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富了?根據二○○四年的數據,在「亞洲四小龍」中,平均每人國內生產毛額〈GDP percapita〉始終殿後的韓國,去年超過台灣。逼得我國主計處最近硬掰「兩國計算方式不同」、台灣人還是比韓國人富有三十七美元云云。

韓國人的企圖當然不只超過台灣,去年底韓國總統盧武鉉撂下豪語:「到二○一○年,韓國將實現挺進世界貿易前八強的目標,開創國民所得兩萬美元的時代。」

韓國人富了?

今年前七個月,攜帶球具出國打高爾夫的韓國人達十六.六萬人次,比前一年增加四二%。首都的仁川機場,平均每天托運八百套球桿,堆起來像座山;到北京購買紅木家具,到美國醫學中心看病,韓國人赴海外消費所占GDP比重,是美國、日本的三.六倍。

然而,韓國人真的富了嗎?


榮景背後……
富而不均,贏者圈外的人越來越多
首爾市寬闊的街道旁,高大的銀杏已染上秋色,整棵樹像是綴滿了鵝黃色的小扇子,在微風中不住的搧撲。

這天中午,「世宗文化藝術會館」的台階上,聚集了上百名示威者。他們有男有女,手握拳頭,神情憤怒又悲傷的唱著勞動歌。

手持抗議大字報的任成勳是成員之一。問他為什麼來示威?英語不流暢的他在筆記本上寫下「2005,12,31」,然後抬手往脖子一畫。原來,即將失業的他是政府雇用的非正職教師,扣稅後的薪水還達不到法定工資,女友在三個月前跟他分手。「在韓國,沒有正職工作,沒有人會跟你結婚,」他眼眶泛紅寫道。

任成勳是「贏者圈」外的韓國人。一九九七金融風暴之後,韓國的大企業已經浴火重生,三星、LG、現代,成為行銷全球的響亮品牌。

此外,韓劇、電玩遊戲等風靡東亞各國的韓國文化創意產業〈韓流〉,也成為外國媒體的焦點。他們,就是韓國的「贏者圈」,把韓國的經濟數據帶離低迷,衝向高成長。

二○○三年、二○○四年,韓國出口成長率猛爆一九.三% 與三一%。但富者只是少數。就像月球另一個照不到陽光的陰暗面,贏者圈外的韓國,占比已越來越大。

是的,韓國人富了!但是富而不均。

根據勞動研究院統計,二○○四年,韓國低收入的「非正職」勞工數字攀升到全部就業人口的三七%,是OECD國家(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昔稱富國俱樂部)中比率第二高(圖一:非正職勞工年年增加)。也就是說,在韓國有超過五百萬的工作者,一如走上街頭的任成勳,沒有正職工作。


內需熄火
連續兩年內需負成長,五十年首見

贏者圈外,還有數不清的中小企業、內需產業。國際貨幣基金〈IMF〉今年的報告指出,韓國發動經濟的引擎中,除了出口,其他內需、投資,統統熄火。

擁有美國賓州大學經濟學博士學位的朝鮮日報社專門記者崔聖煥指出:二○○三年、二○○四是韓國自一九五三年以來,第一次連續兩年內需負成長,也是自一九七三年以來,第一次設備投資占GDP的比率不到一○%,「這在經濟成長率為正的年代,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

內需產業被逐出了贏者圈。「韓國外銷五大產業成績很好,但是化妝品、流行服飾就非常糟,今年成長停滯,比九八年還糟,是化妝品產業衰退最嚴重的一年。」今年七十二歲的高麗雅娜董事長俞相玉指出。

高麗雅娜是韓國化妝品第三大本土品牌,外銷只占三.八%,其他九成多都是內銷。俞相玉從一九八八創辦高麗雅娜以來,公司業績成長兩百多倍。韓國的經濟週刊《韓經》在二○○○、二○○一連續兩年,將高麗雅娜評選為韓國的百強企業。

