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發現每張東莞的照片都是灰灰的;沒錯,這裏的污染已到了不見天日的地步,而且每天如此。

4/19(
)13:00、東莞厚街、北極星网吧


十七日()結束了香港春季展 Hall 2 Hall 5 的行程後,即搭載由【香港灣仔】前往【深圳皇崗】的車票,跨境全日通,HK $42元。

皇崗車站前,林揚哲前來接風,他現在是馬達工廠的中國區經理,工廠約一千人,每年有二億港幣的產值。下完行李用完餐後,再與已來東莞七年的周奕廷、Boston 來的美國人同去【潭海】唱歌。

昨天(18)中午小林來載我們,由深圳北行到了東莞的厚街鎮,一個台商聚集最多的地方。與四年前不同的是,我感覺廣東沿海的繁華已慢慢與台灣拉近,雖然還無法與台北台中相比,但已與彰化、宜蘭的市中心相去不遠。四年前我感覺這裏仍是剛起步的共產國家,但今天我卻認為它會追平幾年後的台灣,甚至超越。太震撼了,才四年。

下午見到了在【周屋】的前洋通的副總許文宗,除了詢問他在東莞這幾個月的生活外,也順便請教了公司設立的問題,他又請了工廠的人資主管周先生來回答,周先生以當地人給了許多具體的建議,例如辦公室應為三層合一,一二樓住宿,頂層辦公,而地點除了厚街或城區外,應可考量【常平】與【樟木頭】這二個位於鐵路旁的鎮。於是此時我愈來愈有感覺,在這種地方人脈的重要性。

晚上見了黃登朗,此行讓我最吃驚的一位朋友。登朗亦是二中人,凱健的同學,我高中時與他曾在一中附近旁的茶店刁十三支而有一面之緣。而當他今天由專人司機前來載送時,此時我們才了解到了他在東莞發展的很好。阿朗帶我們到了四星級的【海悅花園飯店】用餐,在私人包廂內對菜色了若指掌的點法,流利的台語與精準的用辭,再搭配上他所典藏的紅酒,讓人感受到了他對交際應酬手腕的熟稔。

阿朗在1997年即前來大陸發展,那是一個台灣還沒有人願意來大陸的時代。起初他複製台灣經驗,在大陸百貨公司設櫃賣鞋,由於一開始很成功,於是在短短一年間拓展了12個百貨公司據點,但因為擴展迅速再加上後勤未能有效支援,最後反倒賠了 1500 萬。在這之後,登朗就到了鼎力鞋業,開始了他在東莞最順遂的過程,不但現在是老闆特助,甚至更升格為股東之一。

當然,席間我們也會聊到當年二中人的墮落,與今日中二中不同的是,當年的中二中的確是第二志願(像峰子是差四分上一中),而非現在已沒落到第四或第五,雖然對此有些感慨,但每當我們談論到當年在升學學校的墮落學生時,總會不斷地發笑。http://www.wretch.cc/blog/mapleduh&article_id=2857460

今天聊到比較好笑的還是,當年類似我們這類愛玩的二中人,由於墮落到成績太爛,所以常常會攔截寄到家中的成績單,然後再加以剪貼並重新影印,於是原先墊底的成績,最後卻成了班上的前幾名。不過最後等到學校通知家長他的兒子被退學時,家長們都十分震驚:『你們二中未免太嚴格了吧?連前三名的資優生都還要被退學!』(其實凱健在說他自己,他後來在二中被迫轉學)阿朗在與我們聊高中事時,突然沒有了台商的深沉世故,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親切的熟悉感。

在晚餐後,我們便到了樓上唱歌,而這似乎已成了東莞朋友的固定行程了。

連結:《小店學堂》系列文章

全站熱搜

峰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