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目前分類:(小孩)教育 (15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網友傳了一個笑話給我:聯合國出了一道題目,請全世界的小朋友作答:「對於其他國家糧食短缺的問題,請你談談自己的看法?」結果,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小朋友會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非洲小朋友看完題目後不知道什麼叫做「糧食」。歐洲的小朋友看完題目後不知道什麼叫做「短缺」。拉丁美洲的小朋友看完題目後不知道什麼叫做「請」。美國的小朋友看完題目後,不知道什麼叫做「其他國家」。亞洲小朋友看完題目後,不知道什麼叫做「自己的看法」。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育的目的,是為了學生的一生,而不只是為他們短暫的學校生涯而已。老師除了教授知識,還有一項更重要的任務,就是去發掘每個學生的才華,為他們找到自我實現的方向。談到教育在未來世界所扮演的角色,我們必須先思考,未來的世界需要什麼樣的人才。

我記得,當我兒子從學校畢業時,我告訴他,「接下來五年,你不用急著找一份正職的工作。」他一臉驚訝,但是我立刻又說,「你不用找正職的工作,但是你還是一樣要工作。」我所謂的工作,是去做你所喜愛,而且覺得有價值的事。這當然包括學習,和社會回饋工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百年前的智慧

1800年,德國洛赫小村的牧師卡爾‧威特的長子誕生了;五十二歲才當父親的牧師,用他自己的一套方法啟引兒子的「學習之旅」。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是誰斷送孩子競爭力?          2003.11.08/中國時報/戴章皇(中華科技公司執行副總)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幼龍夫婦以「不管」的教育哲學,「等待」考試零分、冥頑不靈的兒子開竅,成為一名傑出的醫生,他們為何敢「賭」這個未來?

卡內基訓練大中華區負責人黑幼龍的第二個兒子黑立國從小就讓他們夫妻倆頭痛不已,四名子女中,黑幼龍最不寄予厚望的就是老二。然而,沒想到今年三十三歲的黑立國,如今竟成為美國華盛頓大學附屬聯合診所所長,而且是最年輕的所長。黑幼龍夫婦手中握有的是一支什麼樣的仙女棒?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想講的重點只有兩個:一個是「不要學電腦」,另外一個是「不要學英文」。 

各位小朋友的家長大家好。跟各位一樣,我的小孩今年剛進幼稚園。第一天帶他到學校,在我們大人離開的時候看他眼淚都快掉出來了。如果我是他,我也會嚎啕大哭,不過我哭的原因跟他不太一樣。我哭的原因是從此之後,就在踏入幼稚園教室這個時刻起算,面對的是短則十幾年,長則幾十年的學校生活。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以前教書的學校有個附設幼稚園,我常帶學生去觀察,幼稚園中有個沙坑,內有一些玩具,如小鏟子、空瓶子及漏斗,小孩子很喜歡把沙裝在漏斗中再裝到瓶子裡。 

因為學校很大,各種國籍的人都有,我看到一個很有趣的現象:當外國的小孩子用小鏟子把沙裝在漏斗中,因漏斗會漏,沙裝不滿,小孩子便把手指頭塞到漏斗底去堵住漏口,當沙裝滿時便把它移到瓶子旁邊,把手指放開將沙漏放進瓶子中,但是沙漏的速度很快,從手指拿開到對準瓶口,沙便漏的差不多了,這時孩子會鍥而不捨,一點一點累積,手指移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突然之間,孩子開竅了,他把漏斗口直接對準瓶口再倒沙,瓶子很快的就滿了,這時孩子會發出勝利的笑聲,高興的回頭看媽媽,媽媽會拍手以示鼓勵。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位朋友為了她讀國中,正在青春風暴期的孩子對她講話不禮貌,進出不打招呼,無視這個母親的存在而感到痛苦萬分,央求我與她孩子談談,於是約了孩子出來喝下午茶。

想不到,這個孩子說到母親時的口吻竟是非常的不屑,說母親說一套,做一套,表裡不如一,客人來時親熱的不得了,客人一走立刻數落客人的不是……,令我非常的驚訝,沒想到孩子把父母平日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裡,當長大有了自己的價值判斷時,便開始看不起父母,行為叛逆起來,因為他覺得「你也不過如此,不配管我」。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東方社會最常見的倫理大悲劇就是在一場父母與孩子激辯與爭論之後,激動傷心的父母總會淌著眼淚,對著滿腹委屈的孩子說:「我會這麼做,一切都是為了你啊!接下來不論是相擁痛哭,抑或是各自心碎,這個孩子總難逃離被父母的錯愛所扭曲的人生悲劇。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位朋友的孩子因恐懼上學而常逃學,後因自殺在醫院中才被診斷出來為失讀症(dyslexia)。她一夜之間老了十年,看到我,抱著我痛哭,她說她哭的不是這個病,而是她冤枉了孩子這麼多年。她一直以為孩子是懶、不長進、是廢物,不知道原來是病。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模擬考甫結束,我承諾招待考前幾名的學生到家中作客。約定時間的前一個星期,我便 和外子忙裡忙外的打掃兼採買,而我那從不下廚的另一半也研究起食譜,費心準備當天的餐點和零食。

星期六早上,我開車去接學生,看見他們雀躍的模樣,我忍不住洩漏中午的菜單內容。沒想到他們竟七嘴八舌的說:「為何不叫披薩或麥當勞呢?」「可是我比較想吃麵耶!」「老師妳煮的東西能吃嗎?」一陣哄笑之後,我有點被潑冷水的感覺……。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