但是,這家百強企業卻因為走高價路線,遭逢史無前例的打擊,「消費者口袋空了,他們轉而購買比較便宜的商品,」俞相玉承認高麗雅娜受創頗深。

更早被逐出贏者圈的,是韓國的中小企業。


無就業復甦
大企業降成本,四十五歲被迫退休

一九九七年金融風暴對韓國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大公司在歷經金融危機之後的改革,已經明顯地改善表現;相反的,大部分中小企業現在出現財務結構和營業獲利方面的問題。」今年十月出版的OECD《韓國報告書》指出。

今年二月,國際貨幣基金〈IMF〉出的編號第五號韓國報告書也鄭重提醒,負債越來越高的中小企業正面臨生死戰,IMF甚至警告:中小企業可能是韓國信用卡風暴之後的下一個泡沫。(見圖二:大企業越來越強,中小企業越來越弱)

「韓國產業的結構很像日本,過去大企業向中小企業購買零組件,供應鏈垂直整合。但金融危機後,這種制度開始瓦解,大企業為了競爭力,開始全球採購,」韓國中小企業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宋章準分析指出:過去的大企業有八○%零組件在韓國國內取得,如今這種轉包比率已越來越低。

內銷賣不出去,外銷又沒有競爭力,中小企業的設備投資率將連續三年負成長,工廠開工率則已下降到六成。

位於首爾附近、中小製造企業聚集的半月與始化工業園區,一到下午六點,就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韓國政府也知道中小企業已有四分之一處於虧損狀態。

由於全韓國八七%的就業人口在中小企業體系,政府因此提供
了高達四十七兆韓元(約合四百七十億美元、新台幣一兆五千七百六十八億五千萬元)的擔保貸款,這個數目占GDP六%,遠遠超過以中小企業為主的台灣(占GDP的一.五%)。

「韓國的經濟成長其實是由大企業領導的。但是這些大企業無法替韓國創造出足夠的工作。」韓國勞動研究院院長崔榮起指出,大企業透過裁員來提高生產力,而生產力落後的中小企業沒有餘力雇用新職員,導致整體就業狀況惡化。「這種沒有製造就業機會的成長,
很令人擔憂。」

「無就業復甦」並不是韓國特產,這幾年全球許多的國家都呈現「無就業復甦」問題,經濟的春
天到來後,舊有的工作機會並未隨之而至。

二○○三年,美國實質GDP成長到達八.二%,也出現「無就業復甦」現象。經濟大師克魯曼指出,那是一場「限定身分的派對」,越有錢的人,越有機會進得來享受。


自殺率居OECD之冠
起因失業、貧困者,兩年增加二三%

在韓國,「無就業復甦」產生一個現象,超過四十五歲的人,除非能升到高階主管,否則面臨被迫退休的命運。

也因此,韓國有一個新詞彙「Sa〈四〉O〈五〉jeong〈退休〉」。今年三十九歲,在殼牌石油擔任行銷經理的李承奉表示,不景氣以後,殼牌高價位的潤滑油銷售受到很大影響。他們同事之間,有時會開彼此玩笑:「小心變成SaOjeong!」

就業市場兩極化,韓國代表貧富差距的「所得五等分位倍數」,也逐年惡化到七.二倍。韓國有年收入超過百億韓元〈約合新台幣三億二千二百三十二萬元〉的三星電子社內董事;還有五百萬名淨收入不到法定工資的非正職勞工。

贏者圈外的人不但享受不到經濟富裕的果實,還要吞下日益嚴重的通貨膨脹後果。韓國的物價「世界貴」──全世界最昂貴的牛肉、食用油,全世界第二貴的花生、第三貴的蘋果、第四貴的豬肉、第九貴的白米。

不只如此,房地產更是大幅飆漲,首爾明洞的地價,每坪將近一億四千萬韓元〈約合新台幣四百五十萬元〉。於是,投機客更富裕,贏者圈外的人生活被擠壓得更痛苦。

隨著貧富差距擴大,韓國自殺、犯罪率已追趕上先進
國家。

據韓國統計廳《二○○四年死亡原因統計結果》顯示,去年共有一萬三千二百九十三人自殺,自殺率在OECD國家中拿了第一。其中,因貧困和事業失敗等生計原因引發的自殺案件,兩年內增加二三.七%。

