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被賦予能力、能夠施展自身潛能,丹麥目標是 2015 年成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國家。


約訪丹麥副總理兼經濟部長本特.本特森(Bendt Bendtsen)的過程,令我們更深刻理解丹麥文化。

現年五十三歲的本特,在丹麥政壇地位是第二把交椅。原本敲定的面訪時間,本特因預算審查,許多會議調動,以致採訪團隊無緣與其會面。本刊透過丹麥當地議員、企業大老等各種管道詢問,得到的答案是一樣的:「對不起,這幾天副總理真的沒有時間,可否延期?或以 e-mail 代替?保證 e-mail 絕對是副總理親筆回覆,絕不假手幕僚。」

於是,我們回台後,擬定二十五個問題寄去。兩週後,我們收到本特長達五千字、十二頁的英文回覆!他的新聞官說:「這樣的狀況不常發生
(指延後回覆),因為副總理覺得這個訪問有他的『人味』是很重要的。」而且,「他對這次訪問有很強烈的使命。」

在丹麥期間得知,丹麥人不喜歡讓人失望,而且信守承諾,「答應了就是答應了」(a word is a word)這句話,他們奉為圭臬。本特的回函足堪印證。

美國記者和社會改革家豪威(Frederick Howe)在二十世紀初的著作《丹麥:一個合作的民主國》強調:「丹麥對我來說是現代社會中最寶貴的政治展示。……她是世界上少數有智慧的運用其政治組織,來增進經濟福祉和人民文化生活的國家。」一世紀後,丹麥仍展現「現代社會中最寶貴的政治展示」。

本特說:「丹麥應該是個人人都被賦予能力、能夠施展自身潛能的國家;一個人們能為自己和他人,帶來繁榮昌盛的國家。」丹麥的目標是:「在二○一五年成為世界上最具競爭力的國家。」因此,丹麥政府決定增加投資在教育、研發、創新和企業家精神上,「這些投資將改善競爭力,確保每個人都能共享進步的果實,並且讓丹麥繼續保持一個『低差異性的社會』。」以下是精彩專訪摘要:


精神一:均等的受教機會 學術教育與技職教育同樣重要
《商業周刊》問(以下簡稱問):你談到「低差異性的社會」,如何具體落實?
本特.本特森答(以下簡稱答):在我的想法裡,平等代表機會均等。這不僅是一個錢和收入分配的問題,我們必須破除負面的社會循環,教育是最重要的條件。

因此,政府希望確保全部年輕人,不論他們的社會背景,都能得到良好教育。我們希望讓職業訓練課程更加現代化,如此一來,那些對於學術比較不感興趣的年輕人,也能有學習的機會。我們也將那些已經在勞動市場中的人的終身學習視為優先要務。

關於教育,以下是我理解的平等:如果丹麥在全球化的世界經濟要成功,意味著我們必須讓每個世代中,極有天分的人能充分實現自己的天賦。但是,我得強調,每人都有權利根據自己的特殊才能和能力,得到適合自己的教育,而不僅是那些有天賦的人。


精神二:彈性的雇傭制度 失業救濟及就業輔助配套周全
問:許多歐洲國家歆羨丹麥的「彈性安全」(flexicurity)雇傭制度,雇主可隨時解雇員工,員工也能在短時間找到工作,使丹麥企業具競爭力,又能有低失業率。請談談其精神?
答:在丹麥,失去工作並不代表社會災難。當一個工人失業時,他將得到失業津貼,公部門的制度會幫他找一份新工作,如果有必要,我們也會提供資金作為他新工作的再訓練。

你必須瞭解,丹麥的勞動市場組成和其他主要歐洲國家是不同的。我們的勞資雙方在很多議題上都承擔起該負的責任。在很多國家,這都丟給法律去解決。丹麥的勞力市場模型運作得宜,因為社會夥伴間表現高度責任感及配合良好。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在一九九○年初,勞資雙方協議出一套勞力市場養老金計畫,取代了本來的政府養老金計畫。


