沒那麼血氣方剛的談理想,我的想法跟你差不多,那就是政府要替人民解決問題,讓社會公平,生活感到幸福,民主或專制誰能夠做的好就挑誰。但更深層的思考是,誰來決定英明的領導者? 我知道民主很難,專制呢? 在民主制度下你我都有言論自由可以在這個版上批判反省,但專制底下,討論會變的小心甚至自我審查。峰仔的年紀應該跟我相仿,蔣經國的年代,我們都還是小孩,懵懵懂懂的其實體會不到什麼是言論禁忌,蔣經國時代跟現在的中國,幾個人的場合討論政治沒甚問題,但如果拿著麥克風到街上高談闊論應該很快就被關切,就如中國為什麼特別管制網路上的言論? 其實就是影響力,一個有影響力的言論過去是拿著麥克風演講傳播,現在網路上能夠影響的人更多,這是專制政府所怕的。

    再來說到人民素質,就如我之前提到的美國例子,治安跟服務業素質跟台灣比是慘不忍睹,這並不只是我的體會,來過台灣的外國人覺得台灣人素質很高? 有機會可以去找找youtube的視頻,蠻大一部分的老外是這麼想的。
    從這來思考,我認為人民素質只能佔一部分,我想白話一點還是跟是否腦袋開竅有關,歐美民主國家實行已久,言論自由及各種思想自由讓人更多的獨立思考,久而久之思想相對於台灣這些新興民主國家來說來的成熟,當然週邊如教育等各方面的制度能否跟上也是重點,峰仔所說的一些東南亞國家實行民主那麼糟糕我認為跟一般人民的教育水準有關,不怎樣的台灣民主相對於他們我認為還是好多了。

    我並不會去洗腦週邊親友去相信台灣民主多麼美好,所以應該留下來,有能力能出去闖不也是台灣民主的一部分? 至少這裡不會限制你要去哪,只需要擔心對方願不願意收。我不清楚峰仔是否有找到理想的移民所在,小弟不才但總是有機會選擇去美國或新加坡工作,但就如我前言所說制度好壞是相對比較出來的, 尤其有了家庭考慮的因素更多,但目前或未來的五年十年,我覺得還是留在台灣生活比較舒服。

    至於台灣會不會更好或更差? 相同的造句,很多國家的人們也問過!
    我既然選擇留在這生活我還是期待更好,當我們在這裡批判不就是因為想變得更好?如果我覺得會變差,現在的我不是移民或者早就走了,也不會花費口舌在此,我相信峰仔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反省批判這麼多,應該也是如此希望。除了選票,你我都能多少講出問題點,多了那些地主民代看到時也是要有所回應的,越多人這樣做我相信是有機會讓台灣變得更好,但我不會期待它會瞬間變好,明天比今天好一點就夠了。

    峰仔也許覺得我不切實際,但我寧願格局拉大拉遠來看,就如一個專業達人也是需要數十年的淬煉才能出現,我不會說不好要改變它的口號,而是實際去做! 在這裡點出問題算是一個,如果留在這裡為什麼不順手去做呢?
  • 其實你這次的留言讓我有些感動,因為我發現那些我早已不相信的信念(民主會讓我們的生活更好)仍有人深信著,似乎一下子把我拉回了20年前對民主台灣寄予厚望的年輕小夥子。

    講老實話,在台灣,只要有三成的人能像你這樣關心政治而且願意付諸行動者(我覺得在台灣關心政治的市井小民大多頭腦不清,只有政黨沒有是非),我會相信,台灣會有機會改變,台灣會有未來。遺憾的是,像你我這樣的人,包括峰言峰語的讀者,在台灣的人口佔比應小於1%(看臉書的好友就知道了),很難發揮什麼影響力。

    倒是你談的有件事打中了長久以來我疑惑的事,那就是歐美擁有較好的民主,真的是因為人民素質較佳嗎?(不過,我確實認為台灣的人民素質是無法擁有好民主的主因)

    其實我的感覺跟你相同,國外一般人民的素質也不能說特別高。若是如此,那是什麼導致了他們擁有了較好的民主制度而能制定出更公平與更幸福的制度?如果不是人民素質,那是什麼?

    我後來覺得,有可能是歐美統治階層的道德感較佳(信仰上帝),偏偏我又不太相信統治階層會因有道德而讓國家變更好,我只相信制度使然(不過制度又是人設計出來的,沒良心的人就會設計剝削制度,例如台灣),所以這點一直困惑著我。我只能這麼說,歐美民主的結果確實是比較好,我們只能判斷應該是人民素質好,儘管這與我們生活的感受並不相同。另有幾點回應:

    1、我是勸別人移民(真是為別人著想),但我自己可能不會移民,主因是我想陪母親在台灣度過餘生,其次是我在台灣的日子還算愜意,可以不用考慮移民,除非將來我小孩在國外定居,我才有可能考慮移民。所以我移民的主要考量是『家人』,而非環境,因為你只要別太窮的話,在台灣不會很慘(但台灣確實愈來愈多人過得很慘,制度問題)。

    2、大陸是不能集會批判政府,但台灣的言論自由也不像你講的能改變什麼啊!以最近的勞工法規、司法改革,其實民意的壓力排山倒海,但地主民代還是不理,所以台灣的『言論自由』應不如你所說的有如此大的功效唷!沒有效用的東西,它還有價值嗎?

