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如何更快吸收《峰言峰語》?想節省時間,先了解峰仔的分類方式唷!  連結如何閱讀《峰言峰語》?

目前分類:擲地有聲 (11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能用錢解決的事情不要欠人情

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一個小城鎮家庭的女孩去鄰近的城市讀大學,一個堂姐提出,另一個叔叔家有大車,妹妹行李多,不如借了車讓堂姐夫開車送你們去吧(堂姐和叔叔都生活在那個城市,堂姐在假期回了老家,假期結束,剛好也要回去生活的城市)。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貴族被消滅了,流氓應運而起;貴族精神消亡了,流氓意識得到發揚光大。看今天之中國,無處不流氓,從街頭小巷到學術殿堂,從平民百姓到權貴富豪,或下流暴戾,或腐敗墮落,流氓本性表現得淋漓盡致。從語言流氓,到行為流氓,再到意識流氓,這禮義之邦成為名副其實的流氓大國。這個古老而文明的民族何以作賤到如斯地步?

我們消滅了貴族

我們常聽到一些傳言,說中國領導人如何巧對外國領導人的責問,卻很少聽到外國領導人如何應對中國領導人的話題。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人們重視一致性。言行一致,前後一致,無論歷經什麼處境,我們要求一個人得始終如一,做得到就是信人,做不到就是偽君子,而偽君子比真小人還要壞,因為真小人好歹還有個一致性。對一致性的愛好基至超越了善舉惡行之分。

可是,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比如說,現代社會重視多元,主張寬容。這本來很好,但推到極處,問題來了:對於不寬容,要不要寬容?這是一個悖論:如果回答“要”,那麼對不寬容的寬容,導向不寬容;如果回答“不要”,那麼對不寬容的不寬容,也是一種不寬容。無論“要”還是“不要”,一致性在哪里?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如果連在台灣教育體制下,一路踩著別人占用社會資源進台大念到畢業的你我,都還選擇覺得自己是一個受害者,那台灣真的是沒一個能打的。」

最近幾篇「年輕人」系列的文章在網路上不斷流傳,大概只要是20、30歲的人都會讀過。引發強烈論戰的是陳文茜的〈這個國家太對不起年輕人〉,接著是柏克希爾哈薩維的〈年輕人,國家沒對不起你,是你對不起自己〉。這兩篇文章真正有趣之處不只是論述,更是兩位作者出生的年代。

戰後嬰兒潮一代的55歲的陳文茜滿懷歉意以及人道關懷的角度對著現在20、30幾歲的年輕人說:「對不起,你們這輩買不起房子是我們這輩造成的結果。」然後30歲出頭的柏克希爾哈薩維則對著跟自己同年紀的人說:「奮起吧年輕人,說到底我們就是得不斷努力。」我們幾乎可以想像陳文茜像是個流著淚的媽媽對著兒子說:「都是我的錯,是我沒讓你過好日子!」然後兒子則態度堅定地吼回去:「這是我自己的人生,我要替自己負責!」這麼灑狗血的一場戲碼,難道還不有趣嗎?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果成功者都是壞人,我們為什麼還要做好人?

這句話不是反問,而是真誠的疑問。我們每個人都希望好人會有好報,但這並沒有什麼科學根據。不僅如此,現在心理學家們搞的一系列最新的研究表明,得了“好報”的人,大多不是“好人”。

我們有時候會在決策中面臨兩個方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和對得起自己良心的方向。如果你是一個理性的人,你應該怎麼選呢?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讓我們來看一看孟德斯鳩先生在他的《論法的精神(張雁深譯,商務印書館)》中是如何考察、剖析和論述古代中國的。

孟德斯鳩中國社會的治亂盛衰、王朝更替是這樣論述的,他說:

『中國在歷史上有過二十二個相連續朝代,也就是說,經歷了二十二次一般性的革命--不算無數次特別的革命。最初的三個朝代歷時最久,因為施政明智,而且版圖也不象後代那麼大。但是大體上我們可以說,所有的朝代開始時都是相當好的。品德、謹慎、警惕,在中國是必要的;這些東西在朝代之初還能保持,到朝代之末便都沒有了。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看病難不是醫生的錯

作為大醫院工作二十來年的醫生,病人看病的艱難,我的理解比很多人更深刻。 

每次門診,我剛走到門診護士站,一大幫人就圍住我,都在說:“楊教授,加個號吧!我掛了一兩個月您的號,都掛不到。”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歧視他人』有時是必需的