精神三:清廉負責的政府 能透明化、有效率的運用公款
問:丹麥成為快樂的福利國家的代價是,高所得、高稅收,但如何讓人民願意誠實繳稅,以支持福利政策?
答:首先,丹麥政府幾乎沒有貪腐,而且在公共管理上,「透明化」是我們的首要任務。這些基本元素,是保持人民對政府和行政團隊信任的決定性因素。

其次,丹麥公部門是養老金、托兒、醫療服務、醫院和學校教學等的主要資金提供者,一般來說,使用者都對這些服務感到很滿意。但持續更有效率的利用公款是非常重要的,去年秋天,政府已經啟動一項計畫,預計在今年夏天提出公共服務的品質改革策略。這個策略將是導向更佳公共服務的綱領,也將促進更有效率的稅收使用。


精神四:透過辯論的民主 人民對政策有表達意見的機會
問:有人以「social democracy」形容丹麥人的民主觀念,意即真正的民主必須讓人民親近、參與。丹麥的「公民會議」傳統,藉由各式民間協會發起的公共議題討論舉世聞名。你認為丹麥民主特色為何?尋求共識的漫長過程是否挫傷效率?
答:丹麥民主的主要特性是對話和辯論。在丹麥,我們有著悠久的自由辯論傳統,這也是我們民主制度的支柱。如果沒有不停的關於不同政治議題的辯論,丹麥民主將會失去特色。

當每個參與其中的人都能瞭解這個計畫的目標和背後的原因時,這個計畫常常更有效。政治也是一樣的,透過辯論,我們確信人們理解我們為什麼選擇這樣做。這不一定意味著每個人都同意,但是這給了人們機會表達意見 ,並且在政策的制定上有所貢獻。短期來看,這看似複雜,但是以長遠觀點來說,它可以保護我們不做錯誤的決定。

這就是我們共識哲學背後的意義:尊重傳統並且隨著時間變得更有智慧。如果你觀察丹麥百年轉變,你將發現我們用一種極負責和有效率的方式發展丹麥。我相信穩定的福利政策帶給我們的快樂遠比激進、隨意的改變大得多。畢竟,政治領導的意義,在於為後世謀福祉。


問:雖然丹麥名列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但自殺率偏高,這如何解釋?
答:一般而言,丹麥人對他們的生活感到十分滿意。萊斯特大學的研究也顯示,丹麥是全世界最快樂的國家。但就像我們的自殺率所顯示的,這絕不意味著全丹麥人都是快樂的。

對我來說,重要的並不是丹麥自殺率比其他國家高或是低,重要的應該是盡我們最大努力,降低社會上的自殺率,因為自殺是一個很可怕的事。它不僅是生命的消逝,更給死者家庭與朋友帶來痛苦和悲哀。我很高興丹麥在過去二十五年內,自殺人數一直穩定的下降,並且從一九八○年至今,已降低一半。

問:身為責任重大的政治人物,你快樂嗎?
答:我是一個快樂的丹麥人!我有一個令人興奮且具挑戰的工作,我正替我的國家準備好面對未來。我們的政府已經達成許多目標,我期待在作為經濟部長和副總理任內能達到更多。我也慶幸能有一個很好並充滿關愛的家庭。一個人還能要求更多什麼?


商業周刊 2007-01-29/劉佩修、賀先蕙


錢多假多福利多 一年產假領全薪

每週上班四天半,休閒活動滿檔,工作與家庭平衡,夫復何求?

你,每天幾點回家?除了工作,還有什麼很酷的興趣?

丹麥人可以享受人生,很重要的因素是,不需要被迫在家庭與工作之間抉擇。他們的每週工作時數只有三十七小時(四天半),而且,多數人可以自己決定上下班時間。

銀飾公司喬治傑生(Georg Jensen)的公關長安妮瑪特.莫絲加(Annemette Moesgaard)是名單親媽媽,每隔一週有四天的時間,從早上七點工作到傍晚七點,因為這幾天三個孩子跟爸爸住;其他時間,她則是九點上班,下午三點離開公司陪三個女兒。而喬治傑生的銀匠麥克.伯克佛(Michael Birkefeldt)則是早上六點半上班,下午兩點半下班。

