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叭卟達到店數高峰152間,正式成為福州第一大奶茶體系後,其後店數逐年下降,到了今年,只剩約50間左右,按這趨勢發展,我想結束應就在這幾年。

這樣的衰敗當然有外在環境的影響,例如競爭激烈、店租高漲、人事飆升……但我覺得主要的原因,還是叭卟本身自2013年後的停滯,這主要來自於我的無心改革,而我的這種無力感,又與夥伴李先生有關。

 

合作

時光回到2006年十月,那時與好友K遊福州時,首次與好友K前保險公司的主管『李先生』見面,相聊過後,他知道峰仔有完整的奶茶技術,於是力邀我到福州與他合作。而當時,因無法再忍受美國夥伴的假帳行為,於是就答應了李先生的邀請。隔年一月,我離開了東莞。連結:失去信任,不如離開(2007-01-06)/TMS 的垮台(2008-02-14)

與李先生合作,除了他的誠懇邀請外,也和好友K的推薦有關係,李先生是好友K先前在定律保險的主管,而好友K說李先生絕不會像東莞的美國股東那樣黑錢,這是事實,只不過在幾年的合作後,我發現李先生雖然不會A錢,但個性上卻有很大的缺陷,例如做事鬆散、遇事愛拖、拒絕溝通、好作人身攻擊……

我後來再問好友K怎麼好像跟他講的不太一樣?好友K承認了自己的誤判,因為他想到李先生雖然不會A錢,卻忘了提醒,以前李先生在保險公司當主管時,就是很懶散的人,早上開完早會後,其它主管是帶隊開發業務,李先生則是回家睡覺,別的主管是努力栽培下線,李先生則是與自己最重要的下線嘉興鬧到翻臉。

最後的結果,就是同期的人都升上了經理,而李先生還是個襄理,甚至被自己原來的下線嘉興超越,在這種狀況下,他覺得很沒面子,就有了離職的念頭,恰巧彼時大陸平安保險召集台灣業務,於是李先生透過他在福州東南汽車工作的二哥李×雄,於2002年來到福州發展。

只不過,在大陸的平安保險也是做了幾個月,就被公司請走了。雖然李先生與我描述的,是他如何大發脾氣痛罵平安保險的人,但我認為應還是李先生的行事風格,導致了保險公司的離職。

被裁員後,李先生就開始了他的新事業,先是賣衣服,後來是開漫畫店,而據李先生的福州親戚翁董所說,由於李先生懶散的個性,最後都是以賠錢坐收。而當我2006年與他相遇時,他正經營著快餐店,彼時快餐店《三言二語》也已經是虧損邊緣,這也是為何他當年力邀峰仔的主因。

事實上,早期我帶來了整套的奶茶技術與店面管理(由711區顧問的經驗而來),並且獲得了大成功。在這種狀況下,李先生逢人就說我是他的貴人,對我也是言聽計從,但後來我了解,那只是因為彼時李先生的事業賠錢,他極需要我來幫他開始新事業,才暫時壓抑了本來的個性。連結:叭卟大成功

也因此,當叭卟步上軌道並賺錢,李先生的負債壓力消失後,他個性中的缺點就一一出現了。

 

 

愛拖誤事

李先生應是我遇過,做事最會拖的人,很多簡單的事情到他手上,一拖就是一個月,而在禮貌提醒後,他還會認為不尊重他而暴怒。

這些事有多簡單呢?舉例來說,我們月底要匯款給物料廠商,而管帳的他,可以拖到隔月初,然後再拖到月中,導致翁董常被廠商抱怨(翁董是李先生福州的親戚),為此,翁董與李先生溝通好幾次,但總是以爭吵結束。

像匯款這種基本5分鐘都能搞定的事,李先生都能拖半個月,其它稍微複雜的事,他拖到最後就乾脆不做。像是原先我在設計外送車,但李先生不喜歡其外觀,說要接手處理,結果接回去後就沒動靜了,過了半年我實在受不了,禮貌地問他進度,結果他大發脾氣說不尊重他。

又例如,在 POS 中,飲料中杯不要『加仙草』的選項,這應是幾分鐘就可以搞定的事,但他可以放著一個月不處理,而且還不能提醒他,否則他會隨時翻臉,甚至做出人身攻擊。

