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鳳嬌曾是台灣影壇上與林青霞平分秋色的電影明星,以一部《小城故事》奪得金馬影後桂冠。但是為了成龍,她放棄了如日中天的事業,洗盡鉛華回家當起了成龍祕而不宣的太太。隱姓埋名低調生活20年後,成龍終於在今年 517日,為林鳳嬌舉辦了盛大的生日派對,并精心挑選一輛價值200萬港幣的勞斯萊斯豪華房車作為林鳳嬌的生日禮物。林鳳嬌喜極而泣,之後第一次對媒體道出了她與成龍20年的風雨歷程………………………………………………


嫁他,是很快的一件事
我和成龍的故事開始得有點讓人猝不及防。那一年,他帶著成家班的弟兄來台灣為我主演的一部電影做武打設計,他時時處處親力親為,完成得干淨漂亮。我就這樣喜歡上了他。周圍的人提醒我,成龍身邊的女人從來沒斷過。可是,我相信,相處久了,他會明白我是怎樣一個人,明白我與別的女人的不同之處。於是,我們同居了。然後,我懷孕了,我問他:這孩子你要不要他回答:我要啊!為了這句話,我決定把孩子生下來。我隨後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息影,獨自來到美國待產。

待產的日子漫長而無聊,成龍沒有來看過我一次,隨著肚子一天天隆起,心裏開始變得空空落落。我安慰自己:成龍是屬於事業的,連他自己都無法擁有自己,我又怎麼可能完全擁有他呢
孩子的預產期定下來以後,我打電話告訴成龍的助手,過了一天,他從香港飛來了美國,我當時的感覺有點幸福,畢竟,他還是心裏有我的。我靠著他,試探地問他孩子就要出世了,可我不知道孩子的父親那一欄里該寫誰的名字。他說:就寫陳港生。我驚喜交加:你願意娶我他說:是的,我娶你。

孩子後天就要出生,我們只有一天的時間用來結婚。聯繫教堂都來不及,他跑到附近的教堂把一個神父請到了醫院附近的一家餐廳頂樓。四周鬧哄哄的,神父喝著咖啡問我們
--你們是否彼此相愛,願意結婚我拼命點頭。那麼,交換戒指吧。我頓時暈了--我們居然忘記了準備結婚戒指。成龍從自己手上取下一枚戒指遞給我,太大了,我勉勉強強套到了自己的大拇指上,就這樣把自己嫁給了他。第二天,我在醫院剖腹產下兒子陳祖明。


等他,是很苦的一件事
沒多久,我帶著兒子回到香港,可出於維護成龍形象的考慮,我不能以陳太太的身份出現,成龍也不能暴露自己已婚的事實。我,是一個不能與他攜手并肩漫步在陽光下的地下妻子。成龍沒有虧待我,給我買下了很大的房子,房子很漂亮,但是安靜得怵人,除了我和兒子,就只有司機和佣人,我連個想好好聊聊天的對象都沒有。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等他回家。成龍和我結婚的時候已經27歲了,可是,在內心裏,他依舊是個孩子,沒有強烈的家庭觀念。他愛玩,在他心裏,兄弟朋友永遠第一。只要沒有開工,朋友約他總是來者不拒,哪怕正在生病,也一定會趕去。他多數時間在工作,偶爾的閒暇又給了兄弟,我們母子得到的,只能是兄弟分食的奶油蛋糕的包裝盒上剩下的那一丁點忌廉。

只有一次,他晚上
8點多就回家了,然後在家幫我掃地。到了12點,我拿個花瓶遞給他:我今天要給你頒個獎--結婚這麼久你第一次晚上沒有出去。他似乎有點不好意思,於是用動作表達對我的愧疚--他將我抱進臥室,一進門,就將我舉過頭頂,忽然向右邊扔了出去。我們的床就擺在進門右手的地方,他相信,他一定能夠讓我不偏不倚地落到柔軟的床上,發出驚恐卻興奮的叫聲。可是,在家閒得無聊的我已經改變了家具的布局,以前擺床的地方現在立著一套跑步機。我被摔得一聲慘叫,成龍趕緊將我扶起來,確定我沒受傷後,吐吐舌頭,一溜煙跑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這是他唯一一次晚上在家陪我給我帶來的驚喜。可是,和兒子比較一下,成龍虧欠兒子的比虧欠我的還要多。