「韓國平均每天有一個人跳漢江,你們淡水河有沒有人每天跳河?」啟明世界旅行社導遊張永鎮半開玩笑地問遊客。

仇視有錢人成為「贏者圈」外的韓國人普遍心理。

更嚴重的是,民間普遍的反大企業情結,影響了投資意願。占韓國出口值二○%,稅收八%的巨人企業三星電子集團,由於變相贈與可轉換債券,幫助總裁李健熙長子繼承治理權,引起社會反感。

今年五月,三星電子集團針對媒體上出現「三星共和國」、「三星王國」等負面聲浪,慎重討論對策。



反撲浪潮
三星受撻伐,社會出現對立

九月,三星更停止了對官員、律師等國內高級人才的引進,以避免「壟斷人才」之議。公關部門表示:「三星從二十年前開始擺脫純血主義,但是在引進外部人才的過程中,還是引發了所謂『三星共和國』的誤會,所以只能決定中止。」為此,三星在五年內將集團律師從目前一百多名增加到三百多名的計畫,將出現問題。

驟富之後,韓國政府面臨棘手的產業發展嚴重失衡、貧富兩極化問題,這衝擊社會不穩定性,同時也減弱經濟再成長的力道。OECD報告書警告,如果無法改善兩極化問題,韓國未來經濟成長率五%的目標,將出現隱憂。

「我總說成長和分配不應再是兩個互相矛盾的議題,」韓國高麗大學商學院院長張夏成指出,日本發展很嚴重的一個問題,是內需非常弱。

如果韓國沒有強勁的內需支持,也將無法達成高速的經濟成長。「而要提振內需,就必須分配我們所賺到的錢。公平分配成長的果實,並不代表成長就會趨緩。」


出身學運的韓國總統盧武鉉也誓言加強分配,縮小貧富差距。但是他的做法被批為「從政治的頭腦,而非從經濟的頭腦來思考。」例如改善勞工失業問題,政府投入了三.五兆韓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一百二十八億元〉,但失業率未見改善,年輕人失業人口甚至增加。

韓國監察院調查發現,接受補貼的企業,雖然雇用了實習職員,卻解雇了更多原先的員工。

此外,對富裕階層的高價公寓和股票交易所得徵收高額稅金、對經常使用銀行貸款在股市進行「投機」的五萬人以「黑名單」進行管理,也都讓韓國出現「資金外逃」現象:今年前七個月被查獲的非法外匯交易規模達二百四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八千零五十二億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一五三%。

二○○五年春節,韓國總統盧武鉉再度發表新春談話,希望全國能團結互助,消除韓國的兩極化發展的情勢。「應該大力發展具備競爭力的大企業和尖端產業,使其帶動成長。而對在技術上和競爭中落後的中小企業及普通百姓,應提供更多的支援,使他們一起發展,同步成長。」


「保五」隱憂
資金開始外逃,大企業不再談團結

然而對於捲入全球化漩渦的韓國大企業來說,團結互助的定義已經改變了。「在商場是沒有所謂的幫助的。永遠是競爭對手。」李承哲反問:「如果你的企業有問題,你認為會有人幫你嗎?競爭就是一種幫助。」

過去,團結一直是韓國引以為傲的傳統。韓國冬天天寒地凍,大家必須互相扶持才能熬過,因此韓國人有強韌的共同意識。一九九七金融危機發生時,韓國人奮勇捐輸家中黃金,幫助國家脫困的故事,被外國人引為美談。但是在激烈的全球化競爭下,愛國的韓國人,已開始奉行「競爭,就是幫助」。

場景回到「世宗文化藝術會館」。下午一點了,沒吃午飯的示威教師,還在敲鑼打鼓,嘶吼著激昂的勞動歌。

一旁走回三三兩兩吃完午餐的上班族,拿著甜筒,邊踩著高跟鞋,邊優雅的舔著,臉上的妝精緻完美。她們逕自說笑著走過去,脖子上那條掛著門禁磁卡的藍色細帶,此刻,竟成了身分地位的識別標誌。

昔日位居「亞洲四小龍」末位的韓國人富有了,代價,卻不低。


商業周刊 2005-12-05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