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從福州的長樂機場,搭乘廈航到了桃園機場。這天,是我在福州的最後一天,也是回台定居的第一天。

我覺得這次回台重新開始,難度應是大於12年前到大陸時,那時的大陸機會較多,所以容易成功,現在回台,大環境是一地雞毛,民眾的消費力愈來愈低,中小企業也愈來愈難成功。

在機場,David 與老婆來接機,於是我們在二航地下2樓的 Starbucks 喝咖啡、聊生活。David 是我蠻聊的來的網友,也是六年級生,而這是我們在去年10月在台中崇德路的星巴克咖啡後,第二次的見面。

David 的過往頗值一書。他在2000年炒股賠完積蓄並因融資而欠債後,靠著玩線上遊戲《天堂》賺到了第一桶金,之後又開始經營奶茶店,現在手上已有多間奶茶店與一間《胖×爹》,算是相當成功的小企業主,也可說是標準的屌絲逆襲。

我問到 David 當年如何靠《天堂》賺到錢?他談到主要是賣遊戲裝備,也由於愈做愈大,最後家裡都擺滿了電腦。David 自謙的說,當年是運氣好,因為《天堂》剛在台灣興起,賣設備的模式也還不多見,所以他踩上了很好的時機。

我想運氣固然有,但能力也是必需具備的,因為同一時期,其它玩天堂的多數人並沒有賺到錢。所以俗話說:『命,弱者的借口;運,強者的謙辭。』其實你觀察生活中成功的人,多半有些相同的特質。

即便如 David 這樣優秀,他也談到這幾年台灣大環境愈來愈差,門店的業績在去年下滑了許多,所以對於台灣的未來,他也是極不看好,只是他比我更有行動力,現在已在準備移民。

 

這裡談到我自己的一個價值觀,那就是我部落格的標語,也是奧斯卡王爾德墓碑上的一段話:『我們都在陰溝裡,但仍有人仰望星空。』

老實說,我觀察周圍的人,多數都過得很辛苦,只是程度不同,這原因說穿了,就是鬼島的環境的問題:我們擁有全世界最富的富人群,卻同時也有被剝削最嚴重的公民(上班族稅率媲美歐美,社會福利卻如同東南亞,上班族負擔了大部份的稅,地主卻接近零稅率)。

很多台灣人說,要對台灣未來有希望,但講老實話,這可能只是自我感覺良好,以整體來說,台灣未來很難有希望的,但我們仍要相信,台灣沒希望,不代表你個人沒希望,David 就是很好的例子。

『仰望星空』非常重要,我們必需擁抱希望,才能付諸行動,也才有機會逃離愈來愈剝削的生活,沒有希望,就不會行動,那就只能爛在台灣。

所以,在台灣目前最重要的,不是看到制度愈來愈剝削,人民生活愈來愈苦,還能說出『台灣未來很有希望』這類蠢話,相反地,我們應該看到在活不下去的環境中,仍有人破繭而出,我們要相信,自己也有機會。

也因此,回台後,對我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懷抱希望』,相信自己在陰溝中,仍能找到未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