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剝削制度很多,例如台灣的薪資是四小龍最低,甚至連星港的一半都不到,但上班族所得稅率卻是其它三小龍的二倍,會有這麼離譜的稅制的原因,就是我們的民意代表主要是地主(我們的民意代表,多半不是上班族與實業家,一輩子沒有正常工作過)。

也因為民意代表是地主,所以台灣的土地稅幾近零稅率(不按實價、虛坪計算、沒有累進稅率設計……),但對上班族卻是採取重稅與高累進稅,由於民意代表主要都是地主而非實業家,所以對企業也是徴重稅(主要的痛苦還是在中小企業身上,財團有很多關稅保護、尋租手法與稅率優惠)。

所以你會發現,在台灣,只要符合地主民代利益的,他們就說要學習歐美,不符合他們利益的,就說要台灣獨有,背後的原因也很簡單,地主民代要保護的,當然是他們的家族利益,而不是公民的居住正義。

今天再談一下台灣很奇葩的囤房稅,為何說它奇葩呢?因為它聽起來好像是為了打擊囤房,但實際的目的卻是阻止真正的囤房稅出現,古今中外,沒有像台灣這麼剝削的了,這也是為何我們的所得比歐美低上許多,但房價所得比(房價痛苦指數)卻高上許多,甚至緊追香港而成為世界前三名。

在台灣,地主民代搞出的土地政策有什麼特色呢?講穿了就是持有稅率甚低,如此一來,就有利於囤房來賺取暴利。台灣囤房有多嚴重呢?在主計處的統計數字中,台灣的空屋率為19.3%,這不但是英國3%的6倍,更是房價極高的香港5%的4倍,在亞洲的主要經濟體中,台灣的空屋率排名第一。

按經濟學常理而言,空屋率高代表供給過剩,所以房價與房租應極為便宜,弔詭的是,在台灣,不但房價所得比高居世界主要經濟體的前三名,連房租也佔去多數租屋家庭1/4以上的收入,會造成基本面嚴重悖離的原因,就是台灣獨有的土地制度。

在歐美,面臨如此高的房價,很簡單的做法就是提高囤房稅,例如前二間房不抽稅,但第三間房開始抽20%的房產稅、第四間抽40%、第五間抽60%……以此類推,其用意就在於打擊有害國家生計的囤房現象。

其實要打下房價很簡單,主要方式就是『增加供給』,而以台灣空屋高達亞洲第一的狀況下,最好的方式就是學習歐美,開徵囤房稅。

但當你這麼要求時,地主民代會很義正言辭地告訴你『台灣有囤房稅啊!』弔詭的是,既然台灣有囤房稅,那為何都沒有聽過有人被徵收過?這裡,就必須由『條文內容』與『實際執行』二個層面來探討。

先看它的內容。在2015年所施行的台灣囤房稅中,自住房屋(前三間)的稅率為 1.2%,在三間之後才提高為 3.6%,但這種囤房稅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它達不到釋出空屋的效果。假設稅率達到了 3.6%,但以台灣目前遠低於市值的「房屋評定現值」來課稅,由於囤房稅額仍遠小於獲利,如此地主仍不可能賣房以增加供給。連結:2015年,台灣奇葩囤房稅上路

此外,對照地主民代設計給台灣上班族的所得稅率,起跳就是 5%了,而且學習西方採『累進稅率』,一路疊加到 40%,地主民代說賺愈多繳愈多是學習歐美(也不學另外三小龍,結果台灣上班族的薪資是四小龍最低,所得稅率是其它三小龍的二倍,離譜至極),好了,這麼說我們同意是世界潮流,但你會發現,談到囤房稅時,地主民代又不談世界潮流了,而要走台灣獨有的國情。

所以在台灣,為國家辛苦建設的上班族的薪資最少,都要按世界潮流採『累進稅率』,但不事生產僅靠制度致富的地主,囤房的稅率不但低到不可思議,而且也絕不學習歐美採『累進稅率』。

連結:有錢人為何不敢到德國炒房?

連結:新加坡政府如何讓90%的居民擁有自己的房子?

 

現行囤房稅最大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它連自住房屋也算入了,這其實是相當不合理的,為何?因為擁有自住房屋仍在繳房貸的中產階級人數甚多,而且這些人的房子都是自用,並未囤房造成台灣的房價高漲,對只有自住房子的人民來說,向他們課徵『囤房稅』,不但失去公平,也達不到賣空屋降房價的效果(自住的房子,囤房稅再高,也不可能賣啊)。

那為何地主民代仍要堅持向只擁有1棟自住房屋的中產階級課稅呢?因為他們必須綁進這一群沒有炒房的多數人,99%的人民才會互鬥(無房者 vs. 一間房者),從而停止了『囤房稅』的課徵,所以地主民代的用意,在於刻意把制度弄得複雜,讓人民互鬥後,從而停止囤房的改革要求。

為了騙取選票,地主民代在選前聲稱要打擊房價,但選後卻是放著西方有效而簡單的土地政策不學,另行制定無效而複雜的土地政策,為何要刻意搞得「複雜」?除了要向選民假意自己很努力外,更重要的是,複雜才能讓人搞不懂,搞不懂才方便推諉塞責。連結:如何做到屁民高興,而房價又能上漲?

簡言之,台灣目前的囤房稅是一種惡意的心機,它不但沒有降房價的效果,而且還能讓 99% 的人民吵成一片,如此一來,地主民代才能繼續剝削而不用理會人民對改革的要求,記住,阻止改革的方式不是壓制99%的人民,而是讓 99% 的人民先內閧與互鬥。

即便已在制度設下了『有1間房的人也要課稅』的伏筆,但地主民代的貪婪超過你的想像,因為即使按現行不可思議的莫名奇妙低囤房稅來課徵,這囤房稅的施行,也需要各地市議會的通過後才能執行,然而,由於各地市議會的議員多為地主民代,所以你會發現這種囤房稅的執行根本沒收上來過。

以台北市為例,在2017年柯文哲已提出要按2015年的制度先行課徵囤房稅,但令人意外的是,即便此囤房稅已低到不合理,但為數眾多的台北市議員依舊把它擋了下來,這也是為何當你觀察任何一地的地方稅目中,完全沒有囤房稅的收入(有的話,是房屋稅,不是囤房稅,主要是從那些自住屋者身上所課徵)。

而且別忘了,台北市議員這群龐大的地主民代群號稱是全省素質最“清廉”,若是台北市都如此,其它縣市能否課徵到這極低的囤房稅,也就可想而知了。連結:柯市府要提高囤房稅,被龐大的議員群擋下來

說到這裡,你會發現台灣目前的『囤房稅』就是個大笑話,它只是地主民代拿來封住人民口實的說詞,它不但低到離譜而達不到降房價的效果,更搞笑的是,它從來沒有被徵收過,因為有哪個白目的市長想徵收,市議員就馬上讓它先躺在議會裡了。

於是你會驚訝地發現,台灣『囤房稅』的唯一功用,就是讓地主民代告訴人民『其實我們有囤房稅啊!』,並進而阻止了真正囤房稅的制定。這也是為何我說,台灣地主民代做實業雖然不行,但玩弄心機一流,這群人是『對外無能,對內無所不能』。

房價回歸合理不可能嗎?其實是可能的,因為30年前,有那麼一位雄才大略的房價改革者,以平民之力,倒逼當時的執政者實施土地改革。連結:房奴悲歌Ⅲ/1989李幸長:雄才大略的平民房價改革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峰仔 的頭像
峰仔

峰言峰語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