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拒了3個月還是抝不過曼谷街頭巨大看板的誘惑,我成了智慧型手機(Smartphone)的用戶,最主要目的,竟是為了避免打電話。


智慧型手機,滿足懶惰習性
我是極為懶惰的消費者,任何需要詳讀說明或熟悉術語才能理解的產品,無論筆電還是汽車,軟體或是Game,印表機還是信用卡,宗教儀式還是玩石賞鳥,只要不能立刻上手,都在拒絕往來戶之列。

我懶,而且我不偉大
我需要的是一打開就「自然而然」會用的東西,畢竟世界上不請自來的麻煩已經夠多了,人生苦短,我實在想不出有什麼自討苦吃的理由。

換個角度說,或許我才是最佳消費者,到哪裡都喝美式咖啡,不過就是一份按個鈕機器就流出來的濃縮咖啡,加上任意分量的熱開水,不用糖也不加奶精,所以絕對不會有人看到我,大張旗鼓地到星巴克去點一杯低咖啡因中杯拿鐵,雙份濃縮咖啡低脂鮮奶不加奶泡。

就像我最近時常提醒自己的新座右銘:「I am just not that precious.」

是的,我實在沒那麼偉大。

照此邏輯,智慧型手機三種操作系統,我想都沒想就選熟悉的Windows,因為完全不必重新適應。

不用大腦直接登入MSN,開啟或傳送Word檔案、Excel報表、ppt簡報,如果還能打電話,那就已經超幸運了;什麼?還能傳簡訊?人生夫復何求。所以最擁護我使用智慧型手機的,竟然是最了解我懶散個性的家人朋友。


手機噪音對比文化層次
最近到手機的故鄉芬蘭旅行的時候,總覺得走到哪都很安靜,本來以為是國家人口太少,兩三個星期以後,我走遍瑞典、丹麥、冰島,結果也一樣,這才驚覺,原來這幾個禮拜無論在街頭、餐廳,還是在火車上,幾乎沒有聽過手機鈴響,一次也沒有!

自從有了這個震撼的發現後,我開始特別注意路上往來的行人跟駕駛,果真沒看到印象中人人耳朵都粘著一支手機大小聲的畫面,頂多露天咖啡座偶爾響起細微的一聲「叮」!有人匆匆拿起手機按了幾個鍵,又把手機收到看不見的
地方。

即使到了機場的貴賓室候機,這個通常腦滿腸肥的業務人士最愛肆無忌憚大談商業機密的地方,竟然也像月球表面般一片安靜,仔細一看貴賓室中央有個公共電話亭,裡面是空的,要講手機的請進。

這趟北歐行後我開始注意,文化愈是落後的地方,路人不停講手機廢話連篇的比例愈多。比如紐約名牌廉價暢貨中心Century 21購物商場裡,手機污染就遠比只賣原價當季的Neiman Marcus百貨嚴重;投票給共和黨的州,電影院裡面手機響起的機率遠比投給民主黨的州多;中國大陸二級城市的手機噪音公害,又比一級城市多;在手機是奢侈品的緬甸仰光,路上講手機超過1分鐘的人明顯比日本東京街頭多。


細微的禮貌,深厚的體貼
智慧型手機功能太過強大,隨時可以MSN、發電子郵件,或是傳簡訊,自然減少了語音通話的需求。基於禮節的考量,如果不確知對方正在等我的電話,我通常不會選擇這麼打擾的聯絡方式,因為打電話意味著接電話的人,不得不放下手邊正在做的所有事情,甚至中斷說到一半的句子,全心全意伺候來電者。

I am just not that precious.


30雜誌2008-12-11/褚士瑩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