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很多年輕人其實很有才,在網易新聞《陈冠希新欢成新一代“宅男女神”》的回覆上,有網友以出師表與史記來回描述陳冠希的故事,雖然有點黃,但峰仔覺得寫得很有趣,在此分享。




《出师表》

陈本布衣,发迹于西洋,苟全性命于香港,不求闻达于英皇。阿娇不以陈卑鄙,猥自枉屈,三顾陈于旅馆之中,咨陈以房中之事,由是感激,遂许阿娇以驱驰。

后值拍照,受任于酒酣之际,奉命于两股之间,拍出二十有一卷矣。阿娇知陈谨慎,故临行寄陈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阿娇之明,故五月度芝,深入不毛。今谢家已定,孩子已生,当奖率小肠,北定永晴,庶竭驽钝,遍使奸凶,闯进浴室,尽收风情。

此陈所以报阿娇而忠跨下之职分也。至于脱衣自慰,品箫罚跪,则柏芝、慧、媛之任也。以跪搓板之刑。若无尽兴之照,则责柏芝、慧、媛等之慢,以彰其咎;阿娇亦宜自摸,以平息淫欲,多观视频,深追冠希淫照。陈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史记.陈冠希列卷》
陈公冠希者,江东上海府人也,龙额准目,骨骼清奇。冠希年尚垂髫,肆意狂放,不拘礼法,世人奇之。时有名士宋祖德者,见冠希,异其貌,讶然曰:“此子治世之情魔,乱世之淫棍也!”

冠希之父,岭表巨贾,家资亿万,然冠希少时父弃其母,携小蜜而去,独遗巨资与冠希。冠希遂得日糜金二千,恣意放浪,悠游裙钗之中,狎戏脂粉之间。

既弱冠,冠希携巨资而入梨园为伶,未几,声名鹊起,名动香江,粉丝甚众。香江梨园,佳丽甚众,纯女熟妇,万紫千红,环肥燕瘦,婆娑婀娜,浅笑轻颦,极尽瑰姘。冠希见之,怅恨良久,叹曰:“不入此间,不知天下佳丽何其多也!吾必一一御之!”左右皆笑,以为妄言,冠西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时有丽姝曰钟氏欣桐者,或谓之“阿娇”。冠希见之,曰“吾必御之!”或曰:“此女甚纯,常自比贞女烈妇,恐不可得也!”冠希笑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诸君徒知其貌,安知其底?!吾且为诸君尝之,诸君但作壁上观,温酒以待吾归!”遂入阿娇金屋,倾而,执阿娇亵衣以归,而镬酒尚温,左右皆拜服!或赞曰:“温酒之间,斩将夺旗,古有云长,今有冠希!”

冠希既得阿娇,意尤未平,偶遇熟妇曰张氏柏芝者,魂动心醉,情难自禁,遂提枪而往。或劝曰:“不可!阿娇很傻很天真,然此女黠甚,公今虽得之,异日恐受其害!”冠希不纳,拔枪而上,鼓而攻之,粉肠一现,柏芝束手! 冠希既收柏芝,遂欲如洪水,一发不可再收,终日游荡梨园,渔艳猎色,遇花弄花,见柳戏柳,半截粉肠,无孔不入,所御之女,虽罄南山之竹,难以数之。

冠西好画,尤嗜春宫,其御百女,皆以相机摄之,存之电脑,或邀朋共阅,或举杯独赏。后电脑崩坏,与修,冠西春宫遂泄。好事者闻之,以千金购之,散于网上,遂天崩地裂,百兽惊惶,中外侧目,香江鼎沸。夷人闻之,皆惊曰:“中国者,冠带之国,礼仪之邦,圣人之所在,而蛮荒之所慕也!孰知黄暴若此!”

众女皆自危,或以千金购冠希之头。冠希闻之,急亡之东夷曰美立坚者,不敢复出。世人谓之曰“艳照门”。 阿娇、柏芝闻事泄,皆惶然。阿娇泣告世人曰:“很傻很天真”。 柏芝之夫霆锋闻之,仰天叹曰:“吾识柏芝三十年矣,孰知其贱若此,反不如芙蓉姐姐也!”遂意欲休之。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