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十多年前,就發現台南的服務業比較精緻,最近聽一位房地產的前輩說,台南建案的規劃,基本把台中打槍。若你多留意台南的服務業,會發現它的精緻度,是其它城市罕見的。

此外,你也會發現台南出了不少文化人,像是李安、魏德聖、吳清友……這是善的部份。但也出了不少大地主與財團老闆,這是惡的部份。

我一直在想這背後的邏輯,為何不是台北、台中、高雄這三個最大的都會,而是台南?慢慢地,我理清了它的邏輯。

那就是荷蘭佔領台灣,是先前台南開始,鄭成功開台,也是定都台南,所以應這麼說,台南一開始,就聚集了台灣最多的有錢人,而隨著時間的推演,它就有機會能培養出精細的文化。

這有點類似,再聰明的屌絲,也寫不出《紅樓夢》,必須是世族之後的曹雪芹才可以。

台南世族的生活方式,必然也在很多層面影響了台南人。舉例來說,在台灣的城市中,台南人是最愛吃甜的,這件事很有趣,因為在100年前,糖是富人才用得起的調料,所以我覺得,這應是台南富人愛吃甜的擴散效應。

而這種財富的累積,在好的方面,就能產生一流的文化人,但若在壞的方面(如商業上),就會有剝削人的地主與財團。

財富本身是中性的,然而方式不同,善與惡也從此產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