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可以向美國企業家學到什麼?

根據美國《財星》雜誌的調查指出,美國二十五位最慷慨的企業家一年捐給社會作公義慈善的費用高達三十三億美元。他們基於什麼理念願意回饋社會?這又帶給台灣的企業家什麼啟發?

前任微軟總裁比爾.蓋茲(Bill Gates)和華爾街最著名的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有什麼共同點?第一、他們都很有錢,蓋茲是全美首富,巴菲特的財富則僅次於蓋茲,名列第二;其次,這兩人都說死後打算將九九%的財產捐給社會做慈善公益。

對蓋茲的個人財務經理來說,每年最頭痛的問題之一就是幫他這位身價超過八百五十億美元的老闆處理他個人名義下兩個基金會的龐大捐款。根據美國《財星》雜誌指出,過去幾年,蓋茲已經捐款超過六十五億美元給這兩個基金會,用在世界衛生、教育等公益事業上。

在媒體上,反托辣斯官司纏訟的蓋茲有種傲慢的霸氣;但是,在微軟總部的西雅圖——一般民眾對他的評價卻相當高。從鋪橋造路等公共設施,到不只一次捐款給華盛頓大學法學院,蓋茲對當地的回饋可說是無所不在。在當地居民的心中,蓋茲雖然為自己賺了很多錢,但他們同樣雨露均霑。

事實上,美國最偉大的慈善家——鋼鐵大王卡內基,就是蓋茲做公益事業師法的對象。從西元一八八一年到一九一九年卡內基去世,這位蘇格蘭裔的鋼鐵鉅子一共建造了二千五百座圖書館,其中一千七百座在美國本土。

蓋茲研究卡內基、讀他的傳記,並資助現代化的網路設備給卡內基所興
建的圖書館,以及全美二十八州的圖書館。這項計畫目前已經由圖書館擴大到社區中心。蓋茲更打算進一步邀請其他企業共襄盛舉,讓電腦網路更普及,縮小資訊和貧富差距。

另外,華爾街的傳奇投資大師巴菲特財產三百十億美元,也表示身後會將九九%的遺產捐獻出來。他認為將大筆遺產留給子孫,對後代、對社會都沒有好處。巴菲特曾說:「可以給後代足夠的錢讓他們去做任何事;但不要給他們太多錢,讓他們無所事事。」



投資大師為善懿行
投資大師不僅投資眼光獨到,連平常做慈善事業的方式也很特別。去年底,他捐出二千五百股柏克夏海瑟威公司的A級股票給四個慈善團體,這些股票總價值超過一億三千二百萬美元。

不過,最為人所津津樂道的一件事是去年十二月,巴菲特為了替一個慈善團體籌募資金,拍賣他自己一個已有二十年歷史的皮夾,皮夾本身沒什麼特別,特別的是皮夾裡頭藏著一張巴菲特提供的「股市明牌」。競相標價後,最後約翰摩根以二十一萬美元得標。而他隨後也將這張明牌讓予願意捐一千美元給這個慈善團體的投資人。這樁美事在股市傳頌一時。

蓋茲和巴菲特當然不是美國企業家捐款的特例。《財星》雜誌每年都會選出二十五到四十位最慷慨企業家的排名。這些大部分靠白手起家致富的富豪,有的現在仍在商場上呼風喚雨,比如說國際金融投資家索羅斯( George Soros )每年平均捐出三億美元;而時代華納公司的老闆泰德.透納( Ted Turner )也在一九九七年捐了十億美元給聯合國。


美國富豪樂於奉獻
但是,更多上榜的名字都是目前已經退休的企業家,比如惠普創始人之一的威廉.惠烈特(William Hewlett)和摩托羅拉退休總裁羅伯.蓋文(Robert Galvin)等。根據《財星》的統計,一九九七年美國二十五位富豪總共捐出了三十三億美元。

美國社會對有錢人課徵高額的所得稅和遺產稅固然是這些富豪願意大筆掏錢的主因,眾信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林柄滄說:「美國稅制嚴謹,政府查稅的技巧很高。如果被查到逃、漏稅,不但溯及以往,還得坐牢。」

然而若把美國富豪的捐款之舉與節稅完全畫上等號,可能有失公允。蓋茲曾說,自己能成功不是天生比別人優秀,而是因為比別人多了一分幸運、得到社會更多資源,所以他理當將財產捐出來回饋社會。他說:「我很幸運生長在這個能讓我發揮本身才
能的時間點上,因此我賺了很多錢。但是如果我生在另一個時間點,我的才能或許就沒有多大的價值。」

而巴菲特則篤信這是一個靠實力出頭的社會。所以他認為應該盡量讓社會資源更平均分配,也讓更多人能發揮實力,成功後再把當初社會給予他的回饋給另一群人。巴菲特說:「我從來不相信什麼是天生應得的。就像是如果我們要選二○○○年奧運代表隊的選手,也不該從那些在一九七六年奧運得獎選手的後代中挑選。」

現已六十六歲的索羅斯,即使他旗下的避險基金在前年俄羅斯金融危機中虧損了二十億美元,但是他本人當年在慈善事業的捐款總額仍超過十億美元。

一九三○年出生在布達佩斯的索羅斯,很小的時候就深深體會到這個封閉社會帶給他的壓迫。所以他後來移民英格蘭、在美國致富後,就大量捐款致力於建立一個開放的社會、資助合法移民,還捐錢給俄羅斯的大學購買電腦設備。


台灣還沒跟上時代
日本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說:「人之將死,其一生所掙來的財富、地位與名譽,也漸漸失去價值。我們是否應該在臨死前,充實精神生活,創造無悔的人生。」

反觀台灣,「企業家的財務規劃書中幾乎沒有公益和慈善的預算。他們想到的第一件事是把錢放在哪一個海外天堂。」林炳滄說。


文化使然,所有的企業家都習慣將財富累積給下一代,諷刺的是,下一代因為財產擺不平,吵進上法院的鬧劇也時有所聞。最有名的例子就是「青果大王」陳查某身後留給子女一大筆遺產,卻因五個子女爭產不休,反而導致他在死後四年遺體都無法下葬的豪門家醜。


商業周刊 2000-03-13/楊蕙菁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