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T中文網編輯:

今日讀了誰誰誰在貴刊發表的《如果我是90後》,心生感嘆,沒想到中國不僅經濟發展超英趕美,在社會現狀的貧富差距、世代鴻溝上,也有時光壓縮的具體成效。原作者的假設很有趣,也許濃縮了多位青年的生活縮影,但不如實際案例說說自己的故事來得更有警世效果。

我自己是台灣的80後,這里稱為「七年級」,大約十年前我們這一世代有個更出名的外號叫做「草莓族」或「水蜜桃族」,形容外表好看不耐重壓的集體性格。當時引起了許多辯論,大抵就是正反兩面的攻擊與辯護。一晃眼十年過去,八年級(90後)已經上大學,沒兩年也要踏入職場。而我們這些七年級也紛紛開始交換名片、步入禮堂,甚或為人父母了。

最近半個月臺灣媒體的版面上充斥著因企業家感嘆「沒人才」而引發的一波波討論,其中我最欣賞的結論是網友說的:「閃開!讓年輕的來!」只要英國女王沒退位,新世代的人才因為搶不到舞臺,失去定義權而被稱為廢材便是一種常態。

台灣歷經十年教改,廣開大學窄門,高等學歷貶值的結果是大學畢業成為基本學歷門檻,教育投資是避免在競爭第一關就被刷掉的預防措施,使得研究所大學化,大學高中化。
當年好傻好天真地選了人文社會科學,由於學制規劃,這類學科要求畢業生必須出版專書等級的論文著作才能通過口試,因此三年畢業算快速,四年畢業叫做正常。當我終於踏出校門開始投履歷時,已經26歲了。

這時,我的學歷又顯得過高,找不到內容與待遇相符的工作。好不容易經人介紹進入尚稱體制完善的部門,卻在半年內因整併裁員而黯然離開。共事過的主管都說我很沉穩,一點也不像七年級。其實我不太懂這句話的意思:一個年屆三十,缺乏工作經驗的菜鳥姿態不放低一點,怎麽獲得起飛的機會?

但我開始懷疑,一直低薪低姿態的常態,會不會讓我有一天忘了飛行的能力。啊!不,我似乎從未站在起飛的位置上。從在學工讀到正職工作,我的頭銜一直都脫離不了「助理」兩個字,尤其身為年輕的女性,總會被賦予專職行政的期待,偶爾還得裝傻賣乖陪笑臉,否則老闆會覺得上班心情不愉快。

同齡的朋友們都住在父母家,離鄉進城打拼的則完全存不到錢,結婚的絕對是雙薪家庭,賺更多的錢把更多的家庭照養責任外包給祖父母。我們好像陷在一個老鼠籠子里瘋狂地原地賽跑。教你賺大錢的理財專書作者說要離開打工人生,為自己賺錢。於是有人開始醞釀創業的可能,不管是賣雞排還是擺地攤,台灣的經濟奇蹟某一部份就是建立中小企業興起的心理背景——人人想當頭家(閩南語「老闆」之意)的現象上

最近一次被告知裁員,我開始探索自己究竟害怕什麽?經過兩天兩夜的魂不守舍和失眠之後,我得到一個結論:「我怕自己得不到想要的東西。」很多長輩說我們這一代很幸福,豐衣足食樣樣都不缺。但由奢入儉難,當我們開始被推出溫室,必須靠自己爭取一切生存所需的時候,發現樣樣都缺而且前面還有一串人龍在排隊插隊。

職場上很多前輩勉勵我還年輕,但我覺得自己經老了,卻沒有充滿智慧,反而滿懷憤怒與不滿,為了勞雇結構不平等而憤世忌俗。最可怕的是,我說不出自己到底想要什麽?比起年薪百萬,我更重視人生價值;賣肝賣血賣勞力,轉頭發現一場空。


我們人生中每一個里程碑都被安排妥當,突然有一天,大學生被指責為不懂得獨立思考,職場新鮮人沒有抗壓力,我們成為逃避責任的一群,因為從沒有人期許我們負起任何責任。而這些年長者希望我們可以突然頓悟,立刻明白付出與收穫總是不公平的黃金定律。

明年開始戶長就要退休(下崗),身為獨子的我必須承擔家中一切經濟來源,支付原有的貸款與保費,而我下一個超過最低薪資一點五倍的工作還沒有著落。並且漸漸變成擋路的上一代,驚恐地看著90後如潮水般涌來將自己淹沒。


金融時報中文網 2012-08-23/讀者投書debby0915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