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光環加身,資訊經濟學成顯學
瑞典皇家科學院於日前宣布,把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頒給安可洛夫(George A. Akerlof)、史賓塞(A. Michael Spence)、史迪格里茲(Joseph E. Stiglitz)等三位美國經濟學家;理由是,多年來的研究成果,對於「存在有不對稱資訊」(asymmetric information)之市場的分析,具開創性貢獻。而這也是繼墨理斯(James A. Mirrlees)、維克瑞(William Vickrey)在 1996 年獲獎後,研究資訊經濟學(information economics)的學者再度得獎。

短短五年內,同一領域的經濟學者兩度拿到諾貝爾獎,堪稱空前,顯示出資訊經濟學這個領域發展三十多年以來,已經躋身為經濟學的「顯學」。


 安可洛夫:因資訊不對稱 影響交易行為
資訊經濟學並不是那麼容易一眼從字面正確理解。這個領域研究的重點並非電腦、高科技,而是指市場出現不完全資訊(imperfect information),或不對稱資訊,例如有一方擁有較多的資訊,另一方的資訊較缺乏,所衍生出來的一連串問題。

資訊經濟學的研究重點其實非常具實務性,例如:安可洛夫一九七零年發表在《經濟季刊(QJE)》的〈檸檬市場(The Market for Lemons)〉一文,被認為是眾多研究資訊經濟的文獻裡,最重要的一篇經典之作。

在這一篇文章中,安可洛夫以二手車市場為例,針對市場存在資訊不均衡導致的逆向選擇提出了第一篇正式的分析。

文章中指出:因為賣方清楚自己車子的品質,買方則因為資訊不對稱的緣故,只能約略以市場車子平均品質為基準,決定自己願意付出的價格。但對於賣方來說,如果把高於平均品質的車子以買方願付的價格賣出,就會遭致損失,於是品質較好的車子反被賣方保留下來,市場上只出現一堆品質較差的車子,就像酸檸檬一般。

而看到車平均品質更差,買方願意付出的價格跟著調低,賣方願意拿出來賣的車子品質,就變得更差,最後,即使有人想買車,有人想賣車,卻因為賣方無法把車況真實傳給買方,市場上可能沒有二手車可賣。這種資訊的缺憾,阻礙了交易行為。

這個理論對當時強調「供需均衡」的傳統經濟理論,形成直接的衝擊與挑戰。


史賓塞:透過資訊傳遞機制 把資訊傳到較差的一方
另一方面,史賓塞則於一九七三年發表〈就業市場傳遞機制(Job Market Signaling)〉一文,探討資訊較佳的一方如何透過某些資訊傳遞(signaling)機制,把資訊傳給資訊較差的一方。

史賓塞後續的研究還將該理論延伸到各種不同的產業領域,指出資訊傳遞在不同市場的重要性,例如,「為什麼在明知發配股利必須課較高的稅,企業仍然選擇發配股利?」史賓塞的「資訊訊號理論」就能完全解釋這個問題:廠商運用大幅降價策略做為市場力量的訊號,或者藉由配發高股利來發布訊號,讓市場將高股利解讀為好消息。 


史迪格里茲:公共部門法規、失業問題、最適稅制,都不能忽略資訊

另一位得獎人史迪格里茲與羅斯查爾(Michael Rothschild)在一九七六年的《經濟季刊》,發表〈在競爭的保險市場之均衡:一篇針對不完全資訊經濟學的短論(Equilibrium in Competitive Insurance Markets:An Essay on the Economics of Imperfect Information)〉,則與前兩位諾貝爾獎得主的理論相輔相成。

史迪格里茲認為,透過篩選(screening)機制,資訊較差的一方可以提供許多不同的契約,讓資訊較佳的一方選取,藉此分辨出對方的種類(type,或是「風險態度」),市場均衡結果因此獲得改善。保險公司提供不同的保單給不同的投保人,就是明顯的例子。


商業周刊 2001-10-26/張世忠



最新的2001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揭曉了,三位美國教授艾克羅夫(George Akerlof)、史賓賽(A. Michael Spence)、史蒂格利茲(Joseph Stiglitz)拿下冠冕。照理說,這是美國人他家的光榮,干我們啥事;但就是這三位得主他們共同的得獎研究:「不對稱資訊市場分析」(asymmetric theory)在台灣社會卻隨處可見,值得你上一堂輕鬆的經濟學。


掌握最多知識就是力量
什麼是 「不對稱資訊理論」?艾克羅夫在 1970 年發表的論文 「檸檬市場」(The Market for Lemons)有生動的解釋:自由交易市場中,照理買賣雙方銀貨兩訖,很容易成交,但實際上卻經常不是如此,關鍵原因就是彼此對商品資訊掌握的不對等。

艾克羅夫以「中古車」市場舉例,只有賣車的人才知道這部車是不是泡過納莉颱風的水,而想買車的人都不知道。一個上當的買家會告訴其他人,造成所有買車人只願出超低價去買中古車,以迴避風險;結果又造成「擁有優質中古車的人,比擁有一顆檸檬的人(lemon 的另一義:瑕疵品)更不願意去交易」,因為價錢實在太爛。最後:中古市場消失了,交易永遠無法成交。他稱這種現象為「逆選擇」(adverse selection)。

怎麼辦呢?就是「知識工作者」賺錢的機會來了!艾克羅夫指出:這時就會有一批精通中古車的人出現,他們一看就知道這部車是泡在汐止而不是泡在內湖,用合理的錢買下,再用合理的利潤賣給消費者。這就是「中古車商」崛起的背景。關鍵點是這個中古車商必須證明它是「道德的」,但對消費者而言,檢證車商的道德(例如口碑)水準,可遠比看穿一輛泡水車容易得多。

史賓賽提出的概念叫「孔雀行為」(peacock behavior),他舉例:求職市場上,好公司選擇新員工的第一印象,就是他的大學成績(成績不好的履歷直接進碎紙機)。一個學生為了獲得好工作,可能透過作弊(或者「練習考試」)取得好成績,而不須用功學習核心技能。這種重視孔雀開屏的表面功夫,股市中更上演不鮮:很多上市公司老闆把公司的產品賣給子公司,虛造當季獲利的財務報表,使市場誤以為公司獲利成長,在股價炒高後獲利。

史蒂格利茲提出的,則是面對這一連串資訊不平等的解決方案,稱之鳥「篩選與折讓」(screen & deduct):保險公司為了選擇貨真價實的客戶,對願意誠實揭露資訊的人,提供保費的折讓;但是這種篩選過程需要成本,因此保戶我必須接受比較低的保障額度。這也是為什麼現在保險公司有各種不同費率、理賠額、扣除額等產品組合的理由。

好玩嗎?他們講的事天天發生在你我身邊:掌握資訊,你就有了力量! 


數位時代 2001-11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