不僅如此,女性還享有總共一年全薪的產假和育嬰假,放假的方式也非常彈性,甚至可以由另一半來代休。以樂高(Lego)企業員工崔妮.尼桑(Trine Nissen)為例,她生完大兒子後,只休息了半年,另外兩個月的休假分給老公,剩下的四個月則是分拆,每週三和四提早下班兩個小時。

這種彈性的工作方式,造就了快樂的員工。目前擔任校長工會顧問的多麗特.班伯格(Dorrit Bamberger)說:「員工快樂,公司也才可以有更棒的、更有動機向上的員工。」

因為可支配的生活時間多且彈性,丹麥人的生活豐富度遠高於台灣人。


快樂是:全家每天一起準備晚餐
社交活躍,常見一人參加三個俱樂部

走訪丹麥各地,我們才知道,丹麥人是喜歡社交的民族,參加俱樂部是他們快樂生活的一部分。銀髮族庫特(Kurt Halskov)除了參加藝術俱樂部,還參加西洋棋和法式滾球俱樂部;遠在日德蘭半島另一頭的小鎮民宿老闆娘則是參加合唱團、生技公司副總參加足球俱樂部。丹麥人開玩笑告訴我們:「在只有五百萬人的丹麥,俱樂部會員數可能有一千五百萬!」

過程中,我們不時可以聽到丹麥人說:「我很滿意我的生活,我很快樂。我們滿意這個店,我熱愛這個城市。」離哥本哈根一個半小時車程的小城 Gilleleje 住著另一個對生活滿意的快樂丹麥人。

這是台灣人剛用完午餐的時刻,但銀匠麥克已經在回家的路上。他沿著海邊走,不到五分鐘,一支掛著丹麥國旗的旗桿和背後白牆紅瓦的兩層樓房告訴麥克,家到了。

還沒走到門口,就已經聽到狗「汪!汪!」的歡迎主人。一隻法國短腿獵犬搖著尾巴,準備撲到主人懷裡,同時列隊歡迎的,還有兩隻棕色長耳兔和十隻天竺鼠。園子種滿了玫瑰、蘋果,夏天則會長滿草莓、黑莓和小紅莓。

自己做果醬,是丹麥人的傳統,麥克和家人也不例外。一家人必定的儀式,是每年夏天站在廚房一起熬煮果醬,滿室香甜。

屋子裡,麥克點著燭光,和家人一起準備晚餐,「我覺得跟孩子們一起準備晚餐是件很舒服的事」。對丹麥人來說,一起吃晚餐是一種傳統,「如果每天不花點時間一起在家享受晚餐,似乎什麼都不對勁了。」一位丹麥人說。

由於丹麥人對家的重視,他們購置昂貴家飾,遠比購買首飾
的意願高得多,許多丹麥家庭都有喬治傑生的銀盤,或是哥本哈根瓷器的手繪瓷杯,作為「傳家之寶」。重視家庭的傳統,奠定了丹麥家飾設計的世界地位。

這樣的生活價值,是否位居要津者也如此?我們詢問丹麥副總理本特,他說:「的確,很多丹麥人珍惜每天晚上與家人吃飯,在一天忙亂的工作之後,被家人包圍是一件非常令人放鬆的事。與家人共享晚餐,帶給我無盡的快樂,我也盡量將它視為我的首要考量。」

夏天晚餐後,麥克和家人會到兩分鐘路程的海灘上堆沙堡、游泳。夜深了,輕快的樂聲從麥克的桃花木吉他流洩出來,哄著孩子們入睡。一頓晚餐,造就了多數丹麥人極大的幸福感;單純執著的工作目標,則讓半輩子做銀匠的麥克有著很大的滿足。


快樂是:對自己的工作感到驕傲
十年後可以更進步一點點

我們見到麥克的這一天,四十歲的他,蓄著金色大鬍子,左耳戴藍綠色蛋白石耳環。身上那件寬鬆的米色麻布罩衫,是他太太因採訪團隊到來而替他親手縫製的。接受採訪的時候,他講話語氣不疾不徐,不時露出靦腆的笑。

