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昭惠下台中,今天我陪她在近郊走了一下。

昭惠是我大一時所認識,她與雲翔在南陽街重考班成為好友,後來又輾轉與我認識。雙魚女與巨蟹男的公式是,他們總是聊得很來。

我第一眼見到昭惠時印象很深,倒不是因為她比較漂亮,而是當我們一群人同去夜店時,騎乘在後的我與智皓發現,坐在雲翔摩托車的她,絲襪上破了一個洞,於是乎,我就再也忘不掉這個人了(Oh, My God!女性同胞們,好的絲襪真的很重要)。當然,如今的昭惠已非昔日可語,她早已擺脫了絲襪的夢魘,而成為南山人壽的區經理,這點倒是讓我替她蠻高興的。

昭惠近幾年沒有遇到比較像樣的男生,於是乎,今天在車上,峰子又與這位台北女生再起了二性議題的探討。

「台灣好男人真的很少,而且都很幼稚。」昭惠說,(媽的,標準台北女生對台灣男人的評論)
「可能是妳沒遇到,其實還是有的。另一方面,台灣女生對男生的要求實在太苛求了。」峰子說,
「我不覺得。」昭惠回答,

「這樣吧,我先談一下台灣男生對女生的要求。基本上,只要看得順眼,然後個性好相處就可以了,沒錯吧?」峰子說,
「好像是這樣。」昭惠說,
「OK, 那換我談台灣女生對台灣男生的要求。基本上除了上述的看得順眼,個性好相處外,還希望男生是三高特質:學歷比她高、見識比她高、收入比她高。沒錯吧?」峰子問,
「嗯,有是最好。」昭惠回答。

「另外,還要細心呵護,最好還是上下班接送,每晚細語問候,假日安排行程,生日準備驚喜,相識日要記住,交往日要紀念,情人節要浪漫,聖誕節要大餐。」峰子說,
「哈哈,這是基本要求。」昭惠說,

「除此之外,這男生對生活要有品味,對美食要了解,對旅遊要熱愛,看電影要能多元,看戲劇要能解說,不能村上春樹,至少要能張曼娟,無法王文華,起碼來個村上龍。」峰子說,
「哈哈,我無法反駁,因為我覺得你說得很對。」煞時間,昭惠笑得很爽。

『其實這那叫交往?根本是要我們做愛奴,幾乎能要求的都要求光了嘛!』峰子說,


「你知道嗎?而且在某一天,
台北女生還會故意在你面前說:『唉,我那些 Gay 朋友好有品味喔,真希望台灣男人都能像他們一樣。』」峰子繼續說道,「這根本是當著那位男生的面活生生地閹割了她。」
「哈哈,好好笑喔,可是你說的都是真的。」昭惠不斷笑著,

『媽啦,當然我說的都是真的,不然妳想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台灣男生最後被逼得只好娶大陸妹?』

於是乎,今天從健行路上的【肉蛋土司】到【薰衣草森林】,再從【大坑東東芋圓】到【高美濕地】,就這樣聊過了一天的愜意。



 

連結:峰仔的二性觀點

    全站熱搜

    峰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