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妹是我在高中就認識的朋友,那時是在一中附近的東坡 K 書中心所認識;她是櫃檯小姐,我們是苦悶的書生,所以本就容易打開話匣。劉妹雖是台中人,但卻活像標準的台北人:在台北工作、熱愛美食、喜歡小眾電影、熱愛旅遊(那種一個月以上的)、常在台北的巷弄間找尋一杯好咖啡……等,除了「血拚」與「上健身房」外,我覺得基本上她根本是台北人,不過她有一點比台北人還變態,那就是她竟然喜歡台北下雨的感覺,這就有點讓人難以接受了……

不過她算是有水準的台北人(台北人有二種),交友廣、具人文、有sense,所以我們常能產生對話,不過很奇怪的,我與她常常會討論二性話題,就像今天在公益路旁巷內的Edia Cafe 一般。

『台灣男生很幼稚,行為上或生活上,都常表現很不成熟且沒品味的一面。』
「這要看背後成因,其實自小台灣男生就沒有被教育到這一塊。」峰子說,

『我朋友都很沮喪,每次遇到又帥又有品味的男生,結果一定是Gay。』
「我不否認,若以"平均"水準來說,Gay 在生活上的品味比較好,也比較紳士,但別忘了,他們也沒有一般台灣男生的大方。」峰子繼續說道, 「其實台灣女生有些地方也不是很好,例如慾望很高,花錢沒節制,而且對男人要求很嚴苛:不用太帥但要看了還順眼、要有不錯的經濟能力、要個性好、要溫柔體貼、要有一定學識、要有生活品味、要能陪她逛街、要能記得每一個重要日子……」

『哈哈,我就喜歡這樣的男生!』劉妹獲勝般的笑著,
(峰子心想:機車勒,妳知不知道這種答案偏離主題了……)

結果你會發現很難與台北女生在二性觀點產生交集就是這樣;即使你很客觀的承認台灣男生的不足,但她們卻還是姿意地徜徉在幻想中,於是最後就很難再回到對話裏了……

連結:峰仔的二性觀點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