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沒有了 
一天紀曉嵐進宮要面聖,被一位太監攔著。

那太監素知紀曉嵐饒富機智奇才,便央求他說個故事否則不讓他過去。
紀曉嵐沒辦法只好說道:「從前有一個太監」,說到這裡頓了一下卻不說了。

太監等了半晌忍不住問道:「下面呢?」
這時紀曉嵐笑了笑說:「下面沒有了。」

太監紅了臉訕訕的讓紀曉嵐過了去。


是狼是狗  
話說紀曉嵐當禮部侍郎的時候,一天尚書和御史連袂來訪。聊著聊著,突然外頭跑來一隻狗。

尚書心中突生一計要取笑紀曉嵐,便道:「咦,你們瞧那是狼是狗?」(侍郎是狗)

紀曉嵐知道尚書在捉弄他,當下也不動聲色的說:「要分辨狗或狼有兩種方法。一種是看牠的尾巴,尾巴下垂的是狼,上豎是狗。」(尚書是狗)

一旁的御史大笑道:「哈哈,我還道那是狼是狗呢,原來上豎是狗,哈哈,哈。」

此時紀曉嵐不慌不忙的接著又說道:「另一種分辨的方法就是看牠吃什麼。狼是非肉不食,狗則遇肉吃肉,遇屎吃屎。」(御史吃屎)

這下子連御史也噤聲無言了。


雙錘擂鼓  
有位自命不凡的青年文人拿著自己的大作去請紀先生批閱,紀公提筆在篇後批著:『此文有雙錘擂鼓之聲』。那位青年作家洋洋得意,以這批語逢人便告

有人詢問紀公:『為何要將一篇不通的文章加上這麼好的評語呢?』

紀公大笑道:『你們根本不懂得這評語的意思,一個錘擊鼓,所發出的聲音是:通!通!通!雙錘擊鼓時,鼓聲是不通!不通!不通!』

 
巧對
話說紀曉嵐考上狀元的時年紀還很輕,於是便有個太監想戲弄他,出了個上聯要他對:「小翰林,穿冬服,持夏扇,一部春秋曾讀否?」

紀曉嵐不甘示弱便回道:「老總管,生南方,長北地,那個東西還在嘛? 」


巧對二
清乾隆時,大學士紀曉嵐為人幽默,不受世俗思想朿縛。某年初一,朝拜了皇帝之後,回到家中。一班趨炎附勢之徒充斥門庭,要為「老師」拜年。紀曉嵐不勝其擾,但又不得不勉強應酬。忽然,紀曉嵐不覺大笑。徒子徒孫以為做了什麼令老師高興之事,紛紛查問究竟。

紀曉嵐不慌不忙說:沒什麼,只是想到了一個貼切的對聯罷了。徒子徒孫當然不會放過機會讓老師過過發表慾,一定要老師說出來。

紀曉嵐說:「大家不怪我,就說吧,今早學生頭搶地,昨夜師母腳朝天。」


對聯招牌

紀曉嵐某次陪乾隆到杭州,路過一家雜貨店。乾隆指著門前一塊招牌,佯裝不知地問:「這是什麼?」

紀曉嵐抬頭一看,那招牌寫的是「黃楊木梳」,他回答說:「這是對聯!」
「既是對聯哪有成單之理?」皇帝說。

「杭州乃文物之鄉,街頭巷尾到處暗藏各種巧對,有上句也有下句,全靠細心觀察,心領神會。」
紀曉嵐解釋給皇上聽,走過幾家店,紀曉嵐指著另一個招牌請皇帝看:「白蓮藕粉」,紀說:「這是下聯呢!與『黃楊木梳』剛好配成對!」

兩人正好走到一家裱畫鋪,乾隆指著這家的招牌「精裱唐宋元明大家名人書畫」對紀曉嵐說:「難不成這也算上聯?」

紀笑道:「不錯!它的下聯就在剛剛走過的那家藥材店,你瞧,它不是寫著:採辦川廣雲貴各省道地藥材。」
乾隆一聽,哈哈大笑:「果然是巧對!」


翻身跳入水晶宮  
傳說紀曉嵐是個怕熱的人,而他也是清乾隆在位時,負責『四庫全書』的總篹,也就是現在俗稱的總編;『四庫全書』分為經、史、子、集四部,全是用蠅頭小楷寫成,據說計有七萬萬七千七百七十七個字, 這書絕非一人一日可成。

話說這天正是又悶又熱的天氣,紀曉嵐與眾編輯正在書院趕編『四庫全書』,但天氣實在太熱了,別人了不起用手巾擦擦汗,而紀曉嵐卻怎麼擦也擦不完,於是乾脆脫光衣服,免得汗水將所編給展卷了。

以往皇帝前往一處必先通報,以使下屬準備整理,但這日乾隆提早退朝,突然心血來潮便往紀曉嵐所在的書院前來。眼看已來不及通報,而紀曉嵐卻光著上身,這在帝制時期乃失儀之罪,按律當斬,於是紀曉嵐靈機一動便往桌下躲去。

