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期《今周刊》李安的採訪,他說:『我很害怕大家說「我很愛台灣」,不管是愛國、愛鄉,嘴巴講已經讓我覺得很不自然,因為愛家鄉是很自然的事,不需要講,你本來就會。拿出來講時,很可能是你有問題!』連結:李安:愛不用一直說……

看到這段話我很感慨,因為以前我就常強調一個觀念:『愛台灣天經地義,沒事喊愛台灣天生有病。』為什麼呢?

因為喜歡自己生長的土地是人的天生感情,這點並不需要每天掛在嘴上,就好像若有父母逢人就喊『愛小孩』,那也會是很奇怪的事。

正常來說,想吃東西才會喊肚子餓,想喝水才會喊口渴,在生活中,我們愈缺什麼就會喊的愈大聲,所以那些沒事就喊『愛台灣』的政客,真正缺的是什麼,不言而喻。

現在七年級生後的年輕人,可能不知道以前的台灣社會中,並沒有人在喊『愛台灣』這句話,因為根本沒有人想過這件事,我們不用成天喊愛台灣去表現自己的忠誠,或暗示別人不愛台灣。你不喊,大家也都知道你愛台灣,這是不證自明的道理。

但在30年前台灣民主化後,各地世族開始掌權,為了避免人民過多關注在民生上,於是開始操弄族群,民進黨先喊,接著國民黨也喊,然後不明究裡的老百姓也跟著喊,似乎不喊愛台灣就不愛台灣。靜心想想,實在是很離譜的事。

在歷史的進程上,通常是99%的被剝削者對抗那1%的剝削者,但在台灣不同,1%的剝削者為了讓人民不關注民生議題,於是開始操弄各種議題,其用意就在於轉移人民注意力到無關民生的左派議題(統獨、廢死……),然後他們在私底下在民生議題上制度各種剝削制度。

於是你會發現,地主民代利用各類左派議題操作,將99%的人民分為互相敵視的二派,因為只有彼此敵視,你們才會忽略台灣擁有全世界最離譜的剝削制度(所得稅制、土地制度、健保制度、匯率制度、勞工制度……)

雖然手法很拙劣,但意外的是,地主民代成功了,現今的台灣,即使人們面臨的是全世界最高的房價,繳了比富人還多的稅,甚至要打二份工(以前我那年代真沒聽過要打二份工才能養活自己的),但許多人竟對台灣的剝削制度卻毫不關心,反而聽到地主操弄無關民生的左派議題時,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

於是乎,過去的30年在地主民代的制度設計下,房價物價愈來愈高、司法愈來愈不公、酬庸愈來愈離譜、黑金愈來愈嚴重,空氣愈來愈污染,食安愈來愈差,勞工愈來愈苦,生育率愈來愈低……

所以你會發現,在台灣不需要討論公共政策,只要喊抽象口號,不用理性思辯,只要激情煽動,蠢民就會死心蹋地投票給地主民代,甚至因為地主民代沒當選而落淚。更離譜的是,99%的窮人還會捐錢給1%的地主民代去搞左派議題。連結:新左派地主

財團老闆看到這種狀況,很意外這種民粹式的煽動竟然可以撈取這麼大的利益,於是也紛紛打上了『愛台灣』的口號:徐×東在花蓮後山挖了大洞後說「我最愛的是台灣」,王×紅發現說HTC是中國品牌被抗議後連忙改口也是台灣品牌……連當:徐旭東:我愛台灣勝過每個人

事實上,任何人真要愛台灣,只要真正做到『愛自己』就可以了,因為當你真正的『愛自己』時,就會開始關注民生議題,而當台灣的民生愈來愈好時,台灣才會真正變好,說穿了,『愛自己』,才是愛台灣的最佳做法。

愛自己,就是愛台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