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午夜,濱海灣金沙賭場的Ku De Ta酒吧。

四小時前我剛降落來拜訪我哈佛最好的朋友之一,他另外邀請了兩個同學,兩個人我在畢業後都沒再見過了。我們一起吃晚餐,更新彼此的近況,然後走到這間酒吧,他們三個人都點了shot,畢竟這是週五晚上。

晚餐前,我朋友警告我等下不要提其中某個同學的婚姻。我還在念書時候就認識了她的老公,他們交往了四年,然後在我們念研究所的暑假結婚。結婚四年後,他們上個月剛剛簽字離婚,我朋友在去晚餐的計程車上跟我說這件事情。我們都嘆了口氣。

我那屆那年大約有8對結婚或訂婚。我才畢業三年,有超過一半已經離婚了。

「我很納悶出了什麼問題……」我朋友輕聲問道。

我頓了頓,在黑暗中同樣輕聲說:

「我們這世代想要一切。」

他點頭。

沉默。

最後,我問他為什麼他們會離婚。

她和她老公都是印度裔,現在都住在新加坡。從一開始,女生就是比較外向、有自信,有抱負,來自一個富裕家庭,她的先生則比較安靜,比較居家。男生是麥肯錫的顧問,所以絕對不是才智和社會地位不平衡問題。不過,她是個想要確定她能夠達成人生所有目標,像是見識這世界、有個成功的職場生涯的人。他們在學校時,一切還ok。

念完MBA後,他們搬回新加坡。現在大約30出頭,自然,男生比較保守的家長期待媳婦能夠多待在家中,考慮生小孩,當個更傳統的妻子,少放點心思在工作上。她拒絕,說她現在終於從哈佛畢業,是時候花幾年時間全心全力衝刺工作和個人目標。幾個月前,男生父母來他們家,很驚訝的發現因為她工作到很晚,之後還要跟她同事和公司客戶應酬,所以她從不整理家裡,不煮飯或做任何家事。緊張氣氛升高,最後發生大爭吵導致現在離婚的決定。

雖然他們是印度人,這故事發生在新加坡,但我很確定我們多數人能夠輕易想像這故事發生在我們或周遭的朋友身上,發生在台灣或是甚至任何一個亞洲主要城市。事實上,我很確定所有上一代處於開發中國家階段,然後我們這代社會已經是成熟階段的所有亞洲國家,很容易有這個問題。

這或許是人性,不管你來自哪個國家。當我們很窮,還在擔心明天的房租,存錢付學費和下個禮拜的食物費時,我們比較沒時間和精力去思考我們人生中偉大的個人目標,以及所有我們想完成的事情。但現在在這個區域,我們這世代多數人長大時已經過了那個階段,我們現在持續想著:

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一定要有哪些經驗?在我進入人生下個階段前,什麼是我一定要完成的目標。

我記得曾讀過一份統計調查寫,中產階級的離婚率最低。低收入或窮困人家離婚率最高,因為不同的社會和經濟因素最後導致單親家庭,但有趣的是,成功或是很有野心的人同樣有很高的離婚率。

晚餐時,她自己提起了離婚這件事。我問她還好嗎?

她很爽朗的笑了,好像這世界沒什麼好擔心的。之後我們一起去夜店跳舞,喝了一堆shots,整個過程中她看起來絲毫沒有表現出低落的模樣,看不出來有任何難過或是剛離婚的樣子。

這就是典型的MBA畢業生,積極、高度自信表現,從來不顯懦弱的樣子。

時代不同了。或許我們父母那代被我們的祖父母教導說人要接受妥協,不要要求太多。女生尤其要準備好犧牲,當你遇到一個很好、可靠的男生時,你會被期待要為家庭把個人抱負或職場生涯放一邊。或許當許多亞洲或開發中國家在經濟發展過程中,男女之間的教育、資源和賺錢能力依然不平等時,或許還是有不成文的規矩。

現在沒了。

這些年女性就跟男性一樣會專注在事業,不再對追尋自我成就感妥協。

整體而言這不是壞事,在幾百年不平等後,女性自覺,然後現在權力開始跟男性相等。為什麼要只是因為社會期待而讓自己不開心呢?

我不是單指女生,事情本來就應該要平等。但無論如何,遲早某個人要妥協,凡事都會有機會成本,就像遲早,有人還是要待在家裡久一點,放心思在家庭,照顧小孩。這是很明顯的徵兆,我們這世代期待什麼都要有,但什麼都不願意給。

這讓我想起我曾經和一個年輕學妹的對話,那個學妹剛開始工作,很熱切的分享她關於出國念研究所、積極追尋她國際職場生涯、四處旅遊的抱負。

那你現在的男朋友或是未來感情部分呢?我問她。

「這真的有這麼難嗎?為什麼我不能夠找到一個男朋友願意100%愛我,支持我所有的夢想,但我不需要花任何時間去維護感情?」

你在開玩笑嗎?單這句話就象徵了我們這世代的想法,以及我們將要面對的問題:我們什麼都想要。

「那為什麼你想要一段你甚至根本不想要維護的感情?只是因為你不想要自己一個人,想要感覺被愛,然後在人生成功經歷的清單中感情那格上打勾?」

這些日子,當我許多朋友已經快要30歲,特別是我那些大我3到5歲研究所朋友已經快要35歲了,我開始真正看到在我們20歲立下年輕抱負的10年後我們要付的代價。我們只想著要追尋個人目標和經驗,但從沒考慮過妥協或是那些慢慢累積要償還的代價。失敗的感情、破碎的婚姻、疏離的家庭,失去朋友然後慢慢懷疑我們會變成什麼樣的德性。

人生,我們做的每個決定都有好後果和壞後果。一直都是。

追尋夢想和一個人的人生目標很棒,而且應該要被鼓勵,但我們永遠不該忘記代價。沒有免費的東西。這是我們這世代的問題。

職場生涯、成功、朋友、社交生活、見識這世界、旅行、出國唸書、在好公司的刺激工作,和,沒錯,依然有完美的感情,婚姻、小孩、所有事,我們想要這一切。

但相較於上個世代,我們很少停下來去思考機會成本、妥協、犧牲和或許我們許多人生目標都太完美了,要求太多,我們的需求太高。

我們什麼都想要,但我們什麼都不想犧牲。而就像我那些最聰明最有抱負的朋友正要開始領悟的,遲早,我們要付出代價。




哈佛之後的人生2012-10-29/Joey Chung (鍾子偉)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