每個孩子上學,都喜歡炫耀自己的爸爸是做什麼的,可是,祖明不能說。父子倆每日見面的唯一機會,都在半夜
2點以後。我和兒子,一個是成龍的地下妻子,一個是成龍的祕密兒子。兒子上學會寫字了,就開始寫日記--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爸爸能來接我放學。我把日記給成龍看,他的臉紅一陣白一陣,說:我一定會滿足兒子這個心願的。可是,轉眼又過了好幾年,他始終沒機會去接兒子。終於有一次,機會來了。那天早上6點半他剛從美國飛回香港,因為要倒時差,不用開工。他興奮地給司機打電話:告訴祖明,我今天去接他放學!祖明下午1點鐘放學,一個上午,他盡管呵欠連天,就是不敢睡覺,怕耽誤了接兒子的時間,在家陪著我東坐坐西看看,到了12點半,趕緊開車出了門。過了1點鐘,兒子的電話來了:媽媽,我找不到爸爸!我給成龍打電話,他說他也找不到兒子。我問他在哪裏等兒子,他說正在小學校門口,我嘆氣,告訴他,兒子已經讀中學了。過了一會兒,父子兩個悶悶地走了進來,表情都很尷尬。兒子說:爸爸,我已經讀中學了!成龍說了聲對不起,眼淚就淌了下來。兒子的第二句話是:我的同學都走光了,我本來想讓他們看看我的爸爸是成龍的,多威風!成龍繼續流淚,連聲跟兒子道歉。

然後,成龍在大陸接拍了小霸王學習機的廣告,還帶了一張廣告樣品光碟回來。有天晚上,很晚了,我還聽見兒子的房間里有電視的聲音,輕輕推門進去,兒子正一邊流淚一邊看他爸爸拍的廣告
--以前,我用拳頭打天下﹔現在,我兒子要用小霸王打天下……我將兒子摟在懷里,兒子哭出了聲:媽媽,爸爸為什麼不能像廣告里面那樣對我好他從來沒有幫我把戴歪的帽子弄正……

那晚,我點一只蠟燭一個人喝紅酒,忽然,我發現,當一間房子裏點起一根蠟燭的時候,房間最暗的地方不是距離蠟燭最遠的角落,而是離蠟燭最近的燭台底部
--我和兒子不就像燭台麼?儘管有個星光四射的丈夫和爸爸。我將蠟燭從燭台上取下,放在燭台旁邊,銀質的燭台頓時熠熠生輝。我等待,等待哪天成龍能把我和孩子擺在他的身邊。


愛他,是很美的一件事
 
1995年,鄧麗君辭世,曾經與鄧麗君拍拖過的成龍頓時又成了焦點。電台、報社的釆訪接二連三,打開電視,每個頻道都在幫助成龍回憶與鄧麗君的戀情,報紙上連篇累牘的也是各種專訪,我丈夫和另一個女人的照片被合成得親密無間。我的心一陣陣痛,可是,不能表露。對於鄧麗君的辭世,成龍很悲傷,他甚至在自己的一張個人專輯中,利用電腦將自己和鄧麗君的聲音合成在一起,重新演繹了那首《我只在乎你》。我坐在沙發上聽著這首歌發呆。我不能去吃一個故去的人的醋,能做的,就是默默遞給他一杯酒。我儘可能地壓抑著自己心里的酸楚,希望他能從對以前女友的緬懷中醒來,擦亮眼睛看見身邊原來還有更好的女人存在。

