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衛生署禁止使用含馬兜鈴酸的中藥材之後,榮總醫師也發表「中草藥之肝傷害」研究。由於此文僅引用一個病例,有違醫學研究孤例不成證的規範,引起中醫界強烈批判。上百中醫藥人員還赴榮總抗爭,要求一億元的賠償。

中醫藥界的憤怒,是可以想見的。從馬兜鈴酸到「中草藥傷肝」,一時之間,中藥有如毒物的代名詞。然而這公平嗎?

一般民間的中醫中藥研究本來就少,它的研究方法,也與西醫的研究方式不同。中醫藥講究使用過程的實證研究,卻較少西醫式的解剖與分析。中藥所含藥性的研究也有限,人們只能由西醫的檢驗裡,去分析某一種中藥所含成分。但它的藥性、使用劑量、配方、藥性與藥理的互相作用等,整個思路卻與西醫迥異,靠著西醫的分析方法,當然無法透徹解釋中醫與中藥的原理。但由於中醫師未出面說明,本身的研究也不夠清楚,終於導致所有含馬兜鈴酸中藥的禁用。

回顧整個過程,中醫固然可以為含馬兜鈴酸的中藥叫屈,但中醫本身的不振作難道沒有任何責任?一九九二年,從比利時傳出了許多婦女服用含馬兜鈴酸之減肥藥品產生腎衰竭,翌年比利時自由大學腎臟學系教授即發表評論,題目為「年輕女性因減肥(包括服用中藥)而引發之快速蔓延間質性腎臟纖維化」。此時馬兜鈴酸的危險已經明顯可見。美國藥物食品管理局(FDA)查證含馬兜鈴酸製品導致腎病變屬實,故於二○○○年禁止含馬兜鈴酸之草藥及製品輸入美國。

當時台灣即有查禁與否的爭議。因為台灣的使用與國外不同,它是多種中藥材與馬兜鈴酸互相搭配,成為組方才能有效治病。如果此時中醫與中藥界好好自律,對各種相關配方進行檢驗,並提出使用劑量與安全性之警告,以避免民間拿偏方配藥,造成不可收拾的後果,或許還不至於引起全面查禁的結果。但中醫藥界未作任何補救,以至於傷害不斷發生,終於讓中醫藥污名化。

至於為什麼古代的馬兜鈴酸使用未出問題,而現代會有致命危機呢?這是由於現代的中藥使用方法不當所致。古代的中醫講究診斷,依診斷決定患者體質,再開處方,並且隨著病人服藥後的結果,及其體質承受能力,逐步調整處方。然而現在有誰是用這種方式處理的?大部分的中藥都是依一定配方,有效後即依西藥的方式,只要對某一個症狀有效,就一直服用下去,毫不考慮體質會隨著中藥的服用而改變。這種方法,表面上可以說是科學中藥,使病與藥的使用方法接近西藥,但不免失去中醫診斷原意與微調效果。其結果,自然會過量的使用某一種單一中藥,造成原本中醫都未曾料到的後果。

這種情形的產生,中醫界本來就有責任出來說明,可是此次中醫藥界無人就中醫藥的使用錯誤,出來認錯改正。講白了,誰也不想當壞人。其結果自然是所有中醫藥界一起受害。

其次,台灣中醫藥界與西醫一直存在的矛盾也無法化解。西醫一直認為中醫是一種不科學的醫學,但中醫則認為西醫佔有醫學的霸權,不僅衛生署長期是西醫系統在把持,整個衛生醫療藥物管理,也依西醫方式來管理。一直處於邊緣地位的中醫本來就滿腹委屈,現在中藥的查禁,加上一個病例就想讓中藥蒙上「肝傷害」的污名,這如何讓人心服?

事實上,中西醫不應是矛盾的。中國大陸在處理中西醫問題反而較科學。自一九四九年以降,大陸即建立中西醫共同研究的傳統。中西醫並不偏廢,使得二者同時發展。以北京著名的協和醫院而言,就已經建立了中西醫會診,一起開處方,一起治療的醫療系統。一般而言,其好處是西醫儀器較先進完善,善於照透視、分析、切片、檢驗等,而中醫則擅長了解體質強弱,內臟問題所在。二者會診,作為開處方、治病人的基礎,當然比單一處方更完善。

舉例來說,有些該開刀的病,就由西醫處理,但有關麻醉是否由西醫處理,或只做針灸,則視需要而定。再如開刀後的復元,傳統中醫的能力遠高於西醫。如果中西合作,當更有助於病人的治療。這是臨床上早已證實的。

基於此,我們認為中西醫應互相協助,而非互相排斥。中醫不能只是一味抗爭,而要由全醫學的角度,主動配合,主動出擊。而政府也不應只由西醫著眼,而宜由中醫藥的傳統出發,去制訂適宜的、有利於病患權益的政策,讓醫學走「中西合璧、互相輝映」的道路,才是上策。


中時社論 2003-11-12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