    3、民主拉長到百年來看,台灣『可能』會有未來,但如果以我們的餘生來看,我覺得真的看不太到希望,目前的執政黨亂搞,而又沒有好的在野黨,而人民素質又讓人不敢恭維。

    4、希望自己生活的土地變好,是人必然有的一種基本情感,所以我當然希望台灣能變得更好,只是多年來看到各種指標愈來愈糟,而每個上台的政客都只想撈錢,實在很難再有信心啊~~

    峰仔 於 2017/12/27 21:35 回覆

  • Lam ShunLeung
  • 回應一下也是峰仔:

    你說的意見也對, 就是因為香港有言論自由, 我才能看到一些批判華人社會的書本, 開了點竅. 能閱覽峰言峰語網頁, 也是因為香港仍有資訊自由.
    不過最大的開竅還是來自個人對社會的觀察, 尤其是自從2003年後房價狂升, 使一些懶人不用工作, 單靠炒賣房屋就可以發大財, 而勤奮上進的人在工作上不管怎樣努力都無法得到相似的回報, 這使我從以前那天真的迷思之中 (要發財必須努力付出、冒風險) 清醒過來. 房價狂升一事, 也使我看到所謂的自由經濟, 其實只不過是有錢人為了維護他們的既得利益所編造出來的美麗謊言.
    不過即使香港的房屋問題嚴峻, 但如果有人提出限制有錢人的地權、買賣房屋要限價限量等建議, 相信大多數香港人仍會認為那等同共產主義, 因而毫不猶疑地反對, 因為香港人中資本主義毒太深了.
    社會上像我這般, 經歷一些事情後, 會反思, 會變得清醒的人少 (即使自誇也要這麼說啦^_^), 而依舊糊塗的人多. 而且, 有時候, 那些糊塗的人, 即使有人很清楚、很具體地跟他們說明問題所在, 他們竟然還是執迷不悟. 這好像說明了, 平庸的大眾, 是會把習慣了的事情當成是真理, 至於不習慣的事情, 那怕是非常有道理, 都會當成是邪魔怪獸.
    如果有得選, 在 “有民主但人民愚昧”, 與 “沒有民主但人民清醒” 之間, 我會選後者.
  • 香港的 Lam 兄的轉變蠻大,是有在不斷反思與進步的一個人。

    我印象中你剛留言時,是比較理想主義的(統治菁英是會改革的),但現在則是偏務實主義(改革很難,我自己打拚移民比較重要),而且對民主與專制的了解也有很好的個人見解。

    其實不只香港,在台灣你跟市井小民說『制度不公、富人也應該繳稅……』之類的話,這群沒有世界觀,被地主民代洗腦的屁民還會罵你仇富。

    《運將反對富人稅的省思》
    http://mapleduh.pixnet.net/blog/post/46022912

    峰仔 於 2017/12/28 07:55 回覆

  • 也是峰仔
  • 雖然這個部落格也許來的人少,但不代表沒有其他人有相同的聲音。就如峰仔所提的"地主民代"這個詞,讓我想到了是不是可以觀察這20年的民主是讓地主民代更多還是變少? 我把範圍縮小點比較好查,就查查立委的狀況,目前監察院固定都有公布財產申報,雖然不一定都那麼誠實,政客可以把錢藏在其他地方,但總是一個依據,也有長期的數據可追蹤,我發現網路上做此統計的不多,不過可以從一些報導露出端倪:
    https://udn.com/news/story/1/2286554
    https://news.housefun.com.tw/news/article/147462154675.html
    這裡先不討論其他資產,就以土地擁有筆數來說,過去藍綠的地主大咖如張慶忠,薛凌等等,在這屆立委都沒獲提名或落選,原本上屆排名不在前三的顏寬恒躍居第一,這顯示這屆立委跟前面幾屆比起來地主立委的人數跟總土地筆數應該是有所下降,當然我沒這麼閒去把資料一一統計出來,如果有看到我這篇文的網友有閒的話可以統計看看,但從歷屆的前幾名比較的話應該是有降低的,尤其張慶忠是有名的建商背景立委。

    另外,民代是否真的不怕民意? 從底下這篇報導可看到,本屆立委新任或回任的比率高達55位,幾乎到了一半換血,時代力量的3位立委是第一次參與政壇,他們所在的選區在以往都是藍軍天下。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34643

    撇開傳統政治人物,一些政治素人是否有機會出頭? 柯P是一個,當然也有一些沒注意到的:
    http://news.ltn.com.tw/news/focus/paper/835253
    尤其集集鎮長這類最受傳統政治綁樁的鄉鎮市長都能讓一個年輕人當選,這個改變比較讓我驚訝!