十九歲就到喬治傑生做學徒,麥克平常可以花上一個多月的時間,只為了做出一個手工銀盤,而他認為這是件極快樂的事。曾經在他製作茶盤時,一位來參觀的亞洲記者問他對十年後的自己有何期望?麥克的回答讓對方感到訝異。「我希望我就在這兒,做一模一樣的事!」對麥克來說,十年後渴望做同樣的盤子代表極大的企圖,「因為我可以比現在更進步一點點」。

當我們追問他,難道不會羨慕別人升遷嗎?他用一種溫柔卻堅定的語氣告訴我們,他和大部分的同事都對現在的工作感到驕傲,「我覺得我跟 Hans-Kristian(編按:喬治傑生的執行長)一樣好。也許他的責任比我大、工作性質不同,但我不認為他地位比我高或比我好。」

麥克這種不卑不亢的心態呼應了多麗特的人生哲學。一個陽光和煦的下午,採訪團隊剛從丹麥教育部走出來,滿臉疑惑的左右張望找路,剛停好車的多麗特熱心的問我們:「需要幫忙嗎?」當我們向她求助後,她領著我們向目的地走。

哥本哈根城的古老巷弄內,迴盪著高跟鞋快速踏著石磚地「叩、叩」的聲音和她爽朗的笑聲。在十五分鐘的路程裡,她熱情的和我們談論她的快樂秘訣:「快樂的重點不是成為大人物,從小我爸爸就告訴我,品格比成為大人物更重要。這也是很多丹麥人的想法。」


快樂是:五十五歲重回校園 深信品格比成為大人物更重要
多麗特過去是小學校長,六年前轉任校長工會的顧問。雖然已經五十五歲,兒女也都成家立業,但多麗特還是在工會的全額資助下,選擇於九月回到學校,投入兩年的碩士課程,研讀組織心理。

對她來說,再次回到校園,充滿了喜悅,見識到教授的知識所散發出來的光彩。「在丹麥,我們有終身學習的傳統,」多麗特說,「這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實在很難想像活在一個文化裡,人們認為一旦受完教育,就沒什麼好學習了。」

曾有人說,丹麥人是北歐的南歐人。他們用幽默、輕鬆的態度面對人生。「幽默感在丹麥是很重要的,即使最糟糕的時候,我們還是可以用幽默來面對。我們不會把人生看得太嚴肅。」著名音響製造公司B&O執行長蘇騰邦(Torben Ballegaard Srensen)告訴我們。

走訪丹麥一趟,看到丹麥人的快樂,其實都是很簡單——享受平凡、簡單做人。簡單中,體現生命的內涵。


商業周刊 2007-01-29/劉佩修、賀先蕙



一家豬肉合作社 抵一個台積電


高科技務農,讓從小學鋼琴和芭蕾的少女,立志當農夫!

距離哥本哈根兩小時車程的養牛農場,十一歲男孩凱士伯(Kasper Ljungberg)雙頰被冷風凍紅,帶著一絲靦腆笑容,他告訴我們:「我立志當農夫,而且我愛機器,我喜歡開著它們在農場裡到處走。」他父親是這座農場主人的雇員。

而在另一名農場主人麥可.尼爾森(Michael Nielsen)的家,我們也聽到同樣的回答。麥可有兩個女兒,從小學習芭蕾舞與古典鋼琴,當我們問大女兒將來想當農夫嗎?十三歲的她不假思索回答:「Of course !」

在世界上許多地區,農夫是社會中最弱勢的一群,但丹麥農夫卻擺脫這種宿命,關鍵在於,丹麥農夫是一群熱愛學習、樂於分享、擁抱世界的科技農夫!