事實上,包括每周的例行事務,例如采購物件的登記,李先生也是承諾了,但往往是拖很久,最後乾脆就不做了,如此一來,就常造成公司運作上的困擾。

因為知道他的脾氣很差,所以我在溝通時都特別委婉,有次因為例行太多未做而提醒他,結果他的反應是: 『對,你杜老爺就是了不起,我的能力就是不如你!』聽到這樣的回應,我只能嘆氣搖頭。

其實在早期時,他還會表示歉意不會再拖,但之後老毛病還是再犯,時間久了,我和翁董也就不再相信他所做的承諾。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他這種愛拖的個性,導致很多事最後都無法推行。

 

 

拒絕溝通(我在沉澱)

工作中有很多事需要溝通,但李先生不是一個願意溝通的人,為此,我常委婉地提醒他,若要這公司好,我們要常溝通。讓我意外的是,他回答了一句讓我至今都印象深刻的話,他說:『有人喜歡溝通,有人喜歡沉澱,我就是喜歡沉澱!』

講老實話,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種奇葩論點。其實人私底下可以沉澱,但工作上為了求得共識,一定是溝通完後再去努力,以免公司方向紊亂與員工無所適從,結果李先生把自己這不溝通的行為美化為『沉澱』,真的是讓人錯愕。

此外,與他溝通事情的進度時,他的反應往往不是就事論事,而是最後演變為對人的攻擊。例如明明應該討論派單的執行,但最後常常演變成他在指責你的個性是『負面思考』『得寸進尺』,最後就形成了『對人不對事』的糟糕氛圍。

拒絕溝通的另一面是李先生無法容忍他人的意見,你只要提不同的想法,不論在態度上是多麼的禮貌或委婉,他一定是暴怒。

說個離譜的例子。早期在研發時,有次我與翁董只是說某種物料不好,由於此種物料是李先生所建議的,所以他現場掉頭就走,留下了滿臉錯愕的我與翁董。我會說很離譜的原因,是因為有很多物料也是我所建議的,但我從來不會因為這物料沒被采用而生氣,換做一般人,我認為也不太可能因此而狂怒。

又例如在找店面時,翁董如果提不同的想法,李先生會說『 你不能提不同的想法,不然會影響到我做事情的動力!』這個理由,我覺得很奇葩。

又例如在開會時,我如果提出不同的意見,李先生也會不高興地說『 如果你要提意見的話,那以後我就不提問題了!』這種反應,我覺得也很奇葩。

凡此種種,不可勝數,而我和翁董後來為了避免爭吵,最後只能忍著不說,但這樣的結果,很大地影響到公司的運作。可惜的是,李先生沒有把精力花在事情的改善,而是花在找尋各種奇葩的理由。

額外談一點,我後來覺得,李先生的這種反應,就是我們常說的『玻璃心』,根源來自於對自己沒有自信,只要別人稍有不同的意見,他就會下意識地認為別人是在否定他的價值。我後來發現李先生並沒有什麼知心的朋友,我想應該也跟這種個性有關吧!

李先生的『玻璃心』多嚴重呢?像是有次我看到他穿的衣服很不錯,於是讚美說『這件衣服很好看,很有品味』,讓我意外的是,李先生竟然很不高興地回應『我很久以前就有這樣的衣服了』。所以一般人會高興的事,李先生的反應往往出人意料,以致於與他講話我都特別小心,感覺很壓抑。

另一件更離譜的事,則是在2016年時,他突然提到三年前我到歐洲旅遊並沒有知會他,很不尊重他,但我表明其實是有的,於是又回家耐心地找出了郵件給他看,郵件中李先生甚至回覆『玩的愉快些』,看到郵件後,李先生才發現是自己記錯了,也才跟我道歉。

讓我很無奈的是,這種事李先生可以放在心中糾結三年,而且還記錯了,其實郵件沒看到還能理解,但都親手回覆的信,怎麼會忘記呢?這是我一直不解的事。

我後來也才了解到,這類缺乏自信的人,常因過度敏感而胡思亂想,甚至會扭曲自己的記憶,以致於很難相處。事實上,生活中這種人不少,但有時是需要長期相處後才會知道,如果發現了,真心建議遠離比較好。

 

 

自卑 → 易怒

缺乏自信的人,最後轉化為外在行為,有些人是遇事畏首畏尾,有些人則是亂發脾氣。二者的差異是,前者不會對人造成困擾,後者則會,很遺憾地,李先生屬於後者,他的暴怒行為常讓我感到難堪。