    我們這些中年大叔在打嘴砲的同時,年輕人已經挽起袖子在做一些事情了: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1024-tech-open-data/
    https://www.inside.com.tw/2016/08/23/watchout-ceo-zuyi-lin
    加上現在立院以及各議會開始直播,以往政治的藏汙納垢會變得慢慢透明。

    這樣的趨勢在其他民主國家也可看到,就如發展過程跟我們類似的韓國:
    http://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489

    峰仔提到的問題當然還是存在著,但實際上它可能正慢慢改善當中,在我們還在抱怨的同時,有一批人已經默默的開始想要改善這些問題,並且付諸行動,而且大部分都是跟我們當年一樣對民主有著希望的年輕人,他們也不是像我們當年會被意識形態綁架的人們,這一代的年輕人相信數據相信眼睛所看到的,試圖實現讓人們淺顯易懂的去了解政治。

    所以看過這些實例後,我會比較收起這些抱怨而去發掘我能做些什麼? 民主ABC不是投票這麼簡單,週邊大小事都是眾人之事,這不就是政治? 所以我們在這裡討論的議題雖然看的人不多,但你願意凸顯問題,我願意進來交流,這都花了我們一些時間,哪天有個頭腦不清楚的屁民進來看了之後,也許有了頓悟,這也達成了西方民主最深層的意義就是公民覺醒跟獨立思考,不管有沒有人看,總是從自身實踐起。

    所以Lam兄所處的香港雖然較台灣險惡,但我不覺得香港的人們會沒有想法,這些年的發展也開始有一些年輕人出來試圖突破,雖然路有可能艱辛,但不付諸行動是不會有所改變,也許你不敢搞大事,但暗中支持那些人也是一途。不要相信統治菁英會有所改革,民主跟專制都一樣,改變是需要時間,我覺得不用輕易放棄!
  • 1、其實以寫這種嚴肅議題的,我部落格的人氣還OK啦。我是說,在整體人口中,關心公共議題的人很少,例如你的臉書朋友中,你發美食的讚就會破百,而你發公共議題的,讚就剩下不到10個,而且你還算關心時事的,其它人就更別提了。

    2、不能用個案推估整體,這會犯了以偏概全的統計誤差。以那幾位落選的地主民代,他們是太白目。而且立委不連任很常見,你今天少了這幾位地主民代,上來的還是地主民代啊!整體而言,我認為地主民代的人數並沒有少。

    3、地主民代不能只看個人,而要連家庭一起算入,我們在買房子都會掛配偶名下了,何況地主?所以財產申報只看個人是有問題的。以蔡英文來說,她名下的土地並不算多(也是多於一般人啦),但她家族整體是很多,尤其她父親以後會留給她的更多,所以只看個人會失真,一定要看『家族』。

    4、你講的幾點(舊的地主民代落選、清新的從政者、年輕人在做事情……),其實過去20年都一直有,並不是新的現象,然而台灣的各項指標是愈來愈差。況且,若地主結構真像你講的有改變,那台灣的政策絕對會愈來愈公平,而不是愈來愈剝削。

    5、我們在觀察這件事時,其實很難去推估倒底地主民代是增多還是減少,因為統計方式本身就已失真,而且財產要隱匿在親人名下也非難事。也由於難以獲得真實的數字,我傾向由結果反推會是更接近真實的方法。所以,當台灣這20年來的狀況愈來愈糟,它所透露的真實其實是地主民代應是愈來愈多的(至少是沒有減少),否則你無法解釋愈來愈離譜的剝削政策。

    6、也因此,可能觀察到同樣的現象,但我與你的結論完全不同,我真的沒辦法看到每年愈來愈差的指標(都有數字,真實的感受也是),看到舊的現象(有錢的舊立委落選、打包成清新的年輕候選人),最後導出台灣未來會更好的結論……我當然希望台灣好,但由既存可見的事實,它不會,未來也很難。

    峰仔 於 2017/12/28 22:13 回覆

  • Lam ShunLeung
  • 回應峰哥:

    是嗎? 但其實我從第一天瀏覽峰言峰語網頁至今, 思想並無改變.
    我並不認為統治菁英是會改革的, 除非有特別的原因. 所以我認為蔣經國當年並非因為甚麼理想而實行政治民主, 而是因為他有遠見, 知道表裡如一的專制不能長久, 表面民主的專制才能長久.

    如果說我有改變, 或許跟10年前相比較為恰當. 因為10年前, 我以為:
    1.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 會分辨是非的;
    2. 專制政府之所以強勢, 只是因為掌有軍權, 但人民是敢怒不敢言的;
    3. 有言論自由和民主選舉的社會便是民主自由的社會

    而現在我的看法是:
    1. 多數人都是愚蠢的, 沒有能力分辨事情的好壞
    2. 專制政府之所以強勢, 是因為人民多數是愚蠢的, 冷漠的, 自私的, 無知的, 自己有飯吃就行, 不會管其它事情
    3. 一個社會不管政治上如何自由民主, 只要在經濟上, 允許少數人壟斷自然資源, 令其它人要付出代價才能使用, 那便是專制
  • 恩,改變即是進步,加油~

    峰仔 於 2017/12/30 08: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