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校創辦人、各級長官、各位貴賓、各位家長、各位老師、各位畢業生、各位在校同學:

今天是本校創辦以來第一次的畢業典禮,今年只有小學部的畢業生,他們也都將直昇本校的國中部,事實上並沒有離開學校,那麼為什麼還要辦個畢業典禮呢?我們認為,人生有許許多多的階段得去面對、去註解、去慶祝、去反省。就像我們替小孩做滿月、週歲、十六歲成年禮等,過了滿月、過了週歲、過了十六歲,生命依然過往、依然繼續成長。活動只是為了慶祝或註解人生的階段性目標,可以讓一個人在心中驕傲的吶喊。所以我們決定給畢業生辦一個轟轟烈烈的畢業典禮。

因此這些日子我一直思索給畢業生寫點值得回味的座右銘。我知道同學們不要太多的嘮叨與叮嚀,也不要過多的關懷與期許,因為嘮叨、叮嚀、關懷、期許對你們都是一種不可負擔之重。

六月初,從美國回台的旅途中,在飛機上看了一部電影,片名叫做〈Dear Frankie〉是一部名不見經傳的英國小片,但卻給我帶來很大的震撼。我當場決定把這個故事講給我們的畢業生聽,當作他們的畢業禮物。

電影描寫一個漁村小鎮,一對因為遭遇家庭暴力而離家出走的母子。面對逐漸成長的兒子,母親用盡心力幫助他成長的故事。電影中的男主角Frankie跟你們一樣,是一位六年級的小學生,原是一位正常的兒童,但是小時候受到父親粗暴的行為而喪失了聽覺,也因為如此,母親才帶著他逃離家庭獨自生活。

長大之後,Frankie已經記不得父親對他的暴力,反而渴望父親的愛,母親為了不讓他內心留下沒有父親的陰影,所以就對Frankie謊稱他的父親是一位遠洋漁船的船員,終年在海上工作無法回家,不過鼓勵Frankie寫信給他父親,她告訴Frankie一個信箱號碼,說那是遠洋漁船公司特別設立的一個信箱,信寄到那兒之後,船公司會幫忙轉到收信人手上。

真實情形是:信箱是媽媽在鄰近的一個海港城市租下來的,為了接收Frankie的信,每隔一段時間她便要去開信箱,看了信的內容之後,再模擬父親的口氣寫回信,並請住在國外的阿姨寄給Frankie。Frankie與「父親」的書信來往維持了幾年,Frankie想見父親的渴望越來越重,終於,Frankie忍不住哀求父親某一個週末一定要回來,因為那一天是他參加學校足球隊員選拔的日子,希望父親能到場加油。這麼一個小小的希望卻給母親帶來莫大的困擾,最後母親下定決心,僱傭一位假裝的父親。

到了那個週末,這位假裝的父親出現了,而且帶來禮物給他,可以想見多年不見(甚至可以說從未謀面,因為從他懂人事以來就未見過「父親」),再聚會是多麼令人激動的事。令人遺憾的,父親只能陪他一天,一天匆匆而過,Frankie難捨從未有過的父子之情,最後叨不過Frankie的苦苦哀求,父親答應再陪他一天,就這麼樣黃金的兩天父子會結束了,Frankie與「父親」約定再見。

另一方面,Frankie真正的父親病危,大姑姑找到他母親,希望讓Frankie與其父親在臨終前能見上一面,但終被Frankie的母親拒絕,最後,Frankie真正的父親去世了,雖是怨偶,但Frankie的母親回憶起往日時光,也傷心了好一陣子。母親想,其父親之死,正好可以給Frankie幻想的父子關係做個了結,她想總不能欺騙Frankie一輩子呀。於是,藉著他真正父親的死亡順竿告訴Frankie,他父親碰到海難而意外死亡了,當然,Frankie非常地傷心,他才跟父親重新建立了關係,而且約定了再見面的時間不是嗎?

時間總是最好的止痛劑,過了一段時間之後,Frankie又恢復往日的活潑,也不再提起「父親」的事,母親以為事過境遷了,於是,她找一天開車到海港都市,準備去取消租用的「海員信箱」。當她打開信箱時,令人驚訝地又看到Frankie寄來的信,看看郵戳竟然還是在已經知道「父親」遇難之後的事了,Frankie的母親非常的好奇,打開信一看,竟然令她錯愕不已,信這麼寫的:

親愛的朋友:

謝謝您在百忙之中抽空陪了我兩天,那兩天是我這輩子到目前為止最快樂的光陰。我已經被錄取為學校足球隊的後備球員了,那都是因為您來幫我加油的緣故,再一次的謝謝您。

我真正的父親不知道什麼原因最近去世了,我媽非常傷心,因為我從未見過他的面,所以也不知道該怎麼悼念他。

不管如何,我非常珍惜跟您相處的時間,更希望能再見到您。

您最忠實的朋友 Frankie敬上

看了這封信,母親澘然淚下。


這部電影充滿了人類最光輝的人性體貼,母親體貼兒子需要父愛,兒子體貼母親的用心,假裝的父親也成功地輸出了體貼與關懷,如果人與人之間能隨時相互體貼,那麼世界還有什麼不如意的呢?

這部電影也讓我想起一個終生難忘的經歷。

那是約二十五年前的事,當時,我帶著全家在美國讀書工作,有一陣子不知為什麼,好像諸事不順,心情齷齪到極點,不佳的心情難免爬上臉龐,三個就讀小學的兒女看在心裡,暗地裡憂心著老爸。

一天,我從研究室回來,當打開家門時,三位兒女裝扮起來站在門後,齊聲大叫:「Happy father's day」,哦今天是父親節,他們特別為心情不佳的老爸舉辦一個父親節晚會,所有一切全由三位兒女自行製作負責,一點都不馬虎。他們把沙發上的軟墊拿掉,硬底座成為舞台,把桌上檯燈拿來當舞台照射燈,更大膽的把他們母親鍾愛的花瓶盆栽拿來佈置出一個舞台區,牆壁上也貼著割字「父親節快樂」,老二更一筆一劃地刻出一張節目單。

三位要我好好地坐下來,老大泡上一杯茶,節目開始,按著節目單,節目一個一個地出場表演,有獨唱、獨奏、重唱、重奏,老么年紀小啥都不會,兩位天才姊姊竟然教他就著錄音機對嘴唱起當年著名歌星的曲子。她們表演著表演著,我的眼睛慢慢地模糊起來……

當天的晚會是我這一輩子看過最好看的綜藝節目,一直到今天我仍然保有那一張價值連城的節目單。

其實,那一天令人感動的不是什麼偉大的表演,而是兒女對於老爸的一份體貼之心。直到現在已長大成人各奔前程,但是,當打電話回來噓寒問暖的時候,一面聽著,眼前卻時常浮現當年父親節晚會他們童稚又體貼的身影,憐愛之心油然而起。這麼一份小小的「體貼心」就能讓我ㄧ輩子難忘,「體貼心」的魔力可真不小。

這就是我送給各位的畢業贈言:To Keep a Tender Heart〈常保一顆體貼的心〉。各位同學,我希望你們從今天起,好好保有一顆體貼的心,從體貼父母,體貼朋友開始,進而體貼週遭的陌生人,以及於我們整個生活的環境。體貼不能保證我們輝煌騰達,但卻可以讓我們保有一份平安幸福。祝福各位!


2005-06-24/洪萬隆:送給義大國際中小學93學年畢業生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