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跟我說,社區夜班的年輕警衛小陳(約30歲)要辭職了,原因是找到新工作了。

社區的夜班警衛,每天工作12小時,薪資3萬2,而工廠的作業員,同樣12小時,薪資卻是4萬2。我跟老婆說,如果我是小陳的話,可能還是選擇當個警衛,因為未來更有希望。

原因在於,夜班的警衛很閒,這12個小時幾乎是完全沒有打擾的,是能拿來做個人提升的,除了可以看書外(如學習英文、準備考試),更重要地,可以學習新技能,例如新媒體的運用。

我舉個例子,簡單地方式,他可以在淘寶和蝦皮間倒貨,而且完全不用囤貨,一支手機完全搞定,這樣一個月下來,多賺個1-2萬應不是問題。

另一點是,現在手機app很多,但我發現能有效運用的人很少,以我自己來說,最近警覺到自己快被淘汰了,像是IG不熟悉、抖音沒玩過、黃油沒拍過、Vue還沒下載……

其實先前我部落格有談到,台灣現在景氣每年愈來愈差,你會發現舊產業的獲利愈來愈差、中小企業愈倒愈多,而我認為在台灣整體沒有新產業出現前,這趨勢很難逆轉。

另一方面,你卻會發現新媒體的出現後,重新解構了許多舊產業,讓一群懂得運用新媒體的人在不景氣的台灣中,逆勢興起,其中的代表如已擁有80萬人讚的《深法》。連結:深夜裡的法國手工甜點

所以 Dickens 那句名言『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是成立的,對多數人來說,因為制度愈來愈剝削,他們一定會感覺愈來愈難生存,但你也會發現極少數的屌絲,利用新的遊戲規則,在舊產業中悄悄崛起。(其實《486先生》和10年前的《東京著衣》,也是這波翻身的屌絲)

這也回到了我先前談的【呆伯特法則】,這是該漫畫作者 Scott Adams 所提出,那就是你在某個領域要做到1%,那是很難的,但要做到前面25%,就相對簡單了,而如果你再多找個領域做到前面25%,也不會太困難。然而,同時要成為二個領域的前面25%,這樣的人卻不多。

以Scott Adams的例子來說,他漫畫畫的並不是最好,但應該有做到前面25%,他對辦公室政治了解並不算最好,但應有做到前面25%,而他把這二件事結合,終於創造出了史上最成功的辦公室漫畫之一。

舉例來說,你要像《不二家》把蛋黃酥做到前面1%很難,但你要做到前面25%是很容易的(因為台灣商家的蛋黃酥通常不好吃),而如果你又懂得新媒體的整合行銷並做到前面25%,這樣你就很有機會為自己開創一片天。

回到警衛小陳的故事,我認為他去工廠,基本就很難再往上提升了,因為作業員就是重覆性的動作,回家後也是倒頭就睡,做了十年,本身很難有任何的長進,職場的升遷空間也是有限。

相反地,當警衛雖然薪資少了1萬,但它能提供自我精進的空間很大,也讓這工作多了『希望』在內,而這種希望,才是這幾近窒息的時代最珍貴的。

當然,前提是小陳是個願意努力的人,正如高爾夫球名將 Gary Player 的那句名言:『我愈努力,就愈幸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