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購物,並非不需要物質,而是對「購物來創造新生活」的那個憧憬過程,產生了質疑。回想起來,當初會買它,並非是當時非得需要它不可,而是在買的那一刻「幻想著」這樣或那樣的生活可能性……


大概從兩、三年前開始,我進入了一種所謂的「購物低潮期」,那些曾經吸引住我的眾多品牌、器物或店家,彷彿一夕間封燈,全都失去可口的光彩。說實在的,當時對自己這種「失去熱情」的心靈狀態,還真有些擔心和焦慮,懷疑這「不再有渴望」的人生,是否就是憂鬱症的前兆。


不購物並非不需要物質
在一些朋友眼裡,這個症狀真可謂「不可思議」,由過去記錄看,我應該是那種不折不扣的「購物狂」——買到家裡裝不下的十幾張椅子、買到衣櫃爆滿的 Banana Republic 長褲和 Muji(無印良品)的內衣、買到匪夷所思的幾萬台幣一條的音響訊號線;連上 Amazon 都會失神買回好幾本重覆的書(證明我根本沒看)。要解釋這詭異的轉變,他們會問:是否「事業壓力太大?」、「婚姻是否有問題?」好像失去購物熱情,就意味著不再能過正常的社會生活。

日子一天一天過下來,憂鬱症還好沒上身,但我的確是有些思索和發現,值得和「購物厭食症」的病友們來分享。

不再購物,並非不需要物質,而是對「購物來創造新生活」的那個憧憬過程,產生了質疑。由於家中物品愈來愈多,我也就不得不進行更高頻率的櫃位重組(免得找不到)和清算(沒位子擺了),這才發現許多表面滿布細塵的新書、新衣服、新CD、各種新筆和新筆記本……,自購買的那一天後就再也忘了它的存在。回想起來,當初會買它,並非是當時非得需要它不可,而是在買的那一刻「幻想著」這樣或那樣的生活可能性;但結果卻是日子始終沒變,家裡反倒變成一個「夢想庫存」(dream stock )堆積如山的場所,為自己帶來新雜亂和新窘迫。


旅行與閱讀是值得投資
我是一個喜愛物質的人,特別對商品的肌理、構造,以及生產它的工匠和科學技術,有著深深的孺慕之心;因此每每在清理家當之時,對自己投之於這些「蒙塵之物」的疏忽和漠視,總有著難以言喻的自責,如果真實生活是無法和它們血乳交融,那麼何不如就讓它們留在貨架,等待知音?

另一個怯步於購物的理由,是感知到「快樂」這件事,愈來愈難僅單方面地得助於物質。譬如這麼說:即使一套上好的 Armani,也難讓我的鮪魚肚看來瀟灑;換套更好的音響,也不會讓我更深地感受貝多芬晚年的憤懣與悲怨;再買套新的北歐餐具,我也不能料理出 Napoli 紅酒燉公雞的新風味。在人生過了中年之後,人會很敏感地警覺死亡陰影的君臨——人生自此,抱歉得很,都是下坡了!因此把所剩時光聚焦在少數幾項、高度個人化的快樂事物追求上,是很必然的選擇。而既然不再是蜻蜓點水,你會發覺「佔有物質」不等於連帶獲得了「它所承諾的快樂」,很多時候你必須啟動更高比例的心智或感官活動,才能和物質聯手,追求到你鎖定的快感。舉例來說,我可是在揣摩、試誤了好幾年的週末中餐後,才領略到德國WMF萬年鍋之於紅酒燉公雞的魅力。


要啟蒙自己的知性和感性,我們不如投資更多時間在「獨處」,投資更多金錢在「旅行」和「閱讀」;物質生活不會由我們生命中消失,但千萬不要讓它做比你還紅的主角。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