舉例來說,有次我和他到麥當勞用餐,當天的咖啡泡的不太好,我禮貌性地提醒了小姐,其實這應是很正常的事。結果剛轉過身,李先生突然暴怒對我說:「在人家的店裡批評人家的產品,你以後不要跟我出來!」

現場我突然反應不過來,一臉錯愕。因為我認為反應商品不佳,是我的權益,其次,我是微笑地委婉提醒,態度上也沒問題,所以看到他的反應我真是很無奈。

類似的事,生活上不少,工作上就更多了,我常要忍受李先生這種暴走的脾氣,儘管我的儘量忍讓,但時間久了還是偶會失控。有次開會,就當李先生又無緣無故地暴怒時,我下意識地也暴發了(情緒壓抑久了都會暴發),李先生此時突然嚇到了,才跟我道歉。

他解釋到,因為覺得講話大聲才會贏,所以會在氣勢上比別人大聲,會習慣以這種方式壓住別人。我聽完這種理由,真是快昏倒,心想與人相處會是這種模式呢?說服人是要靠充足的理由,而不是暴發的脾氣啊!

此外,我覺得很不好的一點是,李先生的暴怒也是有選擇性的。他對親近的人很容易暴怒(如對自己的親人與夥伴),但對不熟的人卻很溫順(如協力廠商與房東),甚至有些懦弱。我當然不是說一定要對不熟的人很壞,但在商場上,對待廠商或競爭者,我認為是要態度禮貌,但意志與行動卻是要堅定的。

事實上,像李先生這類的台灣人很多,與外人相處時顯得膽怯,但在家裡對老婆小孩卻很兇,即所謂的『對外無能,對內無所不能』,但我認為真正的強者,應是剛好相反,那就是對外比較強勢的,但在家裡卻非常溫柔。

這點不論是個人(對廠商強勢、對家人溫柔),或是企業(對競爭者強勢、對員工溫柔),甚至國家(對他國強勢、對國民溫柔,如美國),都是相同的道理,但生活中,很多人剛好是相反,這類人,峰仔也是建議遠離。

 

 

缺乏責任感

早期叭卟都是以直營店為主,而我和李先生的分工,就是各管一半的店,然而,李先生常讓人感覺責任感不足。

先談紀律。像我們這種連鎖奶茶店,制服一定是統一的,我們的標準著裝是白T恤與牛仔褲,但李先生則習慣穿短褲,導致我在要求員工服儀時,常有員工談到李先生也沒有符合標準,時間久了,於是我禮貌地提醒李先生,結果他的反應還是:暴怒、爭吵、說不尊重他。

又例如,在推廣商品時,我總是帶著員工在大街派單,而且常常一派就是3-4個小時,雖然李先生看到了業績大幅提升,開會時我們也達成共識,但他從來不按承諾的去派單,遑論教導員工派單,我提醒李先生這對業績的重要性,而他總是一臉不耐煩地說『這個很簡單』,當然,最後還是不做。

很無奈地,我只好跑去他所管理的店教導員工如何派單,而在我教導員工後,業績就明顯提升。其中最明顯的是四店《晉安店》,李先生管店時整間店員工鬆散,副店陳輝甚至還在店內看漫畫,後來我接手後,同仁們就很有士氣地派單,業績也驚人地翻了一倍。

李先生管店的鬆散,即使我沒有常到他所管的門市,都常能發現離譜的管理。像是他所管理的三店《安泰店》,員工竟然會直接送飲料給朋友,副店熊逸還放任全體店員狂喝店內檸檬水一個月,他沒發現就算了,經我提醒後,他也不管,而這在我所管理的店幾乎不可能發生。

就連我所管理的店,要短期託付他,都讓我很不放心。讓我印象最深的是,2009年我回台過年,將二店《師大店》託付他管理,沒想到我回福州後,他竟然還很得意地跟我說『這二星期都沒去二店,你看它也運作的很好』。

這種邏輯真的是讓我昏倒。二店運作的很好,是因為先前我每天都很用心的帶員工,但如果都不去顧,時間久了,二店也會變爛店。事實上,那二個星期我不在福州的期間,就算李先生2-3天到一次盯盯店務,我都還能接受,但二星期內完全沒有去過,這讓我感到不可思議。

