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中小企業 撐起經濟卻陷勞資爭議

勞資爭議從抗爭激情中落幕,然而,論辯雙方的論點似乎都少了些什麼。事實上討論勞動議題,應該要先了解台灣人都在哪兒上班。許多跟風炒作議題的媒體彷彿都認為台灣人皆在上市櫃企業上班,所以總以這些企業的數據做為報導;而部分勞權主張者,顯然潛意識裡認為台灣人大多都台鐵、華航這些國營企業上班,所以也總以這兩家為例。

沒錯,一家員工數破萬人的企業,小公司要多少家才抵得過?然而,在大企業上班的人數真的比較多嗎?事實卻是完全相反,而且有公開資料可以查詢。

根據經濟部《2017中小企業白皮書》(2016年的統計數字),2016年,台灣中小企業有140萬8,313家,占全體企業 97.73%,中小企業就業人數達881萬人,占全國就業人數78.19%(2016年台灣總就業人數為1,126萬7千人),雙雙創下近年來新高紀錄。中小企業受雇人數為647萬2千人(與就業人數的落差為雇主與自營作業者以及無酬工作家屬,自營作業者有131萬9千人),占全國受雇人數的 72.50%(2016年含政府雇用與私人雇用的總受雇人數為892萬6千人)。也就是說,台灣絕大多數都是中小企業,且全台近8成就業人口中,超過7成的受雇人口都在中小企業討生活。

其實並不只有台灣是「中小企業之國」,全球主要國家也都是中小企業占絕大多數;而就業與雇用方面,美國中小企業的就業人口沒有過半,為48%,而英、徳、法占總雇用人數分別為60.34%、62.7%、64%,日本、新加坡則為65.2%、70%,韓國則高達87.5%。(各國中小企業定義稍有出入,台灣中小企業,據中小企業發展條例:製造業、營建工程業、礦業及土石採取業,實收資本額新台幣8,000萬元以下,或經常雇用員工數未滿200人;其他行業年營業額在新台幣1億元以下,或經常雇用員工數未滿100人的企業)

當全球金融風暴讓台灣經濟與就業陷入困局時,正是中小企業吸收了失業的衝擊,成為社會安全緩衝閥,讓許多台灣人得以在其中餬口,支撐內需不墜。2008年後連續7年,中小企業的就業人數每年平均成長率約0.95%~1.78%小幅成長,直到最近3年中小企業就業人數才反轉下滑。若看受雇人數,中小企業受雇人數近3年雖然增幅放緩,卻仍年年成長。另外,中小企業就業者學歷以高職畢業最多,且近年45歲以上就業者比例正逐年提高。事實上45歲以上者,正是全球科技發展潮流下,發生結構性失業的主要年齡層,也就是說,中小企業吸收了許多邊緣勞工。

此外,2016年,台灣失業人數有46萬人,其中從中小企業失業者有30萬人,占65%,低於中小企業受雇人口比例72.5%;而中小企業雇用部分工時人員的比例為4.13%,高於大企業的2.11%與政府機關的1.69%;中小企業員工若轉職,88.56%仍到中小企業工作,到大企業或政府機關工作者僅9.01%與2.44%。所以,若要討論弱勢、低薪、底層等勞動問題,一定要聚焦中小企業,而非大企業。

 

許多「鍵盤手」認為,台灣的中小企業都不思進取、不做研發,所以「倒一倒算了」,但那是因為資金與規模不如大企業。實際上,台灣中小企業為求生存奮力研發,2011年到2014年所投入的研發經費年年增加,2015年才微幅減少,全體中小企業總計投注518.73億元新台幣在研發經費之上。

還有,勞動議題中常有人主張「企業獲利增加,卻沒有分配給勞工」,真是如此嗎?事實上「企業獲利增加」對大企業來說是成立的,2015年大企業營業淨利率4.68%,較2014年增加1%,然而占8成就業的中小企業,2015年的淨利率卻是從2014年的2.79%微跌至2.49%,看得出中小企業的獲利其實略微減少;若從負債淨值比來看,中小企業從2014年的117.52%增至2015年成為164.71%,相對的,大企業卻是從200.14%減至109.11%,體質大幅改善。