高科技高產值
五個人管理四百五十公頃農場

麥可帶我們參觀他約四百五十公頃大的養豬農場,包括豬舍、污物處理槽與大面積栽種豬隻草類食物。麥可與四位員工,五人就能搞定這麼大的農場,因為他們有電腦與先進農具機做幫手。在丹麥,因為廣泛使用自動化飼養設備,一百公頃以上的農場占總農場數一七%。

進入麥可的豬舍前,我們每人都穿戴全身防護設備並消毒。這個農場專門生產三十公斤以下豬隻,共約四千五百隻,依豬隻年齡分成二十四個區域。進入母豬的「坐月子中心」,每個格子內躺著一隻母豬與一、二十隻剛出生的小豬。由於每隻豬身上都植有晶片,包括剛出生的小豬,因此麥可能夠利用電腦監控豬隻行蹤、身體及進食狀況。電腦也會依據豬隻需要,調配適當的營養成分,透過自動化系統輸送至每個豬槽;電腦亦可控制豬舍的溼度、溫度、空氣與陽光。

母豬坐月子中心內,一位十六歲漂亮女孩正抱起剛出生的小豬,一隻隻植入晶片。她在城市長大,去年夏天剛受完基礎教育,因為對飼養動物有興趣而進入五年農業學校就讀,在學校學習八週理論後,便來麥可的農場實習。

在丹麥,進入五年農業學校就讀並同步至農場實習,通過畢業考試後,才能擁有「綠色證書」。政府規定,若無綠色證書不能當農夫,不能購買三十公頃以上農地,子女也不能無償繼承父母農地,必須取得綠色證書後,按市價向父母購買,銀行可提供貸款。上述規定保證了丹麥農夫須具備相當的知識與經營能力。

具備相似知識水平的農夫,在平等的基礎上,建立起強而有力的合作社。葛隆維(N. F. S. Grundtvig)十九世紀初開始推動以農民為主體的民眾高等學校,當時九成丹麥人是農民,民眾高等學校讓丹麥民眾學習「一人一票」的民主合作模式,提高農民知識水平,養成農民終身學習的習慣。二十世紀後,一部分丹麥農民轉入工業,為丹麥工業提供高素質人力;繼續留在農業部門的,則運用其知識與平等合作精神,把丹麥農業一步步推上世界舞台。

「因為我們是小國,除了土地肥沃,沒有任何天然資源。蓬勃的貿易以及超過一百二十年的合作精神,讓我們的農業強大。」丹麥農業協會副主席彥.羅森(Jan O. F. Laustsen)說。


合作社當後盾 共聘獸醫、財務顧問,參與分享團體
以麥可為例,他參加三個合作社,包括共同購買飼料合作社、成豬合作社、收割機合作社。透過合作社,麥可與其他社員每年參觀國內與德國的農具機械展,以取得最新技術。

此外,麥可也參加三個農人經驗分享團體,分別是養豬經驗、農作經驗、經濟分享團體。以養豬經驗分享團體為例,該團體每季參觀所有成員的豬舍一次,然後坐下來對彼此豬舍提出建議;此外,邀請團體共同聘雇的財務顧問,對成員財務進行分析建議,因此,每個成員都做好公開財務的準備。

經濟分享團體則是討論各種銀行貸款、換匯交易、商品期貨與全球畜牧產品市場狀況。最近一次他們談到巴西養豬業近況,以及在波蘭建立生產基地的可行性。前一次的養豬經驗分享團體也提到,
成員共同成立合作社至瑞典買地養豬的可行性。

養牛場主人、第五代農夫尼爾.尼爾森(Niels Christian Nielsen)則參加兩個合作社,其一是丹麥牛乳收購價第二高的合作社,並在該合作社當了十六年董事;六年前,他與其他幾位農夫好友成立一家合作社,共同飼養乳牛,以達到經濟規模。他也參加經驗分享團體,每年赴荷蘭、德國考察。

尼爾也與數名農夫共同聘雇財務顧問,他每日把營運資料,透過網路傳輸至車程數百公里以外的財務顧問辦公室,顧問根據資料提供建議。「我平常忙著照顧動物與農場,回到辦公室,打開電腦就能看到外部顧問對農場提供的營運建議,有這樣的幫助很好,讓我可以專注於需要改善的項目。」尼爾說,除了財務顧問,他與幾位農夫正計畫一起聘雇獸醫,分擔獸醫費。

熱愛學習的丹麥農夫,除了打造亮麗的農業產值,由農業衍生的農業機械、自動化設備、生物科技,也成為丹麥外銷強項。丹麥的農業及相關食品加工、農工機械等占GDP(國內生產毛額)的二○%至二五%

