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不在其位,也謀其政

連續兩屆美國總統,都有一個特點,就是沒有什麼從政經驗。奧巴馬只當過議員,但是沒有當過州長之類的職務,也就是說他從來沒有具體治理過一塊地方。特朗普就更過分了,連議員也沒當過,就是一個純粹的商人,一個政治素人,就空降到總統寶座上了。

好了,問題來了,美國規模龐大,舉足輕重,一個缺乏經驗的人怎麼駕馭這個國家呢?常識告訴我們:如果一個不會開車的人在開車,而車輛還在正常行駛,我們只好猜測,這車,其實是自動駕駛的汽車。有沒有這個司機,其實區別不大。

那誰在自動駕駛美國呢?肯定不完全是官僚機構。官僚機構古今中外都一樣,缺乏上級的指示是不能運行的。美國,僅僅聯邦層面的公務員就有將近300萬。這麼龐大的一個組織,肯定需要有一個指令系統,來制定各個層面的政策。如果制定者不是總統的話,那麼又是誰呢?

最近我的同事李仲軻推薦我讀了一本書,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秘書長,王海明老師寫的,叫《政治化的困境》,寫的是美國智庫這些年的發展情況,我才看到了一個原來沒太注意的龐然大物,這就是美國的智庫。

一般談起智庫,我們想到的都是類似於中國社科院這樣的機構,甭管是政府撥款的,還是靠民間捐贈的,基本都是學術性質的,是一幫知識分子坐而論道的地方。我們中國人最熟悉的美國智庫就是蘭德公司,它以善於預測未來出名。前蘇聯的第一顆人造衛星1957年發射,而發射時間和蘭德公司的預測,僅僅差了兩周。人家預測得就這麼准、能力就這麼牛。順便說一句,說蘭德智庫精準預言中國會參加朝鮮戰爭,那反倒是個謠言。

這樣的智庫,厲害到頭兒也不過如此。預測未來,給政府寫寫報告而已,尤其是美國智庫,大多都是民間的非營利機構,它們怎麼可能成為影響美國政治的實際力量呢?甚至成為美國這部車的自動駕駛系統的一部分呢?

我們來看看這個演化過程。

我們都知道,美國的政黨只是一個鬆鬆垮垮的組織,對於黨員也沒什麼約束力,你投哪個政黨的票,你心裡覺得自己是哪個政黨的黨員,你就是哪個政黨的黨員。就像特朗普,一會是共和黨,一會是民主黨,變來變去非常隨便。這就帶來一個結果:美國的政黨,其實沒有什麼力量,只能忙競選這一攤子的事,是沒有能力做具體政策研究的。

在20世紀之前來看,這個問題還不太突出。畢竟那個時候社會問題較少。但是隨著美國進入現代社會,政府執政,再也不能靠一個政治家自己的日常經驗和一般性知識了,必須得有專業的知識分工。

比如,羅斯福新政時期,全國搞「以工代賑」,就是招募工人,興建了大量的工程,用建工程的方法代替對災民的賑濟。這種工程,就不能靠市場的無形的手自動來調節,必須由政府主導,那好,造什麼工程?搞多大投資?政府都必須來主導制定政策。這個活兒就非常複雜了,就必須有那些有專業知識的人介入了。

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政府規模進一步擴張,大量的事情,必須請教專業的知識分子。

很著名的一個例子,就是二戰後期,美國人快要打贏日本了,但是美國政府發現自己對日本這個國家幾乎一無所知。那打贏了之後怎麼處理日本、統治日本呢?政府只好求助於學者。美國人類學家本尼迪克特,一個女教授就接了這個活兒,最後寫出了名著《菊與刀》。這本書現在已經是文化人類學的名著。但是寫作的初衷,是為美國政府寫的一份政策報告。你看,沒有專業的知識分子介入,美國政府事實上已經無法執政了。

說到這兒你就理解了,美國智庫這時候就有了巨大的生存空間,因為專業的知識分工在政治結構里有了一席之地。現在排在世界影響力前列的好幾個智庫,比如布魯金斯學會,都是在這個時期成立的。此後,政府只要面對某個問題沒有了主意,犯了難,就可以向智庫取取經。

