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趟的台北行雖是要找阿福灌電腦軟體,但朋友安排的節目實在是悶了些。

先是星期五在 Rebecca 的盛邀下,去了微星的聖誕 party。只不過,看一群工程師跳舞實在很悶,於是我們幾人就在 Rebecca 的辦公室聊天,這情形實在排得上我生命中的爆爛舞會了;之後我們到了板橋的夜市,阿晶與小嫩突然要求跳『台中恰恰』,於是峰子就表演了一下《台中恰恰 feat. 八家將》的 Remix版(我算舞界的 Linkin Park了),會這樣 Remix 是因為最近的妹妹只要聽到台中恰恰都會起乩。逸馨園的品茗結束時已淩晨二點,此時我實在很悶,因為今晚本來想去 Luxy 的。

星期六的行程比起前一晚實在不遑多讓,在新光 A4 六樓的 NIKO NIKO ROLL & SUSHI 發現會滴水的神奇瓷杯後,幾個人就開車到了塞到爆的貓空,此時 Rebecca 的聖一表弟自告奮勇的說,報同學立洋的名字能在《邀月》有座位,因為立洋是老闆兒子,但震驚的是,我們九人還是等了半小時。其實立洋也沒說錯,報他的名字的確會有位子,只是要等到有人離開,此時我蠻想跟聖一說:「報我的名字也會有座位。」所以今晚大概也可列入我的《最遜報名字記錄》了。

在【名字很不罩】的事件後,小曾對新戀情《五顆痔瘡與我的大波新護士女友》侃侃而談,不過這實在難以讓人產生浪漫幻想,因為很難有人會對一段因痔瘡而相戀的故事發出共嗚;
反倒是在一旁睡到不行的義雄,讓人一再想起了『連爺爺,你回來啦~~』的畫面(義雄自認長得很像連戰),再搭配上【不堪其擾】與【吃人夠夠】的台詞,於是眾人總算笑到不行;只是我心中此時還是為沒有去到 Luxy 而暗譙,就如義雄所說,這幾天可能最愉快的就是 Rebecca 了。

下午灌電腦軟體前,先與阿福到了東區的【新疆野宴】吃燒烤,雖然不錯吃,但當吃掉我 1400元時,我也不禁對它產生無限的崇敬感。晚上與凱健到新竹的 SOGO 撤掉業績為零的臨時櫃後,回到台中已經是淩晨一點,我心想,今年的聖誕夜實在有點莫名奇妙。

唯一感到欣慰的是,星期天的早上在麥當勞看了三小時的書,算是還維持住了一貫的知性生活。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