舉例而言,全丹麥屠宰合作社聯合成立一家SFK公司,專門從事屠宰設備研發。該公司生產的電子檢測儀器,安裝在自動化生產線上,透過探針檢測豬隻身體的十二個部位,能自動測出豬肉的脂肪含量、瘦肉率等十多個參數,並透過豬體掃描,自動算出每頭豬的價格,而非以重量計算。

因為小豬從出生起,即透過飼料與環境嚴格控制,合作社社員每頭豬的瘦肉率、脂肪率、重量都相當,很容易在全自動化設備下進行切割、分裝、食品加工,活體輸入,末端即可生產餐桌上直接可食的產品。這些檢測儀器與自動化設備,不但滿足丹麥國內需
求,更外銷世界。

根據統計,全世界有四二%的就業人口從事農業,但農業僅占世界產值四%,顯示農業是一個吸納大量人口但平均產值相對低的產業。這四二:四的懸殊數字,到了丹麥,變成三:一.八。只占就業人口三%的丹麥農夫,可創造丹麥GDP一.八%的產值。丹麥農夫的平均產值,遙遙領先其他國家農夫。


知識創造奇蹟 培根火腿與貂皮市占全球第一
以全球市占率來看,丹麥培根與火腿占三一%、豬肉占二三%、草地與草種占三一%、起司占八%、加工肉品占一六%、貂皮占四四%,這些市占率均為世界第一。丹麥農業人口僅十萬人,卻生產能養活一千五百萬人、也就是三倍丹麥人口的食物;丹麥的農業淨出口,排名世界第八。該國最大的民間豬肉合作社 Danish Crown,上一會計年度營收達新台幣二千八百億元,比台積電二○○五年度還高。

走進丹麥農家,一大片一大片藏書映入眼簾。結合知識與合作精神,丹麥已沒有傳統意義下的農夫,只有科技農夫,難怪丹麥被稱為「沒有農夫的農業國」。拜訪農家末了,我們問尼爾,成功農夫的必要條件為何?五十九歲的他回答:「心胸寬闊,多看,多學習。」一句話,解釋了丹麥快樂競爭力的來源。 


商業周刊 2007-01-29/劉佩修、賀先蕙



坦然面對自己的小 讓我們學習開放


以開放心胸接受新事物,丹麥企業從創立第一天就有國際心態。

丹麥孩子有著驚人的國際觀。九歲,老師開始教孩子認識世界,並讓孩子玩假扮遊戲,「認領」聯合國旗下組織,試著擬定小組工作計畫;十歲,學校全面教授英文。「我們的孩子,對台灣與中國的了解,比你想像中還來得深,也遠超過台灣學生對丹麥的了解,」丹麥教育部新聞官尼可萊.坎伯曼(Nicolai Kampman)說,「我們對國界以外發生的事,非常注意。」

「因為我們是小國……」採訪期間,我們不斷聽到丹麥人這樣說,彷彿共同的口頭禪。但說這句話時,他們沒有自卑,而是自信。

坦然面對自己的小,認清自身位置,帶給丹麥人何種能量?

諾和諾德(Novo Nordisk)製藥公司副總裁拉爾斯.拉森(Lars Christian Lassen)說:「我們習慣向外看,對外貿易,向外學習。認知我們是個小國的事實,是一件好事,這讓我們學習開放。」來自中國、任職於丹麥摩托羅拉(Motorola)的孫少波與妻子梁琴觀察:「沒有架子,虛心學習,丹麥人往往能學到最先進的技術與觀念;因為他們沒有大國心態,不會有很大的自尊心擺在那兒。」

哥本哈根機場執行長尼爾斯.伯斯特(Niels Boserup)則說:「你要了解,在維京時代,丹麥就是討海人。如果你觀察中國,沿岸地區人民總是比較心胸開闊,容易接受改變。」