我的希望沒有落空,他終於發現了身邊的好女人
--不過不是我。成龍的每部電影都會有美女搭檔,除了對家人,成龍對身邊的每個人都很細心和照顧,經常在拍片的間隙自己掏錢讓茶水員買甜品請大家吃。健壯、大方、紳士……他的殺傷力很大。於是,一部戲還沒有殺青,可關於他與戲中女主角的緋聞已經提前上映了。一開始,只要一聽到這樣的消息我就煩躁得在家砸東西,怒火沖沖地等他回來質問,他的反應很輕鬆:狗仔隊亂寫的,別人也要過活,就當做了善事吧?被我質問太多,他就不再解釋,給我寫了份文件,大意是如果哪天確證他真做出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我們就離婚,他會付給我他全部財產的一半作為賠償。我告訴他嫁給他不是為了財產,他解釋道:我這樣做也是為了給自己的脖子上套一根繩子,時時提醒自己不要拿自己的財產去玩火。

儘管大火沒有玩起來,星星之火卻一直不斷。
199910月,小龍女事件爆發,頓時成了全港最轟動的新聞。那時,我和兒子正在美國,我很傷心,抓起電話就想打給成龍,劈頭蓋臉痛罵他一頓,然後,去律師樓宣布那份文件奏效,從此離開這個花心男人。可是,看著電視上成龍痛苦的臉,我的心也開始痛--他是我唯一愛著的男人,我的老公,我孩子的父親,一直保持英雄形象的他如今正單槍匹馬面對著來自各方的傷害,這個時候,我怎能倒戈相向呢?於是,我放下電話,耐心地等著他和我聯繫。兩天後,他的電話來了:喂,我們離婚,你是我老婆,你怎麼講?我深吸一口氣,忍住了快到嘴邊的大哭,不說話。他似乎覺得我的反應有些奇怪,很小心地問我:你看到報紙了嗎?我說:我看到了,我一直在等你打電話來。他沉默一會,說:我不知道怎麼說,電話裏面也講不清楚,我來美國面對面跟你說吧。

他還是在乎我的,在乎我的感受的,我的眼淚慢慢淌出來,我說:你不用著急過來,我只想告訴你,只要你需要,我跟兒子隨時都會站出來支持你的。但是,你不要傷害到人家,我也是女人,我明白她的感受……電話那邊一直沒說話,只聽見不停抽鼻子的聲音。過了幾天,成龍過來了,一進門,就跟兒子說對不起,兒子說:你不要跟我講,你跟媽媽講好了。然後,我們開了有史以來第一個家庭會議,成龍講了三句話:我知道怎麼做。對不起。開完了!

那晚,成龍很溫柔地陪我,告訴我,他實在覺得自己對不起我,因為,第一,我太好﹔第二,他這麼多年來都沒有對我好過﹔第三,他一直對我有戒心。他說,他認識我以前總是被女人騙,騙得他對所有的女人都不信任,認識我的時候,他也認定我是這樣一個別有用心的女人。可是,事實證明,如果我真是為了錢財的話,只需要去一趟律師樓,馬上就能成為億萬富婆,可我沒那麼做,依然站在他身後,支持著他。他已經確信,我就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不為了任何功利跟著他的女人。我儘管心中有著隱隱的痛,但仍有著說不出的欣慰:
20年,我用自己20年的努力才獲得了這份遲到的信任啊!

然後,成龍回香港,終於將這件事情圓滿解決了,等我回到香港的時候,他已經去律師樓修改了遺囑
--上面全部都是我的名字,而且,他會在近期公開承認我陳太太的身份。如今,我們的生活已經完全改觀了,我們一家三口經常一起出去吃飯,有記者跟蹤,他就轉身大方地介紹:這是我太太林鳳嬌,和林青霞并稱二林,金馬影后哦!這是我兒子,長得像我嗎?他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收獲……我站在一旁,心中百感交集。


中華文摘/鐘無豔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