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很冤枉的事,我的臉似乎給人比較有女人緣的感覺,但事實並非如此。

以工作環境而言,我與Jack一起到台北的行銷部門後,部門的同事一天到晚要幫他介紹女朋友,於是害他樂得不可開支;有天我實在忍不住了,問同事說為什麼都沒有問過我呢?至少問一下嘛。而同事們的回答正如同我一直以來所聽到的答案,“你肯定不需要了”。

於是出了社會後,我才覺得像Jack這種人最吃香了,外表看起來老實,於是就會有一堆人要幫他介紹女朋友;Jack不是少女殺手,但他肯定是「少女的朋友的殺手」,因為每次都是少女的朋友搶著幫他介紹女朋友。

我也很想學Jack裝老實,不過實在學不來,要是裝痞子我想還比較有機會,但這是負面形象,想想也是不太恰當;害我總是要在夜闌人靜時,滿腔悲憤地對著寥星孤月大喊:「媽的,這真是個以貌取人的社會哪!」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