這個需求一旦出現,智庫自然也就開始分化,就開始具有明顯政黨派系色彩。

比如,傳統基金會,就是共和黨色彩明顯的智庫。里根當選總統後,傳統基金會就召集了250位專家,為里根出主意。他們出主意的方式比較老套,就是出書。這套書叫《領導人的職責》,一共20冊,加起來有3000頁,對里根執政的各個方面都給出了明確建議。

據說里根上台後的第一次內閣會議中,他就向自己的幕僚團隊發放了這一套書。而且250位寫這本書的作者,就有15位進入了美國政府的高層。據統計,里根當選一年後,《領導人的職責》中列出的2000個政策建議,有60%的都被實施或者已經啟動。傳統基金會,這個共和黨背後的智庫政治影響力大增。

有支持共和黨的智庫,民主黨這邊自然也不肯落後。他們走得更遠,不僅給執政建議,還幫助政黨組織大選。比如叫美國進步中心的智庫,就深度介入了奧巴馬的競選。

奧巴馬當選後,也投桃報李,美國進步中心的300多位員工,有150位都加入了奧巴馬的政府。多位高管被奧巴馬政府委以重任。美國進步中心的主任波德斯塔被任命為奧巴馬過渡事務主管,甚至有一種說法,波德斯塔掌握了奧巴馬新政府籌建的人事大權。

你看,江山總是這樣,你方唱罷我登場。

等到特朗普上台之後,共和黨的智庫傳統基金會再次登場。還記得我剛才說的給里根編的那套書《領導人的責任》嗎?那是20本,3000頁的大書,而現在,這本書出到了第七版,一直出到特朗普上台,你猜多少頁?只剩下70頁了。這說明啥?一方面說明智庫更有服務精神了,對總統少說廢話,直接給乾貨。另一方面也說明,總統對智庫的依賴更強了。沒必要說廢話,直接給乾貨就行。

你看,到這個時候,智庫還是我們以為的那種坐而論道的學術研究機構嗎?不是了。現在的局面是,政黨出面競選,贏了之後,制定政策的事交給智庫。這有點像我們熟悉的貼牌生產。比如說,品牌商只負責打廣告,做品牌,打下市場之後,實際上生產產品的是代工廠。現在智庫和政黨就有點這種關係。當然,這並不是說,政黨只是傀儡。就像品牌對代工廠的產品也是有各種要求一樣,政黨還是決定政策的整體走向,具體的細節由智庫來設計而已。你看這背後,其實就是知識分工。

但是不管怎麼說,美國的智庫已經從野生動物,登堂入室,成為美國政治生態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了。

今天回顧這個過程,有兩個啟發。

第一,現代社會,發展的匯流排索就是分工。尤其是知識的分工。政治也不例外。成熟的政治,必然依靠成熟的知識分工體系。所以,總統不靠譜,並不影響政治本身的穩定性。

第二,幹活兒總是沒錯的。還記得薛兆豐老師在《經濟學課》里提到的那個著名的科斯定律嗎?資源擺在那裡,本質上不是誰有產權才歸誰,而是——「誰用得好就歸誰」。美國智庫崛起的過程其實也證明了這一點。

擁有一樣東西的方式,不見得一定是爭奪它。還有一種方式,就是像已經擁有它的樣子來幹活,來思考,結果你幹得好,思考得有價值,遲早也能擁有它。過去我們總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但是,今天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在其位,也謀其政,反而是加入其中的一個方便法門。

 

 

參考文獻:
王海明 著,《政治化的困境》,中信出版社,2018

羅輯思維 2018-09-17/策劃人:李仲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峰仔
  • 智庫還是我們以為的那種坐而論道的學術研究機構嗎?不是了。現在的局面是,政黨出面競選,贏了之後,制定政策的事交給智庫。
  • 峰仔曰:

    其實這件事宋鴻兵有談過,而且談的還更深入些,他談到這些智庫現在早已被華爾街與財團掌握了,以致於最後的政策走向都是很偏財團的。

    峰仔 於 2018/09/17 10: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