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校裏,它只有教我們自然科學的解題方式,但卻沒有社會科學的(生活上),這些都必須自己慢慢學習。

上禮拜在台北時,與義雄逛了信義新光百貨,行程間他說了某件正在困擾他的事:在公司他的某個好朋友(A男)即將與某個女生(A女)結婚,但很多人都知道這女生不好(會偷吃),偏偏 A 男並不知情,麻煩的是,A 男雖然個性好又善良,但卻固執聽不進勸告。這種情形讓義雄很為難:不說有違朋友道義上,說了卻很可能沒效又自找麻煩。在這種情形下,說還是不說?

解題前,我們先把幾個人物交待清楚:
A 男:義雄好友,為人善良單純卻固執。
A 女:A 男女友,性好偷吃且最近才與某男有過曖昧。
D 女:大嘴巴型,認為人應該對感情忠貞。


『身為好友,你最了解 A 男的個性,所以你覺得跟 A 男說有用嗎?』峰子問,
「應該是沒用,他很固執。」義雄回答,
『偏偏這種事相當敏感,何況又論及婚嫁。』
「沒錯,就是如此我才問你。」義雄道,

『勸不好,反而傷害了你與 A 男的友情。』峰子說,
「這就是我所擔心的,所以呢?」
『勸 A男沒有用,更大的可能是會傷害到您們間的友情,所以你覺得要不要勸呢?』
義雄與我相視一笑,有了大概的答案。

但到這裏事情處理得還不夠漂亮,所以峰子再繼續說:
『可是在朋友道義上,我覺得這件事還是要讓 A男知道。』
「同感。但剛剛不是有了結論嗎?」義雄問,
『是不要去講,其它人可沒這限制。』
「.......................」義雄想了一下。
相視一笑。


『你覺得找誰最恰當呢?』峰子問道,
「大嘴巴,又急公好義的,非 D 女莫屬!」
『哈哈,那就找個人跟她聊個八卦,肯定 D 女會跑去找 A 女主持公道。』
「這樣就能使 A 男得到通知,但又不會傷害到我與他間的友情,妙計!」義雄笑著說。


離開時,我問了義雄一件事。
『如果 A 男的事發生在我身上,你會告訴我嗎?』
「當然,我一定毫不客氣的告訴你 A女是個爛人。」義雄說道。

峰子大笑,我很高興他這麼說;若朋友可以沒有顧忌對我說實話時,其實是一種間接的讚美,不是嗎?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