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我曾談到台灣近年一個現象,就是有愈來愈多的左派年輕候選人,他們不關心民生議題,只搞左派議題(統獨、同婚、廢死),而這是台灣未來繼續向下沉淪的一個重要原因。連結:新白左之亂

其實我對統獨無特定立場,也認為同志人權應獲得伸張,但我反對的是,在民生議題未解決之前,就將主要心力放在無關民生的左派議題,特別是當中研院告訴你過去十年有一半的中產階級已淪落到底層,而農委會說底層吃不飽飯的人已由80萬人增加到180萬人時。

地主民代常說,我們要學習歐美的制度,所以要對台灣上班族課四小龍最高的稅(卻不提台灣上班族的收入在四小龍是最低),但他們不跟你說的是,歐美的富人稅更重,而且社會福利還很好。結果就是台灣上班族繳交了亞洲最重的稅,福利卻媲美東南亞。

在議題的倡導上,地主民代會跟你說「廢死」「平權」「主權」是歐美潮流,但他沒有跟你談的是,歐美是右派議題處理完善了(民生問題解決了),才來談左派議題,台灣則是直接跳過民生議題,引導你到了無關民生的左派議題,然後私底下再炒土地、包工程、課雜稅、貶匯率……極盡剝削之能。

事實上,歐美早在19世紀末就開始了所謂的《進步主義運動》,他們重視民生、支持勞動人權、提高資產稅……

但你會發現,台灣的地主民代,刻意漏掉了歐美關於右派的民生議題,對於資產稅絕口不提(土地制度絕對不能改),但對於提高上班族的稅、徵收土地、包辦工程……則是殺紅了眼。

於是你會發現,凡是合於地主民代利益的,他們就說要學習歐美,而不符合地主民代利益的,他們就說要發展台灣獨特的國情。

也因此,當你了解東西方社經制度後,你會發現全球200多個國家,台灣以購買力平價所計算的人均GDP明明高達全球19(富到1/10的前段班),但多數人仍過得辛苦,就在於台灣獨有的剝削制度。

 

新左派地主

要改變台灣的制度,唯一的選擇就是透過台灣的民主制度,選出願意改變制度的候選人,遺憾地,台灣人總是選出地主民代,這包括了那些包裝成銳意改革的左派年輕候選人。

我常說,全台灣目前的立委,除了黃國昌外,其它的都是出來撈的(包括了《時代力量》的多數年輕立委),不同的是,舊的地主民代是傻傻地以政二代身份,出來花錢出來參選,而新的地主民代卻是裝窮,然後包裝成銳意改革的左派候選人跟支持者募款(連土地都不用賣了)。

舉例來說,時代力量的林昶佐總是在談統獨,任內幾乎不談民生議題,你或許會很疑惑為何選前貌似為民喉舌,選後卻總在搞無關民生的議題。事實上,這不會很難判斷,因為林昶佐本身就是地主階層,他是很難去碰觸自己家族利益的。連結:林昶佐名下土地5筆、建物5筆、公司5間

別忘了,林昶佐繼承這些資產時皆未滿40歲,而我相信台灣多數人很難在40歲前就擁有如此多的資產,而依台灣人的正常習慣,他的父母應在將來還會贈予更多房地產,由這點,可以判斷他應是不會從事制度改革,事實上,依他個人目前的問政狀況,也確實幾乎未觸及任何民生議題。

這也是為何我常強調,一定要選擇背景相近的中產階級(例如柯文哲),這類人才知道民生的痛點,才知道要如何對症下藥。

但現在台灣很麻煩的是,多數人唾棄藍綠二黨,而新政黨知道人民有新的需求,於是將候選人包裝成年輕清新改革的形象,但問題是,這些新地主還是不談民生議題啊!他們只是把你的注意力轉移到對多數人無關緊要的左派議題,因為只有轉移到左派議題後,才能繼續剝削。

很多人誤以為,檯面上搞左派議題的年輕人都很窮苦,因為他們還要辦募款餐會,但有時候稍微打聽一下,就會發現這些年輕人都是相當富裕的年輕地主,於是你又發現台灣一道奇特的風景,那就是不富裕的中產與年輕人,源源不絕地小額捐款給富到流油的左派年輕人。

問題是,如果這些左派年輕人,連拿錢投資自己的未來都捨不得,那你又怎麼能期待他們去動自己的乳酪呢?

46403305_289733141662044_1783126746053214208_o.pn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