「丹麥很多中小企業是『born global』(天生國際化),從創立那一天就有國際心態。」丹麥全國工業總會執行長漢斯.克里斯欽(Hans Skov Christensen)說。相對於工業大國,丹麥屬小型經濟體,出口占GDP(國內生產毛額)三分之一,非常依賴貿易。「身處小國,我們必須知道世界其他角落發生什麼事。」


核心價值:工匠精神絕不失守 到全球生產,技術根留丹麥
到世界各地尋找最佳人才、全英語的溝通平台,都是丹麥企業國際化的典型。

越過波羅的海,飛至松德海峽上空,突然間,海面出現奇特景象。那是整片的風力發電系統,柱體與柱體間等距排列,軍隊般櫛比鱗次,佇立海中央。雪白風車映照湛藍海洋,葉扇旋轉有如鷗群飛翔,壯觀、遼闊。這是丹麥展示高科技文明的櫥窗之一。

二○○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全球最大風力發電葉片製造公司偉思特(Vestas)停工四十五分鐘,執行長迪特烈.英格(Ditlev Engel)透過視訊科技,對著位於丹麥、中國、美國、澳洲、義大利五地工廠員工發表演講,演講被翻譯成五國語言。偉思特每年都收到來自全球至少一萬份申請工作的履歷,二○○六年九月,全球八百位、來自十五個國家申請者,爭取二十個工作機會。

知名玩具公司樂高(Lego)總部位於日德蘭島東南的比隆(Billund),這裡本是沒沒無名的小村莊,卻因樂高在此而名聲大噪,成為丹麥僅次於哥本哈根的第二大旅遊地,使小村莊擁有丹麥第二大機場。雖地處偏遠,樂高卻吸引來自五十個國家、一百二十位設計師到此工作。走進白色並有大片透明玻璃窗的「Idea House」建築內,金髮、褐髮、黑髮,來自丹麥、墨西哥、法國、美國,操各種英語口音的設計師,齊聚一堂。

向世界吸收人才的同時,許多丹麥企業也將核心技術留在母國。

例如樂高雖在墨西哥設廠,卻把最高階、最複雜的玩具研發工作,留在丹麥;以手工製作聞名的皇家哥本哈根瓷器(Royal Copenhagen)也採相似策略。該公司於二○○三年在泰國設第二廠,將標準化、無關歷史的產品,外移泰國廠,歷史性、藝術性、複雜性高的產品留在丹麥。例如需要極高段手繪技巧、餐瓷配件一百五十件、總市價新台幣一千一百萬元的「丹麥之花」系列,一定留在本地製作。

皇家哥本哈根瓷器執行長彼得.隆德(Peter Lund)強調,很多公司在全球化與大量生產的過程,稀釋了他們的核心價值,但皇家哥本哈根很清楚,其核心價值就是「丹麥的工匠精神……我們的核心能耐在丹麥,如果稀釋了這一點,可能傷害了我們的未來。」


開放視野:設下雄心壯志的目標 旅行世界得到靈感,回到丹麥思考
知名音響製造公司 B&O,總部在日德蘭半島西北方的小城 Struer,是一棟彷彿高架屋的挑高「ㄇ」字型玻璃帷幕大樓,大樓正下方是一大片碧綠草原,毛色豐潤閃亮的綿羊群,優哉游哉的在大樓下放牧吃草。B&O 員工在這裡研發最先進的高科技產品,腳下是羊群與草原,抬頭遠望,壯闊海岸盡收眼底。

B&O 執行長蘇騰邦(Torben Ballegaard Srensen)強調:「我們的特別之處在於,雖處偏僻之地,但我們的工程師與設計師,每年至少有一半的時間在旅行。他們到香港、上海、東京與舊金山,在大世界得到靈感,但他們總是會回到這裡思考。」「我們可以非常世界化,又非常在地化。」他強調。

「現代丹麥人不害怕為自己設下雄心壯志的目標,他們心胸寬大、準備嘗試新鮮事。」丹麥副總理本特說:「我們必須保持對外來事物的開放態度,正如在歷史中,我們所經歷過的。」從歷史來看,若沒有開放的對外貿易與投資,丹麥不可能達到今天的生活水準。


