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蔣方舟大學一畢業就進了一家雜志當副主編所引發的網絡話題熱來看,90後就業的競爭壓力比70後大了很多。這讓我不禁暗想,如果我是90後,職業與生活軌跡會是什麽樣?

首先,我不可能在30歲之前任職什麽“製作人”或者“總監”。70後遇到的“人才空窗期”不會重來了。90後的升職空間比20年前小了,因為有太多資深80後還沒有升為“資深”呢,而經理與總監級的70後們,都還壯志未酬身未老。我可能得做好在初級崗位長期作戰的心理準備。

如果我不甘心,就得付出比我當年更多的努力。而在我大學畢業兩三年的時候,別說像蔣方舟這樣具有全國知名度的人當副主編了,默默無聞的小夥子,也許只因為有個海外學歷,就可以拿到總經理的頭銜。而現在,沃頓商學院的也不一定能找到像樣的工作。

但我應該還是會選擇在一二線城市試水,尤其是大學所在地的城市,這可以節約房租與路費的成本。我應該還是會像當年一樣,在大一大二的時候就出去實習,主要目的是獲取社會經驗,觀察公司運作,同時學會掩飾自己的真實目的,對面試官說:“我希望給你們帶來幫助。”我不會指望實習的公司會給我工資,但我會努力給他們留下一個好印象。

如今體制外的就業空間比20年前廣闊太多了。拿我所在的媒體業來說,當年我畢業的時候,媒體業基本上都是事業單位,不對外招聘,而如今的主流媒體至少在招聘方面絕大部分是市場化的。而因為市場化運作的公司越來越多,我想我很可能會轉行。如果碰巧有一家名氣大、規模大的公司看上了我,留我實習,要我做一個與專業不符的工作,出於謀生與發展的本能,我會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我的日子會過得比我當年清貧。如果畢業後我不接受父母的任何支援,在最初的一兩年如果不勒緊腰帶的話,很可能不僅成為月光族,甚至成為卡奴。當年我的第一份工作雖然工資很低,但工作單位提供宿舍與每頓3元的早中晚三餐,並且因為住在單位宿舍,上下班沒有成本,但我很懷疑現在還有找到這樣工作的可能性,如果沒有過硬的後台關系的話。而且我在30歲前基本沒可能買房子。根本買不起。

家人很可能會在生活費和買房的首付款上給我資助。如果我很勇敢地拒絕了他們的援助,應該會加入“裸婚”族,選擇用不多的存款在臨近相對小一點的城市買房做投資。我的孩子則會在“民辦”學校一路讀下去。唯一讓我慶幸的是,現在民辦學校的教學質量也不差,我所要做的就是賺錢支付比公立學校高昂得多的學費。

但我最後也很可能因為受不了苦,或者對付出的回報要求過高,最後離開了一二線城市,回到小城市。畢竟,作為從出生起衣食無憂的90後,我可能比70後更關注自己的感受與付出,更在意分配的公平與否,對是否被人性化地平等對待更敏感。70後在實習的時候,會幫實習的老師跑腿拿資料,幫實習老師端茶倒水,幫辦公室掃地。但我是90後,沒有哪位老師有這個膽子支使我們做這樣的事。

我對職業與生活的期望值比70後完全不在一個層面上。生存不是我的目標,我要的是發展。這在一點上,當70後向我訴說他們的奮鬥史時,我也許只會用憐憫的目光看著他們,就像70後用憐憫的目光看著對他們訴說當年大飢荒的日子的父母時一樣。

不管做什麽行業,我應該還是會寫個專欄,目的是為了滿足興趣。閑暇時,也會和大學同學一起抱怨一下富二代與官二代。這是我們70後很少談及的話題。20年前,財富和權力導致的生活方式的差異,遠沒有現在這麽大。



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 2012-08-22/專欄作家 誰誰誰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