額外談一點,其實不僅李先生,我也發現有些加盟主在當打工仔時,反而比較有紀律,但等到他們自己當老闆後,反而態度鬆散。說穿了,這就是權力的傲慢,自己當老闆掌握權力時,反而會為所欲為,這樣的老闆,長久而言,事業很難成功,所以最好也不要跟到這種老闆。

事實上,我認為好的創業者應是幫別人打工時很認真(如此方能獲得主管賞識與更好的升遷),而在自己當老闆後,不但要認真,而且還要拚命(因為自己的事業絕對比別人的事業還重要)。但如果你多觀察,會發現很多人都是當員工時很守規矩,但當老闆後反而不守規矩。

 

 

過於計較

除了紀律外,還有對員工的態度。我一直覺得,要對員工大方些,特別是老員工。而當時五店有個跟了我們很久的老員工小倩,結婚時發帖子給我們,我和翁董的意思是三個人每人包¥1000(總共¥3000),但李先生的意思是只要統一包個¥888即可,他的理由有二:1、他結婚時也沒有讓小倩包。2、小倩結婚後也會離職,不用包這麼多。

我和翁董當然是搖頭,因為關於「他結婚時也沒有讓小倩包」這件事,根本不該去計較,你是領導耶~~其次,就算小倩結婚後會離職,那我們看重的應是她先前的貢獻,而不是之後她是否還會待。

其實在大陸,¥3000的紅包並不算特別多,後來李先生降到¥888,搞得翁董最後因為覺得丟臉都不去了(李先生在後面管錢,然後面對廠商與員工的事,通常是叫我和翁董出面)。

又例如,有次五店員工張江因為仙草做錯而整桶報廢,這在我看來是值得嘉獎的事,因為通常員工為了怕麻煩,常常就假裝不知道而繼續賣給顧客,能有這種堅持品質的員工,其實很難得。但讓我意外的是,李先生竟然要扣他的錢。

我很無奈,提醒他:『張江報廢做錯的仙草其實是對的動作,難道要把做壞的仙草出給顧客嗎?若今天扣了他的錢,那以後沒有人敢報廢做壞的東西了。』不出所料地,李先生聽完我的話後,又是暴怒,然後說不尊重他。

不只對員工計較小錢,對加盟主也是。

舉例來說,在我們放加盟的過程中,開店前會有教育訓練,但我們發現,加盟主開店一陣子後,若有新的員工,會希望再派來總部參加培訓。

在我的觀念中,有這種加盟主絕對是好事,那表示他重視教育訓練,如果把加盟主把門市的基本面做好了,生意上去了,那最後跟我們進的物料也會多,這絕對是個雙贏的過程。所以態度上,我相當歡迎加盟主丟員工過來直營店培訓。

令我意外的是,李先生告訴加盟主,先前開業前已經培訓過了,若要再派人過來培訓,每個人要收¥500元的培訓費。這樣一來,當然加盟主就不願過來再培訓了,因為加盟主不但要負擔自己員工的工資,還要負擔總部的培訓費,成本一下就變多了。此外,這還不只是錢,還有感覺的問題。

 

 

過於貪心

這些年的合作,李先生雖然沒有 A 過公司的錢,但有時卻過於貪心。

叭卟創立二年後,我常因為他上述離譜的行徑而爭吵,彼此都不是很愉快,我覺得這樣不如拆夥,一開始李先生不願意,後來提出條件是『我無條件全面退出叭卟』,簡單地說,就是要我將二年辛苦打拚的成果,全部無償給他,而那時叭卟是福州生意最好的奶茶店。

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李先生就是常會讓人感覺太過貪心,這種條件下,我當然不可能答應,因為我認為任何正常的人,都不可能接受這種不厚道又毫無邏輯的條件。

又例如他的親戚翁董,被他邀請過來叭卟幫忙,但這個月知道我要離開,終於忍不住跟我抱怨說,他與李先生的帳,開始的前二年都是他在做,他也很誠實地定時發帳目給李先生,沒想到2009年的某天,李先生說要把帳拿回去做,之後就從來沒發過帳目給他,翁董為此很不高興。

翁董私底下跟我詢問了叭卟這些年的獲利,才發現李先生虧欠了他很多錢,為此他感到很氣憤,沒想到自己的親戚會如此對待他。

另一件事是,2013年2月時,我們在福州還有幾間位置很好的直營店,於是我跟李先生提出了發展新事業的概念,亦即引進台灣很受歡迎的小吃,搭配上我的行銷操作,絕對能大賺一筆。李先生滿口說好,我也因此回台研究了許久。

而就在執行前夕,李先生説新事業要重談股份,他表明說要佔到70%,我很意外他會這樣獅子大開口,詢問原因,他回答說因為他有『福州關係網』,我聽了簡直快昏倒,心想怎麼會有這麼奇葩的理由啊?

