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三月十四日.星期二】
二月十四,離開了台灣,三月十四,離開了美國;看似漫長的一個月,竟是如此快速。

儘管昨晚發燒,Jason 仍夠意思地在早上十點將我們送至 Shady Grove 站。地鐵裏,我聽著 MP3 播放著 Aerosmith ‘What it takes’,驚訝地,我才發現這首歌已過了 15 個年頭。

到站後,Greyhound 再將我們由 Union Station 載到了紐約車站,四小時的車程,只有車窗外的陽光淡淡投入,當道路旁的景色由片片樹木轉為深沉巨廈時,我知道紐約到了。將行李下塌在人永的辦公室後,再來就是峰子最痛苦的行程:Shopping。http://www.wretch.cc/album/album.php?id=mapleduh&book=48&page=4

首先是洋基隊的【球帽與球衣】,這是
Rebecca 的堂弟慎一要的,再來是到了 60th St. Madison St. Barny Dept.,先到了 Kiehl’s 買了三條【一號護唇膏】,這是 Rebecca 要的;Kiehl’s 旁邊,買了 Bobbi Brown 的【長柄蜜粉刷】,這是 Rebecca 的好友謝小優要的(Ms.優,妳知道『長柄蜜粉刷』英文有多難講嗎……);此時峰子心中已經有點幹了,因為算算時間,晚上的飯局恐將拖延。

57
街與第五大道的 Tiffany 三樓,解決了 130 元的銀飾【項鍊】,這是 Rebecca 的哥哥要的;出了店門,再下行到了 53 街的 Disney Land 買了【維尼熊】,這是 Rebecca 男朋友的妹妹要的;噩夢還沒結束,因為還要搭地鐵到 34th Broadway Ave.,這裏是 Victory’s secret 的【沐浴乳與乳液】,這是 Rebecca 堂弟女友要的。

看看手錶,Unbelievable!二個小時內,我們解決了 Rebecca's list!連人住紐約的 Jen 都不禁要流露出佩服的眼神。沒什麼啦,只要有凱健敏銳的方向感與峰子迅捷的溝通,其實在紐約行走就好像在自家後院般的容易。

晚上與方宇及人永相約在 Uptown 的泰國餐廳。雖久未見方宇,但他給我的感覺與大學並無二異,唯一的不同是,談話多以英文進行,倒不是刻意,而是旅居美國多年的他,似乎已不大習慣中文對談。

由於人永與方宇都是從事設計相關工作,所以發現他們倒還蠻談得來的。
http://www.wretch.cc/blog/mapleduh&article_id=4532797 飯後,我們一路走人永辦公室,方宇借了 Jen 的設計書,我與凱健則提了行李,下了樓,我們就在歌劇魅影劇院前道別。

方宇是對的,紐約計程車的 Trunk 大得嚇人,完全容納了我們的三個大皮箱,唯一的誤差是,由 Manhattan 直奔 JFK 的四十分鐘車程,總車資(含 4.5 元的 toll 與 15% 小費)是六十元,而非四十元。

凌晨12:30 ,搭上了 Asiana Airlines OZ 221 班機,我們飛離了紐約,告別了這個世界最大的蘋果。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