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三號》沒人要的山地種出20萬棵樹
23年前就意識到山林保育的賴倍元,隻身前進大雪山、收購山坡地,至今已耗資15億,只為圓一場造林夢。

夏末的大雪山,觸目所見的連綿山頭,像是被撒上一層銀白色的雪花,原來,在這個水梨、甜柿盛產的季節,果農為免蟲害,全在果實外套上白色紙袋。很難想像,這片早被果園取代的原始森林,竟只能見到一座綠蔭盎然的山頭,在看似下了場雪的樹海中格外顯眼。

這是「台灣樹王」賴倍元的私人產業,「他是台灣私人造林最多且最成功的,」林務局東勢林區管理處雙崎工作站技士龍聰榮說道。二十三年前,三十一歲的賴倍元隻身走進大雪山,逐一收購山坡地,至今耗資超過十五億元,坐擁涵蓋海拔九百到一千四百公尺、約一百三十公頃的整片山頭。

賴倍元在這裡進行什麼「大事業」?答案是:種樹。在此,他親手造了一片一望無際的森林。

賴倍元種樹不是為了賣水果,他種下超過二
十萬棵樹木,當中沒有一棵是能帶給他經濟回收的果樹;他也不是想要賣木材,儘管在他的私有林地裡,盡是台灣肖楠、牛樟等珍貴樹種,但他從不砍樹。

二十三年前,還沒有「減碳」、「綠資源」等觀念,經濟發展優先於水土保持,但賴倍元選種的,全是涵養水土量高的樹種。「(選樹)這還不簡單,木材行最懂樹木價值,我就跑去問什麼樹最珍貴,每個人都跟我
說:『肖年郎,我(嘸)騙你,肖楠是咱的國寶樹。』」只有國中畢業的賴倍元,不懂高深的森林保育術語或學問,但他用最草根的方法,一樣能得到解答。

家人曾以為他想經營農場,但上了山見不到任何雞或鴨,劈頭就是一頓奚落;朋友以為他打算蓋森林遊樂園或民宿,喊著要投資,賴倍元也一口回絕:「我種樹是要(把樹)還給大自然一百年、一千年的。」


「我媽罵我不孝,一個人跑到山上,是想(呷)土(呷)草嗎?我丈人叫我耗男(台語:傻男),」賴倍元苦笑,最初,沒有人了解他在做什麼。「工作做得好好的,突然說要做這種事情(種樹),大家都覺得他腦袋有點不正常……,」賴倍元的醫師好友朱文甫回憶。但他的長子賴建忠卻說:「我爸爸常對我說,如果沒有這片山,他會起肖(台語:發瘋)。」

十四歲時,賴倍元就進入家族經營的貨運企業,在家排行老么的他,儘管有心經營事業,卻認為兄長不支持他,「好的位攏嘸我的份(台語),我都被高壓統治,」「和廠商吃飯沒機會,想和哥哥商量沒機會,」賴倍元回憶:「他(指兄長)就看我笨蛋,但是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要勝過他們幾萬倍。」

種樹的初衷雖帶點賭氣成分,賴倍元的思考邏輯卻是與眾不同。「我跟你講,『大』分成兩種,一款是固定『大』,什麼投資啦、建設啦,像是什麼工業區、新光三越,很『大』,但是以後全部通通要拆掉;但我這個是永恆的,這款是無限『大』,你叫這些樹不要『大』,它也扣扣啊(台語:一點一滴慢慢的)『大』。」賴倍元豪氣的解釋。


連雜草都不長的爛地,看都沒看就買
賴倍元的第一塊地,是一片面積近六甲、相當九個足球場的山谷,當賣家找上門洽談,開價七千萬元,賴倍元連地沒看過,就拍板定案。但這塊地甚至連雜草也沒有,「全是滿坑滿谷的垃圾!堆到和山峰差不多高,」當初被父親「騙」上山的賴建忠回憶道。

原來,這是塊連開墾成果園都沒價值的爛地,多年來遭山上居民當成垃圾場,「卡早(台語:早期)是人家不要的山,陸續就有人把廢棄家電、垃圾往那邊丟,」原本是柿農、十年前受賴倍元感召而成為他員工的徐文權解釋。

賴倍元自己都沒料到,造林夢的第一步,不是播種、除草,卻是當個垃圾車司機,他出動家族企業的大小貨車,整理山上的垃圾,再運到山下丟棄,「跑了至少兩千趟,哈哈哈,(不然)能怎麼辦,」賴倍元大笑。

「攏是人家不要的山,」賴倍元說,大面積而較平整的地會被拿去闢成果園,因此賴倍元接手的,不只這塊垃圾場,還有不具開墾價值的陡坡,以及再也結不出好果實、土地被耗盡的廢棄果園。