所謂『福州關係網』就是他比較早來福州,比較懂得福州怎麼去靠關係開店,但2013年時,我到福州已經六年,也幫加盟主開了很多店(基本還都是我和翁董去開的,他都在辦公室吹空調),知道開店程序並不複雜,並不需要什麼關係網。況且,如果他所謂想像中的『福州關係網』這麼重要,那在福州會成功的肯定只有當地人,而不會有外地人。

這種理由,就好像今天你到屏東要開店,結果對方跟你說他有『屏東關係網』,所以要多佔股份,我想,任何人聽到這種奇葩理由都很難接受吧!

事實上,我的個性不是不能談股份,今天如果這事業是你發想、你執行、你搞定,那你說要佔70%,我是可以接受的,但新事業是我發想、我執行、我搞定,李先生明明只要坐著收錢就可以了,結果說要佔到70%,我想任何人都很難接受吧?所以在那個很好的機會點,叭卟錯失了很好的新事業機會。

也因為此事,我發現李先生太貪了,並不是可以長久共事的人,真正下定決心要拆夥。自此,我對叭卟投注的心力也就開始少了,這也是我文章一開頭所說,自2013年後,我就無心改革,而叭卟也就開始走下坡了。

額外談一點,自從我沒接受李先生要佔 70% 的條件後,他就自己去搞新的事業,這給我的感覺並不是很好,因為大家合夥,我在忙公司,你跑去搞新的,這實在有些不厚道。像我的做法,是如果有搞新事業,也會算上你一份。不過,因為不想與他進一步合作,所以對這件事我也沒有太過計較。

最大的重點還是,李先生沒有意識到自己不好的做事習慣,如果這些習慣沒有改善,講老實話,我認為做任何事都很難成功。

一如預料地,2013年李先生自己去開了間冰店《五×冰》,不到一年就收掉。2016年他又自己開了間『奶茶+飯糰』的複合店,也是賠錢。而最近聽翁董說,李先生私底下準備要再開西式早餐店,但準備了二年還沒有動靜,所以我認為這間店的未來也不會好。

事實上,自李先生 2002 年到大陸後,他除了叭卟以外,所有的事業都是賠錢,當然,這有可能是他運氣不好,但我想更大的原因,是他的個性。

 

 

我的心得

與李先生合作的這些年來,我認為夥伴與事業的關係,就猶如伴侶與婚姻的關係。好的伴侶,會讓你的家庭幸福,好的夥伴,則會讓你的事業與能力都獲得提升。

Charles 曾跟我說,獅子與驢子合夥做生意,最後一定是獅子變驢子(二隻驢子),而不可能是驢子會變成獅子(二隻獅子),對此我深有感受。對事業的熱情,隨著時間流逝,早被李先生搞得熱情盡失,原來感覺自己才華洋溢,最後反而變得有些行屍走肉。

舉個例子,早期我在叭卟開了很多福州奶茶店的創新,不但是福州生意最好的奶茶店(數量),甚至也被消費者評為大眾點評網的福州最佳餐廳第二名(質量),這一直是我很驕傲的事。連結:每天萬人喝叭卟福州最佳餐廳

但在2013年以後,我已無心店務。講個誇張的事,像『奶蓋茶』這麼重要的商品,在加盟主的強烈要求下,叭卟最後都沒有推出,由此可知,當時我們內部的溝通出現了多大的問題。

所以在叭卟之後,我的心得是,若真要尋找事業夥伴,那就是無論如何,千萬不能聽信別人介紹(人與人間客套話居多),一定要與對方共事過,這樣才能將風險降到最低。

而離開大陸讓我比較高興的一件事,就是能永久脫離李先生這位脾氣不佳、個性古怪的夥伴了,講真的,那種感覺猶如重生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