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與一個年輕朋友在 MSN 相遇,她在提問題前有些擔心,怕峰子會介意她的笨問題。

峰子對她說:當然要問啊!『問笨問題』看似愚蠢,但卻會讓自己進步,『不問笨問題』看似聰明,但卻無法進步。一會進步一不會,以結果而論,顯然『問笨問題』比『不問笨問題』來得聰明多了。

峰子一直認為有問題就要問,即使會被笑也要問。因為『問笨問題』的本質是求知的,行為本身不但不愚蠢,而且值得欣賞,反到是『笑人家問笨問題』是庸俗的,除了說明了笑人者的心胸陝隘外,更證明了笑人者的人生經驗有限,才會將本質高貴的行為加以嘲笑。所以實際上應該被嘲笑的不是『笨問題者』,而是『笑人者』,這種人生的邏輯一定要清楚。

我進一步對這位朋友說,其實私底下我也常問笨問題,而且一路走來,始終如一。此外,最近這幾年,我也開始慢慢會跟年紀比自己小的人請教不懂的問題。別說大家都一樣,因為就峰子的觀察中,在面對比自己年紀小的人時,台灣人很少願意“下問”的,反倒是以擺出不以為然的神情居多,顯然,峰子的修為的確是比較好的。

另一點是,有些人不敢問是擔心對方會覺得煩,這雖是事實,但真的別管這麼多,求知還是比較重要的。論語八佾提到:

想想看,至聖先師不但問,而且還『每事問』,請問你生命中有遇過這麼煩的人嗎?結果孔子被別人家笑,他還說『這就是禮節啊!』媽的,真是天下第一雄辯,所以峰子會崇拜孔子是有原因的(我是真崇拜,不是譏諷)。

所以我們不但要問,而且還要學習聖人之道,這裏問,那裏問,開口就問,隨便亂問,Everybody 一起問,問到別人凍未條……如此方是正道。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