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努力振興經濟和應對全球氣候變暖的雙重努力中,我們面臨著一個棘手的問題:資料統計的結果是否準確?在這個以績效為導向的社會裏,統計的準確性問題越來越重要:什麼樣的統計結果會影響我們下一步的行動導向。

如果我們採取糟糕的衡量方法,越是努力工作
(例如提高GDP),結果反而會降低我們的生活標準。我們也可能面臨的兩難抉擇也許根本不存在,例如產量和環保之間可能根本不是對立的關係。相反,一種更合理的產能評價系統會在提高經濟和環保這兩方面有可能都實現。

18
個月之前,法國總統薩科齊由於不滿意現有的社會經濟資料統計方法,建立了一個國際委員會負責統計經濟表現和社會發展狀況。914日,眾人期盼的統計報告將出爐。

目前,要解決的一個大問題是
GDP是否真實地反映人民的生活水準。在許多情況下,GDP的增長往往比絕大多數人生活水準的提高速度要快。如果過分關注GDP,可能產生如下問題:執政者努力提高GDP,而人民卻要求社會保障系統,減少空氣、水域和雜訊等污染——— 這些可能會減緩GDP的發展。

實際上,
GDP不能真實地反映人民的生活水準和市場的實際表現,這種看法由來已久。隨著社會經濟的變化,問題越來越突出。同時,隨著社會經濟的不斷進步,我們有可能更好地改進這種統計方法。

例如,
GDP是用來衡量產品和服務的產能價值,我們通常沒有考慮到政府在其中的角色,所以我們計算GDP的時候,一般都是考慮產出價值,而不計算投入成本。當政府支出越多,不管有沒有效率,產能自然會上升。和60年前相比,美國政府支出在GDP的比重從21.4%上升到38.6%,法國從27.6%上升到52.7%,英國從34.2%上升到47.6%,德國從30.4%上升到44.0%。以前可以忽略的問題,現在越來越不可小視。

同樣,提高品質,比單純提高
GDP更為重要,但評價品質比較困難。醫保就是一個例子:給大眾提供的廣泛醫療設施並不能保證是高品質的服務。

同樣,如何在不同時期,不同國家之間進行對比也是一個問題。美國在全民醫療保健上的支出
(不管是占人均GDP和收入的比重來說)比其他任何國家都要多,但實際效果卻很差。美國和一些歐洲國家的GDP計算方法不同,也導致結果不具有比較性。

另一個問題就是社會階層差距的不斷擴大。居民的平均收入和中等階層收入差距不斷擴大。如果幾個銀行家收入升高,即使其他絕大多數人的收入下降,社會平均收入也可能上升。因此,人均
GDP不能反映出社會上絕大多數人的實際收入水準。

其次,我們通常用市場價格來衡量貨物商品的價值。但如今,即使是市場經濟最積極的宣導者也對所謂市場價格表示懷疑,他們反對以市場為基準的估值體系。在危機發生之前,銀行的利潤
(大約是所有企業三分之一的利潤)現在看來已經化為烏有。

這些情況不僅能使得我們重新評價目前的衡量標準,同時也會影響到我們基於此結果而做出的判斷。在此次危機發生之前,美國的增長
(如果用GDP標準來衡量)速度比歐洲國家更為強勁,很多歐洲人認為應該學習美國模式。當然,任何人都會看到美國房產的升值是主要原因,所以說,GDP統計資料在很長的時間都給我們一定誤導。

近來,因為一些方法統計學的改進,我們可以更好甄別哪些因素對居民的實際生活產生影響,收集有關聯的資訊做出日常的判斷。這些研究結果表明,一些明顯影響我們的因素包括:失業的影響遠遠不是家庭收入減少這麼簡單。這些都表示出社會相互關聯的重要性。

好的衡量系統應該考慮到社會穩定性這個因素:就如同公司應該考慮資產貶值的因素,一個國家也要考慮自然資源的消耗成本和環境惡化的代價。

在如此複雜的社會中,統計的內涵在於我們可以以一些簡單的資料來加以詮釋。但是,並不是現實生活中每一個方面都可以用一個簡單數字來解釋的。近期經濟發展和社會進步衡量委員會發佈的報告給我們更好的視角來理解如何使用,以及濫用這些資料的危害。

這份報告也給我們提供了一個更廣泛的視角來理解影響個人生活品質和穩定的一些因素。提供了如何提升
GDP發展的推動力,以及如何利用有關聯的資料來評價社會經濟的表現。這些改革有助於我們集中精力和資源來提升我們的生活水準和加強社會的穩定。


南方都市報
2009-09-09 (
作者JosephE . Stiglitz是哥倫比亞大學經濟學教授,2001年諾貝爾獎得主,現任經濟發展社會進步測評委員會主席)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