乾隆老遠便看到紀曉嵐,心想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於是一屁股便往紀曉嵐的座位坐了下去。那座位乃三面不透風,一面開通的桌台,乾隆這一坐把唯一通氣的那面也堵死,紀曉嵐坐在外面還熱呢,何況是躲在桌下,心想是誰這麼缺德,但念頭一轉又想到,也許是有人怕他被乾隆瞧見,故意這麼做,也算是好意。

但過了好久,乾隆也故意不出聲,並用手示意大家也不可出聲,紀曉嵐在桌下心中又想,再不出聲也不用等午門斬首,

就是悶也要悶死了!於是小聲問道:「老頭子走了沒?」
乾隆一聽,說道:「朕恭在此!」

喲呵!還是沒躲過去!於是紀曉嵐出來叩見乾隆。
乾隆一見紀曉嵐那副模樣心裡也樂了,但表面上還是板著臉說:「紀昀,你為何叫朕老頭子,你倒說說看,有理則生,無理則死!」

紀曉嵐理了理衣裳,不慌不忙的說:「老乃長壽之義;天下萬物之首領曰頭;子乃對聖賢之尊稱,孔丘、孟軻皆稱子;因此,三者合起來便稱老頭子。」

乾隆本來就只是要尋紀曉嵐開心,更何況『四庫全書』還指望著他;而對紀曉嵐的機智也相當疼惜。看到紀曉嵐熱的滿身大汗,不禁憐惜,叫道:「來人!賜茶一盞。」

紀曉嵐剛要端起茶碗,乾隆突然靈機一動,說道:「紀愛卿,朕這裡有一把扇子,還未題字,你就替朕寫一首詩詞吧!」

紀曉嵐接過扇子,想起剛才那股熱勁,便題了一首王之渙的出塞,原詩是這樣寫的:「黃河遠上白雲間 一片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楊柳 春風不度玉門關。」
這詩是好詩,字是好字,乾隆接過紀曉嵐一揮而就的扇子,心裡很是高興,順口便唸道:「黃河遠上白雲……」

喲!這中間怎麼少了一個『間』字, 乾隆寫了九百多首詩詞,對唐詩也不陌生,一瞧這詩中間少了個字,這存心是要考考寡人;這在那年頭便犯了欺君之罪,乾隆把臉一橫,說道:「紀昀,你好大的膽子,為何欺瞞寡人!」

紀曉嵐本來得意洋洋的正要端起茶杯,一聽連忙接過扇子一看,從容的說道:「啟稟陛下!臣題的不是出塞詩,而是出塞詞。」接著便唸道:「黃河遠上 白雲一片 孤城萬仞山 羌笛何須怨 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乾隆一聽也不得不讚嘆紀曉嵐的機智與文才。還好那年頭題詩寫字全不用標點符號,否則紀曉嵐的腦袋非搬了家不可。

紀曉嵐剛要端起茶杯喝茶,乾隆突然喝道:「別動!」這下把群臣的心差點從嗓子眼裡蹦了出來!乾隆繼說道:「紀愛卿,人都說你有急智與文才,朕要考考你,

看看是否浪得虛名;朕每講一句話,你來給朕對一句詩,對得上則重重有賞,對不上則二罪俱罰!」

乾隆說道:「昨天夜裡娘娘生了個娃兒!」
紀曉嵐不加思索的對道:「昨夜後宮降真龍。」

乾隆又說:「是個女娃兒。」
紀曉嵐又對:「月裡嫦娥下九重。」

乾隆說:「可惜才生下來就夭折了!」
紀曉嵐張口就來:「天上人間留不住!」

乾隆說:「你知道是怎麼死的嗎?是掉尿盆裡淹死的!」
他一邊說一邊心想:「看你怎麼對上來!」

這下乾隆滿以為可以難倒紀曉嵐,群臣也都為紀曉嵐擔足了心;沒想到紀曉嵐略加思索後,說道:「昨夜後宮降真龍,月裡嫦娥下九重;天上人間留不住……」

乾隆接口:「掉尿盆裡淹死怎麼對!」
紀曉嵐說:「翻身跳入水晶宮!」


玉簪剔破海堂紅  
有一天,乾隆微服出巡,走進一家酒樓飲酒,大學士紀曉嵐隨侍在側。酒過三巡,忽然聽到迎親的樂隊聲從樓下經過,乾隆一時詩興大發,就吟道:「樓下鑼鼓響叮咚,新娘羞坐花轎中,今日洞房花燭夜……」

乾隆吟到第三句,第四句恐怕作得太俗,有失皇帝身分,於是對紀曉風說:「你來結尾,作的好朕有賞,作不好罰你。」

紀曉風不愧為才子,立刻接口道:「玉簪剔破海堂紅。」

乾隆聽了讚不絕口,兩人痛飲而歸。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