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4/4 這二天利用周末的時候,與幾位死黨下墾丁,參加一年一度的春天吶喊,也就是俗稱「叫春」的 rave party。

其實這是峰子第三次來「叫春」了,不過「叫春」主要的意涵並不是指在海邊辦的 rave party,而是指在山谷中所辦的地下搖滾季,亦即由近百個地下樂團,輪流在墾丁的山谷中來個連續好幾天的地下音樂表演,如您所知的,地下樂團如果不把音樂用的很吵,好像就不叫地下樂團,但即使是像峰子這種年輕時熱愛重金屬樂的少年,實在也不太喜歡所謂地下音樂,所以有時也不知道他們在爽什麼,就是頭一直甩;前二年我一不留神跑到了前面的“重度搖滾區”,結果害我莫名奇妙跟著一直甩頭,別問峰子為什麼,有學過Lewin 的「群體動力學」的人就知道在那種狀況下,從眾還是比較安全的。也因為覺得不怎麼好玩,所以峰子今年就不去甩頭了,更何況一年比一年票價貴,已經有些失去它原始的立意了。

但這幾年「叫春」慢慢演變成同時也舉辦沙灘的 rave party,而其中 91年是關鍵,因為辦得太好了,導致 rave party反客為主,變成比地下搖滾節更受歡迎的活動;講真的,峰子在台灣參加了這麼多的 rave party,還沒去過這麼棒的,那一年在墾丁大灣(墾丁街麥當勞對面的那片沙灘)的沙灘上,一邊是年輕人所搭的個性小攤販,另一邊則是延綿不絕的人潮,空氣中參雜著陣陣的大麻味,由辣妹、帥哥與外國人交映出一幕幕的嘉年華會場景,不過我不太喜歡的一點是,太多年輕人在吸毒,以致有些有些離譜的畫面出現。叉開話題一下,峰子從高中開始就很喜歡跳舞,但覺得這幾年的舞廳文化變質很多,舉例而言,台灣在我當兵前的舞廳文化中,很少有人在吸毒的,也因此你也很難買到毒品,但這五六年,要在舞廳買到毒品變得很容易的,也因此我覺得現在混舞廳的許多青少年其實是很墮落的。

至於今年的「叫春」活動,感謝去年警察的大力掃盪,藥頭收斂不少,也因此變得乾淨、健康許多,雖然精彩度無法與前年比較,但仍是一個很棒的 party。今年是在小灣(凱撤飯店對面的沙攤),一樣的,海水、沙灘、月光似乎是購成墾丁 rave party 的基本要件,而煙火、燈光、音樂卻是必備要件,至於主角則是那些讓人血脈賁張的辣妹了,當然,bikini並不是只有在這個 party 才出現,其實這幾天墾丁的街上幾乎一半以上的女性都是做這種打扮的,真的是讓人擋不住。順便一提的是,台灣的 rave party 似乎總有一個人會出來玩火,而且技術是逐年進步呢!


今年小灣的party在最後舉辦了一個活動,叫做 T-shirt contest,主持人是一個ABC,告訴大家這個活動舉辦的方式,就是由妹妹穿白色的T-shirt,然後他在台上噴水,優勝著最後還必須若隱若現的跳繩,什麼意思應該就很清楚了,讓人驚訝的是,這位優勝者最後還主動舔奶,將整個現場的氣氛挑逗到最高點,唉唷~峰子對現在的年輕人還真是佩服呢!不過這次春天吶喊並沒有什麼豔遇,讓我那位開著賓士車,號稱年薪800萬的朋友熊仔大喊不公平,為什麼呢?因為有許多年輕妹妹是主動跑去把外國人的,於是他感慨的說:「外國人在台灣,不必有錢、不必帥,就會有一堆台灣的妹妹去主動認識。」這倒是真的,峰子觀察這幾年在台灣的外國人,他們也在不斷的自我提升審美觀念,幾年前外國人旁邊的台灣女生都不算好看,但這幾年我發現外國人的旁邊很多都是漂亮的妹妹。問題來了,外國人沒有錢、不帥也能把到漂亮妹妹,憑藉的是什麼呢?那就是「嘴巴甜+唬爛」,熊仔就說他曾遇過外國人這樣把妹的:「我在台灣沒有房子、沒有車子,只有一輛摩托車,喔,另外還有一架直昇機在台灣,但是因為台灣都是高樓不方便,所以我不常開。」

離開時,算了算這次的墾丁的一天半行程卻花了6000元,覺得有些小貴,比較起來,其實還是出國玩比較划算哩。




春吶的由來

歷史悠久的春吶,由兩名旅居台灣的美國入 Jimi 和 Wade,創辦於一九九五年,2007 年已經進入第十三屆,因春吶名聲太響亮,外界假借春吶之名的活動過於氾濫,2006 年 Jimi 正式為春吶註冊商標。過去春吶一向主打原創、非主流,2007 年首度網羅不少主流樂團及知名歌手。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