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部的同事們日前做了一份世代差異的調查,跑來問我意見。對調查焦點的「六年級生」,我逕自下了斷語:他們可能是最慘的一代!我的年輕同事們可能未必同意,但我的確認為如此。

過去多年來,我常說身在台灣的我們這一代(現年約四十五到五十五歲)是中國歷史上最幸運的一代。因為我們生於匱乏年代,卻未經歷戰火,努力上進者有機會受教育,學校畢業後適逢台灣二十餘年高成長期,事業有成後還有機會參與大陸的高成長。我們這一代,因生於匱乏而物慾不高,卻普遍能超越父母輩的生活水準,人生有如倒吃甘蔗,難道不是幸運之極?

但如今六年級以下的台灣年輕人,命運似乎與我們這一代相反。他們成長於相對富裕的家庭,自小習慣於較優渥的生活,在物質掛帥的社會環境下卻備感金錢壓力。偏偏他們完成教育之時,正逢台灣高成長時代的結束,就業與創業的環境不如上一代,很可能,他們之中的大部分成就無法超越父母,並且還要承擔上一代留下來的政府赤字。他們的人生,很可能由甜變苦,物質期望高而達成機率小。這難道不是最慘的人生?

更嚴重的,是他們之中的多數,可能對自身面臨的處境並無警覺。因為近幾年來,台灣的政客們基於政治需要,仍在不斷膨脹台灣過去所累積成就,仍在誇稱台灣第一的意識形態,仍在昧於現實的大搞本土化,並以此自稱愛台灣。在這樣的大氣氛下,沒有人點醒他們所可能面臨的艱困,更沒有人告訴他們,未來必須面對大陸同代人的強力競爭,而且除非開拓眼界、勵志圖強,否則毫無勝算。

每次想到這些,我都為自己所屬的世代深感愧疚。我們上一代打好的根基,帶來我們的意氣風發,在我們當權後卻留給了下一代這樣的未來。我們身為最幸運的一代,是否也是遺禍子孫的一代?等我們這一代老了,會不會輾轉難眠?

年輕人有錯嗎?精確的說,他們還沒有能力承擔任何重大錯誤。他們頂多敗敗父母的家、弄壞小圈圈內的風氣,但台灣這個大家、這個大家內的政治社會風氣,都只有我們這一代才有資格敗。

所幸我們這一代尚未蓋棺定論,在未來十至十五年內,我們還有機會洗刷污名。我們能不能把權力和利益稍微擱一擱,面對現實不再睜眼說瞎話,我們能不能少亂花些錢,多厚植些國力,留給下一代好玩點的攤子?我們能不能用心搞好兩岸關係,讓下一代有個更寬闊些的舞台可以馳騁?我們可不可以向下一代誠懇認錯,並認真提醒他們未來的處境、並幫助他們一起面對……?

可以確定的是,如果我們下一代真的成了最慘的一代,我們一定會變成最受責難的一代。醒醒吧,我的朋友們。

商業周刊 2003-09-29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