快速應變:降低全球化衝擊 廣泛辯論凝聚共識,確保競爭力
因應全球化的世界變局,丹麥於二○○五年由總理主持成立全球化委員會,成員由社會各階層組成,例如工業組織、工會、企業、教育和研發團體,還特別邀請超過一百位組織代表及個人,參與全球化委員會的各種辯論。這樣開放的方式,幫助丹麥建立對全球化的共識。

丹麥政府擬定了完善的全球化策略——進步、創新和凝聚力。本特說,他們要確保丹麥社會是世界上最具有競爭力的國家之一,同時,必須確保強大的社會凝聚力,繼續保持一個包容且無巨大分歧的丹麥社會。

歷史淵源的開放文化加上共識的形成,丹麥人面對全球化的痛苦指數相對於台灣人是低的。正如本特所言:「我找不出任何原因顯示,丹麥人在未來會變得較不快樂。」全球化視野、快速應變能力、終身學習風氣、健全的社福制度,創造了高所得與低失業率的丹麥,兼顧全球化與在地化、快樂與財富的丹麥。

直至今日,許多丹麥教堂正上方,均懸掛一艘維京人古帆船。這種特製帆船,是丹麥人的精神象徵,曾帶領其祖先乘風破浪、縱橫四海;現在,它化身為丹麥人擁抱世界的勇氣,帶領這群快樂子民,航向下一個世紀。


商業周刊 2007-01-29/劉佩修、賀先蕙



多棒的天氣啊!

童話般美麗的哥本哈根城,因為即將進入冬季,而籠罩一絲憂鬱氣氛。北歐自殺率偏高,據說與氣候有關;丹麥經過多年努力,自殺率終於下降,努力方法包括發展各式各樣的冬季學校、俱樂部,醫院也推出類似陽光的紫外線燈,被黑暗籠罩而感到憂鬱的人們,可赴醫院免費照射三十分鐘紫外線,使自己心情變好。大賣場也趁機推出紫外線機。

丹麥的氣候,上午九時灰濛濛,下午四時天已暗。行前不斷推敲為何最快樂的國家仍有高自殺率的我們,身處這般氣候,已能完全體會。資深攝影主任駱裕隆,體會尤深。他為丹麥的天氣苦惱不已。某天早上說出驚人之語:「太陽再不出來,丹麥人不自殺,我要先自殺了!」問他為何?他說:「沒有太陽,就沒有人潮;沒有人潮,就沒有氣;沒有氣,就沒有 feeling(感覺)!」用冰冷的視覺表現快樂,真是一大考驗。

冬日我們很難體會狂歡式快樂,卻發現處於惡劣氣候的丹麥人,有其與天相處之道。

丹麥人很喜歡以天氣作為問候語。明明下雪,見面時卻說:「多棒的天氣啊!」即使零度,丹麥父母仍愛帶孩子往外跑,他們的名言是:「沒有不對的天氣,只有不對的衣服。」有個笑話這麼講:「丹麥人不喜歡革命,因為雨下太多了!」天氣不好,所以懶得抗議遊行,丹麥人這麼自嘲著。

冬季陽光太少,丹麥人改以燭光、燈飾、大片的玻璃窗替代。丹麥人熱愛燭光,無論晝夜,窗台、桌邊,永遠燭光搖曳,非常美麗;令我們更驚奇的是,丹麥人商家與住家幾乎都沒有窗簾,大片玻璃在白晝引光入室,入夜則變身為億萬華鑽,在黑絨般原野上熠熠發亮,遠遠望去,一棟棟屋子就像是漆黑原野上盞盞燈籠,晶亮透明,主人動靜則一清二楚。

十九世紀安徒生筆下,「賣火柴的女孩」風雪中被已逝祖母接往天堂,故事淒美辛酸;現實世界中,丹麥人努力縮短貧富差距,讓孩子不再孤苦伶仃,社會平等均富。風雪夜,石板地散發黑珍珠般如絲光澤,哥本哈根彷彿燭光之城,我們彷彿看見賣火柴的女孩微笑佇立街頭,如今,她再也不必擔心了……。



商業周刊 2007-01-29/劉佩修、賀先蕙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