「之前就知道他(指賴倍元),但是哪有這樣的人,只有付出、沒有要生產,大家等著看他什麼時候放棄,」徐文權觀察,山上居民有的看好戲,等著看這個平地來的「好野人」夢碎,也有人認為他必定有所圖,因此往往獅子大開口,「我跟我厝邊的(鄰居果農)談,九分地竟然要(賣)二千五百萬!他說要不然等你開遊樂園,我就在旁邊賣「灌強」(香腸),」賴倍元說。

說賴倍元傻,卻又不全然,「那個賣我第一塊地的笑我『憨仔』,可是我知道我沒有憨,這塊地在我手上,對大自然的貢獻度是提高一萬倍。」「我拿黃金換爛地,再把爛地變黃金,多厲害!」賴倍元說得理直氣壯,即使他口中的黃金是屬於大自然,不只是他個人的。

為了實踐他口中的「厲害」,賴倍元走過長達二十三年的孤寂。「五年沒有和妻子睡作伙(睡一起),」他坦承,尤其頭五年,事業全由妻子打理,幾乎鬧家庭革命,「當初他太太也跟他吵,很多人會因此退縮掉,但他還是堅持下來,」朱文甫說。


陡坡沒工人敢去,就自己背樹苗去種
賴倍元唯一做出的辯駁,是早出晚歸的埋首在山林中整地、除草,希望播下的種子能夠快快發芽、成林。「(播種、除草時)我都不敢抬頭,」賴倍元回憶前五年的心境:「不敢爬起來,(因為)抬起來看到那麼大片,手腳會軟掉、會灰心。」

還不只買地,買樹苗等花費,賴倍元光是請工人除草,每月開銷就得超過六十萬元,有時候,有錢還不一定能請到人手。如賴倍元口中的「黃山」的區域,是一片斜度超過四十五度的陡坡,用力將石頭丟出去,石頭甚至無法卡入土中,一落地就順勢滾落入幾百公尺下方的山澗中,如今卻有四百棵已經高達四尺的五葉松坐落其中。

當初為了在「黃山」造林,賴倍元開出一天五千元的高價,卻連職業級種樹專家都不願接受,「這是最不毛之地,pro(專業)的認為太危險……;他不種,我就自己來,」他說,但是人無法在陡坡上行走,因此他得背著樹苗「飛簷走壁」。

這是賴倍元研發出的「特技」,先將鋤頭鑿進土裡,
做為擺盪身體的支點,落地時趕緊把腳插進土裡,以免跌入山谷,再用鋤頭鑿出下一個擺盪的支點,像蜘蛛人般將一棵棵樹苗運到種植點。「不種白不種,一種下去可以長千年,這個賭很值得,」賴倍元說。

不放過任何爛地種樹,賴倍元的樹苗存活率卻能高達九八%,但他從不噴農藥,也不對樹木施肥,「政府發包造林工程,規定只要超過七○%就合格,他是私人造林,竟然這麼厲害,」龍聰榮觀察。

但向賴倍元請教種樹秘訣,回答卻是出乎意料:「就是除草。」原來,樹木長成需要陽光與露水,尤其樹齡小於十年、扎根尚淺的樹木,絕不能被周圍雜草掩蓋住,道理簡單,卻是賴倍元每天早上六點前,背著十五公斤重除草機,巡迴各處的陡坡、山谷,幫樹木清除周邊雜草的成果。


家人轉為支持、三十多位企業家響應
「都不要想,單一的去做,才會成大事,」賴倍元說。當上萬株樹緊抓住原本光禿的土壤茂盛生長,一些企業家朋友終於看懂他的理想,不再笑他傻,願意幫他說服妻子接受他那不斷投資卻從不回本的「大事業」。

至今,已有包括住商不動產董事長吳耀焜等三十多位企業家響應賴倍元,在原本打算用來蓋別墅的山林地上造林,甚至添購更多土地,在台灣各地發揚這樣的造林夢。家人也從不諒解到逐漸接受,甚至走進山裡支持他,「我以前很愛玩,我弟也是,但現在都被這片山林改變了,」賴建忠笑說。

「你看,我的千軍萬馬就在腳下排排站,我這樣是不是笑傲江湖!」賴倍元張開雙手比畫著,儘管腳上套著的是沾滿泥土的黑色雨鞋,身上的T-Shirt、褲子明顯看得出有補帄線痕。但是站在山頂上昂頭眺望的賴倍元,確實像個傲視群雄的領袖。


小檔案 賴倍元
出生:民國44年
學歷:大雅國中
經歷:大銘運輸王國經理
現職:雲道國際總裁


商業周刊2009-09-14/胡釗維、孫秀惠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