然而2016年,中小企業員工平均主要工作每月收入,除不動產業、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藝術娛樂及休閒服務業減少外(這些產業非中小企業雇用人數大宗),其餘行業之主要工作月收入均較2015年增加。工時方面,除了電力及燃氣供應業、公共行政及國防、強制性社會安全事業之外,其他的平均每週工時皆下降,其中又以住宿及餐飲業下降幅度最高,約下降1.95小時。從上述來看,中小企業不但獲利明顯下降,財務體質惡化,仍給員工加薪,且工時減少。

而所謂「企業獲利沒分配給員工」的大宗,是指像台積電這樣的資本極度密集的產業。但台積電保留大多數獲利,是為了作為之後每個世代「幾奈米」製程與競爭對手進行殊死戰的本錢,當然無法全部發給台積電員工。沒想到勞團卻把這種大企業的盈餘數字跟所有中小企業平均,於是得到「企業獲利」卻不分給員工的結論,然後拿來操弄勞資對立、階級鬥爭。

很驚訝嗎?其實每當主計處公布平均財富時,大家都懂得嘲笑這是主計處把高薪巨富與普通人平均的結果,是愚蠢的操弄數據,但當勞團把大企業的營收與小企業的平均,怎就突然忘了?

 

其實很多類似的數據解讀,都不是基於科學研究而去探尋真相,而是惡意片面遺忘。譬如每當政府公布GDP,民間一定立即批評「灌水」美化,但何謂「灌水」?這源於2005年主計處更改GDP的計算方式。2005年前,主計處採與央行相同的「現金制」,也就是企業海外獲利必須實際匯回才能計入GDP,不過,國際上如國際貨幣基金(IMF)所採的「權責制」,企業帳上認列獲利不必匯回就能計入GDP;2005年時,為了與國際接軌,才改用IMF的權責制。然而,「台灣接單、中國生產」的三角貿易,產生了與眾不同的問題。由於中國的外匯管制以及台商避稅等需求,往往會把中國廠出貨價故意壓低到以虧損價格計算,會計帳上再將獲利做給台灣母公司,於是就成GDP「灌水」。

2005年時,台灣訂單海外生產比例已經達到4成,2010年後達到5成,2014年以後在5成與6成間震盪,2017年底約將近6成。也就是說,自2005年以來,灌水的「水量」又增加,但去除灌水後真正的GDP為多少沒有人知道,不過有估算認為,除去灌水後,台灣GDP甚至可能是負成長。然而,GDP「灌水」是台灣全民常識,但怎麼討論勞資問題時,卻又大談「GDP成長沒有分配給勞工」呢?

事實上,資方給予勞動總報酬是成長的,之所以薪資沒有成長,在於「被抽成」比例增加。台灣薪資占勞動總報酬原為92%,1995年施行全民健保、2005年實施勞退新制後,如今只剩86%,資方的人事預算成長幅度被健保負擔與勞退吃掉,當然薪資不會成長。台灣人總以為健保「俗又大碗」,卻潛意識逃避思考: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凡事必定付出代價。

勞團與反對黨在街頭、媒體與網路上拚命鼓動抗議,認為能成為「太陽花第二」,但大眾的反應卻很冷淡。原因也很簡單,當勞團拿著灌水的GDP、用大企業平均企業獲利,編織出階級鬥爭的完美論述時,卻忽略台灣8成就業人口都在中小企業,公司狀況如何每個員工都心知肚明,但公司發展就是遇到瓶頸,營收獲利正在萎縮,問題就出在生產力。身為第一線的勞工,又如何會聽一切都是「分配」的陰謀呢?

 

 ETtoday 2018-01-25/藍弋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