在權利意識日益覺醒的現代社會,歧視是一個經常被提到的詞。地域、女權,甚至學歷、相貌等話題都充斥著反歧視的聲音。

我一直認為在爭論命題之前應該把命題本身先弄清楚,這樣才能避免由於概念模糊導致的自說自話。而且,很多時候,把命題本身弄清楚了,爭論也因此變得更加清晰,自然而然地就解決了。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義大利著名學者帕累托如果不是個“精英統治論”者,那才叫奇怪呢。

帕累托1848年出生於巴黎,是熱那亞的貴族後代,他的爺爺帕累托爵士被拿破崙封為帝國男爵。帕累托當過工程師,做過總經理,在洛桑大學任教多年。他熱衷過自由主義,支持過社會主義,到了晚年居然從了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

帕累托寫過一本很薄很薄的小書,叫《精英的興衰》。他在這本書裏寫到: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日前,央視評論員王志安在個人微博中發出一張午飯吃狗肉的圖片,惹怒眾網友,並引來一系列的惡言攻擊。隨後王志安刪除原微博並發表長微博作出了解釋。吃不吃狗肉,這似乎原本應該只是個人喜好的選擇,但類似討論經過多次發酵之後其實爭議已經不少。


吃狗肉與社會習俗有關係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那些名人自傳不會告訴你的事情:

1、華人首富李嘉誠的自傳不會告訴你他娶了自己的富豪表妹莊月明,靠舅父的家族企業發展起來的,他通過塑膠花掙的第一桶金來自他舅父的資金支持。

2、微軟蓋茨的書不會告訴你他母親是IBM的董事,是她給兒子促成第一單大生意。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1795年,一位名叫拿破崙•波拿巴的炮隊軍官登上了法國政壇。在經歷了政治和軍事上一連串的勝利之後,他成為了法國的民族英雄。一位法國將領甚至形容他為“新的亞歷山大大帝”。

這是一個貼切的形容,因為拿破崙和亞歷山大大帝一樣,對軍隊的後勤體系進行了極簡化的改造,而這個改革也塑造了他的命運。

當時歐洲各國的軍隊普遍依賴極其笨重的供應系統和補給站,或是軍用倉庫。但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摧毀了法國的供應系統,迫使法國軍人必須在接下來的戰鬥中自謀生計。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少時讀韓愈《祭鱷魚文》,佩服得不得了。“盡三日,其率丑類南徙於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多麼有氣勢啊!難怪鱷魚聽了文章,既慚且感,西避六十裏,從此吃齋持素,變成一只好鱷魚。後讀胡適《白話文學史》,說鱷魚遠徙六十裏的故事,是韓愈自己編造的。我那時想,胡適也許是在嫉妒。

但韓愈確實是個讓人頭暈的人。比如他自稱“日與宦者為敵”,但又寫詩拍大宦官的馬屁,以至寫出“誰言臣子道,忠孝兩全難”這樣的名句,不得不在中國文學噁心史中占一席之地。他掊擊道家,反對服食,說服食“殺人不可計”,自己卻甘冒奇險,偷偷地服丹餌石,用硫黃喂公雞,每天吃一隻——公雞何辜?而且如果白居易的話可信,韓愈竟是死于服用硫黃。

他一生好言天命,又在與友人書裏說:好人總無出路,不怎麼樣的人倒做上大官,好人總是活得艱難,不好的人志滿氣得,好人未必長命,不好的人倒可長壽,不知造物者到底居心何在?是老天爺他老人家的價值觀與我們完全不同呢,還是漫無主張,百事不理,任人浮沉呢?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文天祥從被俘那一天起,就有人希望他儘快捨生取義了。

1278年12月,文天祥在廣東海豐被元兵突襲,服毒自殺未成,被俘。次年四月被押解到廣州,而後北上前往大都。文天祥作為俘虜進入江西時,就決心開始絕食,希望船到自己故鄉吉安時像為不食周粟的伯陽、叔齊一樣餓死守節,“餓死真吾志,夢中行采薇。”在餓了八天后,卻沒有餓死,由於家鄉已過,押解人按著鼻子灌食,文天祥沒有能夠在家鄉殉國。他希望能夠有機會逃脫,即使死也不能在荒山野嶺中,而要世人關注下悲壯而殉節。所以,文天祥就“配合”押解他的元軍,繼續北上。

但是,狀元宰相文天祥被俘的消息此時已經傳遍江南,他一直不殉國,讓無數人焦慮不安、坐不住了,唯恐文天祥不死,擔心他投降,從而讓他與大宋的貞節受損。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空談好聽的“主義”,是極容易的事,是阿貓阿狗都能做的事,是鸚鵡和留聲機器都能做的事。

第二,空談外來進口的“主義”,是沒有什麼用處的。一切主義都是某時某地的有心人,對於那時那地的社會需要的救濟方法。我們不去實地研究我們現在的社會需要,單會高談某某主義,好比醫生單記得許多湯頭歌訣,不去研究病人的症候,如何能有用呢?

