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去大坑看跌打師傅,順便貼了藥膏。

大坑的這位跌打師傅是小龜去年七月帶我去的,他以治跌打損傷出名,方式就是他會在你的患部附近以按摩的方式找到痛的部位,然後再貼上藥膏,貼藥膏的方式很簡單,前後不超過三分鐘,很奇怪地,但效果卻十分好。此外,這個痛的點在一二天後,竟會移到患部附近其它的部位,然後您再請師傅幫您貼藥膏,於是這個患部便會愈來愈不痛,最後終於消失。此外,這個跌打舖的營業方式也很“傳統”,且20 年不變:週一到週六、下午一點到九點、沒有健保,僅收取每片藥膏80元。

其實我腰痛很久了,從早期萬芳醫院風濕免疫科的豬頭醫師梁統華把我誤診為「僵直性脊髓炎」後,之後又看了許多西醫、中醫,但卻始終都無法根治,金錢不要提,光是花在其上的時間我就覺得很浪費生命,但最後找到了這個大坑的師傅,用的方法幾乎是最爛的,花的時間幾乎是最少的,但效果卻是最好的,我有時還真懷疑其它那些高學歷醫師是在幹什麼的。

由於大坑醫師的方法實在太簡單了,於是在陸陸續續治療了半年後,我也自已嘗試他的爛招,自己找痛的部位,然後再貼上西藥房買的藥膏,你猜怎麼著?竟然有效!所以這時候的我是很高興的,
不是高興自己找到了方法,而是高興這世界上又有一件推翻傳統觀念的事情。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