第三,偏向紙上的“主義”,是很危險的。這種口頭禪很容易被無恥政客利用來做種種害人的事。歐洲政客和資本家利用國家主義的流毒,都是人所共知的。現在中國的政客,又要利用某種某種主義來欺人了。羅蘭夫人說,“自由自由,天下多少罪惡,都是借你的名做出的!”一切好聽的主義,都有這種危險。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是今天,我將在中午結束生命。」

八月底,八十五歲的班奈特(Gillian Bennett)女士是住在加拿大的紐西蘭人。她在網上貼文,解釋決定結束生命的理由。她深受失智症所苦已經三年,今年八月,病情發展到一如她自己所說「幾乎失去自我」的程度。

「在我已無法評估自己的狀況,甚至無能結束生命的那天來臨前,」班奈特女士寫道,「我要先求解脫。」她的先生班奈特是已退休的哲學教授,連同他們的子女都一致支持她的決定。不過,她拒絕讓他們採取任何形式協助她自殺,否則將面臨十四年的牢獄之災。因此,她必須在自己尚有能力自我了斷時付諸行動。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清大畢業生出走澳洲當「台勞」的文章,12日傳遍台灣大街小巷。許多人對此十分感嘆,原本的外勞輸入國台灣,曾幾何時變成了勞工輸出國。清大教授彭明輝替年輕人叫屈:「最豐厚的利潤都掌握在四、五年級手上,年輕人一輩子只能當奴工,還得被抹黑成草莓族,承擔所有責任!」

現代台灣青年,真的如此不堪一擊、如此「草莓」嗎?清大動力機械系教授彭明輝在自己的部落格替年輕人抱不平,他認為許多「上一代」的人習慣拿自身年輕時的狀況做為例子,質問年輕人:「我們年輕時當黑手、水電工、廚房小工都願意,你們現在為什麼不願意?」卻忽略了社會背景的差異性。

三十年前沒有大賣場與全國電子,水電工出師以後,可以自己當老闆開水電行或電器行。三十年前沒有像現在龐大的餐飲集團,房價也沒有被前輩炒得這麼離譜,當廚師或服務生,同樣熬久了就能出頭。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988年6月,在美國黃石公園的南部邊界,閃電引發了一場森林火災。

在黃石公園,每年夏季,閃電都會引發上百次規模不等的森林火災。大部分情況下,火勢蔓延最多不超過一公頃,就會慢慢地熄滅。

起初,這場火災看起來也不例外。過了一周的時間,下了一場小雨,儘管還有幾處火源在悶悶地燃燒,但火災好像很快就要結束了。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著名經濟學家薩默斯話剛說出口就後悔了。

那還是他當哈佛大學校長的時候。在一次公開場合的講話中,薩默斯講到,女性在數理領域建樹較少,可能是由於男女之間的先天性差異。這種涉嫌性別歧視的言論,在美國是最大的忌諱。薩默斯後來反復解釋,多次道歉,但仍然難平眾怒。最後,部分地由於這個原因,他不得不辭去校長職務。

其實,很多人誤讀了薩默斯的話。薩默斯並非是說男人比女人更聰明。如果以男性和女性智商的中位數而論,其實男女差別不大。薩默斯是想說,在高智商活動中,男人比女人更積極、活躍。如果按照他的邏輯推論,這意味著在低智商活動中,男人的比例比女人也更高。換言之,男性的方差要比女性的方差更大。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861年4月25日,哈佛大學一位19歲的學生溫德爾•霍爾姆斯應徵入伍。南北戰爭剛剛開始,北方的聯邦軍隊節節敗退,情勢緊急,總統林肯發出了招募令,徵集志願者。

霍爾姆斯即將畢業,他沒有通知校方就擅自加入了隊伍。哈佛大學並不認可這種拋棄學業加入軍隊的做法,他最終被迫在6月返回學校參加了畢業考試,並且勉強獲得了畢業證書。但是他並不在乎。

霍爾姆斯是一個堅定的廢奴主義者。這種尋找平等的激情,讓霍爾姆斯成為了聯邦軍隊的一名軍官,他也堅信自己具有對於南方的壓倒性的道德優勢。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